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杨府危机(中)
    想趁着杨府为难时刻来赚些便宜的,也不会是些泛泛之辈。

    想要随园牛肉面方子的,其实就是同样在东京城干酒店买卖的同行,当初杨怀仁用牛肉面等菜式的配方换来了一个餐饮业的连锁联盟,包括嘉王爷的产业归雁楼在内,一共有十三家酒楼。

    由于连锁的协议是具有保护性质的,所以那些没有加入进来的大酒楼掌柜的和他们身后的东主们,便动了买下随园的主意。

    要放在以前,杨怀仁是肯定不会把这么大一只下金蛋的母鸡卖掉的,可今时不同往日,杨怀仁都命悬一线了,说不定会卖了这只金鸡,以换取一线生机。

    这其中一个叫赵奎的人,似乎有点志在必得。王明远打发走了其他人,却赶不走这个赵奎。

    在王明远眼里,小眼睛赵奎一看就是个精明的商人,那一堆眼珠子一转悠,就给人一种非常机灵的感觉。

    可现在杨府有了危机,赵奎自鸣得意的样子就看起来有点欠扁了。

    王明远当然也不过是心里发恨,暗地里想想罢了,这个赵奎既然摆出一副吃定了你的样子,那他的后台,肯定不简单。

    起码,赵頵这位嘉王爷的名头,在赵奎眼里,似乎并不是那么害怕,这就让王明远非常吃惊了,大宋唯一的亲王,官家的亲叔叔,高太后的亲儿子,这个赵奎谈论起来竟然不以为意,还很是吓坏了王明远。

    最让王明远难以置信的是,赵奎说,他有办法救杨怀仁。

    王明远心里暗骂,你他女马是何方神圣?嘉王爷如今都不敢说这种大话,你一个生意人怎么敢说得这么轻巧?

    难道你姓赵,官家和太皇太后就高看你一眼,还听你的吩咐?

    既然赵奎说得他背后的主子那么吊,不如就让他继续说下去,因为王明远为了自家姑爷,也是在没有别的招了,如今出现一个大话连篇的赵奎,哪怕他信口雌黄,也要听一下他的办法,只当死马当活马医就是了。

    赵奎说道,“我也不跟王掌柜的打哑谜了,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家主人,便是嗣濮王赵宗晖。”

    “赵……嗣濮王?”

    王明远大吃一惊。这个赵宗晖在东京城里可算是个名人,尽管他如今不怎么在世面上露面,但他的名头,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赵宗晖乃宋太宗赵光义曾孙,商恭靖王赵元份的孙子,濮安懿王赵允让之子,也就是说,他是当今太皇太后的小叔子,是嘉王赵頵的亲五叔,是官家赵煦的五爷爷。

    如果单单是他嗣濮王的爵位,以及镇南节度使和检校司徒的职位,还不足以影响到高太后和赵煦的决定,但他另外一个身份,就足以彰显他的地位了。

    赵宗晖是如今宗正寺的宗正寺卿,换句话说,他就是赵氏皇族的名誉族长。

    这职位听起来好似虚无缥缈,在朝廷之中也没有什么实质的权力,但是涉及到赵氏宗族的事宜,他的话就十分有分量了。

    姓赵的皇亲国戚那可多了,在册的就有近千人,这些人都有相应的爵位,为了自己的子嗣能够顺利的继承自己的爵位,这些贵族可都是唯赵宗晖马首是瞻。

    说直白点,赵宗晖就是当今的皇亲国戚里边的老大,别看从爵位高低上赵頵这位亲王更高,但在赵氏宗族中,他的话的分量,跟赵宗晖是无法同日而语的。

    传言里赵宗晖为人公正,做事也比较低调,尽管地位超然又名声在外,可他一不参与朝政,二不贪恋权柄,三不好色,四不敛财,在宗族之中算是威望甚佳。

    高太后能有如今的权力,和赵宗晖的支持是分不开的,赵煦如果想在自己成人之时收回自己应有的皇权,也需要赵宗晖带领宗族中人的支持。

    所以说,有些事,朝堂上的官员说不动高太后和官家的,赵宗晖或许一句话,那两位大佬就不能不考虑。

    想通了这一点,王明远就有点犹豫了,为了救杨怀仁,如果要付出一个随园,加上那些诸如牛肉面等食物的秘方这样的代价,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的。

    可是他作为一个随园掌柜,一个临时的杨府官家,他说了还不算,他必须把这件事请示了杨母和何之韵之后,让她们来做决定。

    王明远留下傲慢的赵奎在客堂里吃茶,自己则赶忙来到后宅,向杨母道明一切。

    杨母在何之韵和莲儿的照顾之下刚刚转醒,听了这个消息便激动起来,二话不说,便要让儿媳妇出面,答应下赵奎的要求,把他索要的随园等一切事物全都应允下来。

    作为一个母亲,这时候但凡是有一点拯救儿子的机会,她都不会错过,虽然要舍弃了许多的家财,可她一点儿也不在乎,钱是死的,没了可以再赚,可人要是没了,就无论如何也没有机会挽回了。

    王夏莲已经急的没了主见,只得等着何之韵点了头,便要跟着父亲一起出去,答应赵奎提出来的要求。

    比起杨母和王夏莲这样小户人家出身的妇人来,何之韵出身高贵,加上几年江湖上尔虞我诈的历练,她听了王明远的话,似乎觉得哪里有些不妥。

    可她心里也急切地想救官人,如今赵宗晖的名头摆出来,她似乎也看到了一丝的希望。

    只不过以她平日里听说的她这位亲五叔的名望和人品来,又觉得赵宗晖不像是一个唯利是图之人,为何今日忽然对杨府的钱财有了兴趣,让她有了一些疑惑。

    何之韵一时还想不清楚这个赵奎为何有这样的把握能保证杨怀仁安然无恙,但是她还是决定要见一见,于是安抚了下婆婆和莲儿,说明了要先让这个赵奎说出他的主子赵宗晖有什么样办法保住官人,然后再做计较。

    杨母稍稍平复了下心情,觉得儿媳妇说的有理。杨府现在是危机之时,不少人都在打杨府的主意,不能因为一时情急,便中了江湖骗子的伎俩。

    于是她强撑起来身子,双手握紧了何之韵的手说道,“家嫂,仁儿不在,这个家你说了算,我们都听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