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杨府危机(下)
    何之韵收拾了下自己的心情,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随着王明远来到前堂。

    赵奎正在前堂里喝茶,神态本是淡定悠闲,他一手端着茶盏,一手用杯盖拂了拂飘起来的几片茶梗,轻吹了吹茶水,十分享受地把嘴唇凑上去抿了一小口。

    见王掌柜的请来了杨府目前能主事的人,他这才不急不慢的放下手里茶盏,缓缓站起身来假模假样的施礼。

    可等他看清了来人的面孔,他竟是吓了一跳!

    这是杨侯爷的正室杨何氏?长得真是太惊艳了,最让他吃惊的是,这女人竟然和他家主子长得有三分相似,特别是眉宇间流露出来的气度,更是神似了七八分。

    何之韵微微颔首示意见过了礼,然后坐在了正堂的主位上,她不卑不亢,举止落落大方。

    赵奎倒是听说过杨侯爷这位正室夫人,听说当初还是从嘉王府出的阁,名义上是嘉王赵頵的义妹。

    以前或许他还以为这不过是个攀附权贵的民女罢了,如今见到了真容,才知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出身平凡之辈。

    正在他琢磨何之韵的身世之时,何之韵先开口了。

    “这位赵奎赵掌柜的,可是濮王府上的管事?”

    话虽然是简单的话,可从何之韵嘴里说出来,却不知怎么就有一种迫人的气势,赵奎别她这么一提到身份,才意识到杨家怎么也是个侯府,就算破败了还是有嘉王这个靠山,凭他的身份还不敢太过造次,忙收起了刚才的傲慢。

    “回夫人话,小底正是濮王府上的管事,负责一些王府外边的生意。”

    “哦?赵掌柜请坐,不必拘谨。不知赵掌柜的驾临寒舍,是为何事?”

    何之韵认真的时候,还真是淋漓尽致了展现了他的高贵血统,无形中就形成了非常强烈的气场。

    赵奎回道,“听闻杨侯爷在西边惹上了麻烦事,深陷危机之中,我家王爷仰慕杨侯爷厨艺已久,故派小底来府上拜谒,一来表示慰问,二来愿意行雪中送炭之举。”

    何之韵说,“濮王爷高义,果然名不虚传。不知濮王爷要如何雪中送炭呢?”

    赵奎小眼睛滴溜一转,这才想起如今不是自己有求于人,而是杨府上下有求于他家濮王,于是放松了姿态,笑着答道,“夫人可知今日朝堂之上,文武百官争论不休是何故?”

    他故作神秘地顿了顿,却不等旁人接话,自己继续说道,“从西边来的边报,虽然说得同一件事,可说法又有所不同。

    永兴军路的边报说的是杨侯爷闯下了大祸,反倒是秦凤路的边报说杨侯爷是被人利用的。

    侯爷身在的环州通远军的军报,同样也为侯爷开脱,说的是西夏人进犯咱们大宋,是早有预谋的,而侯爷的事情,也是被人栽赃嫁祸而已。

    朝堂上那些当官的老爷们,看到三份不同的边报,难道就不怀疑这里边的问题吗?”

    何之韵虽然从赵頵哪里了解到了这些信息,可起先也没有细想,现在听赵奎这么意味深长的说出来,似乎被点醒了。

    西夏人这两年一直就觊觎大宋的西北之地,一场战争是在所难免的,只不过是早早晚晚的事情。

    而杨怀仁所谓毒杀西夏权相梁乙逋之子梁乙檀的事情,也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确切的说,杨怀仁确实是被人利用了充作了替罪羊。

    这一点朝堂上那些大佬们不傻,自然看得出来,只不过那些主和的一派,想通过牺牲杨怀仁来息事宁人,然后再许以西夏一些经济上的利益,从而避免如今和平的假想被打破了罢了。

    而主战的一派,只不过是愿意面对现实,他们之中大多数人虽然知道杨怀仁无辜,可对于杨怀仁的生死,其实也不怎么关心。

    政治或许就是如此,各方有各方的利益需要维护,杨怀仁被夹在中间,其实也不过是一枚棋子。

    赵奎的话很明白,以赵宗晖今时今日的地位,不敢说保杨怀仁安然无恙,但是想保下杨怀仁的命,还是不难的。

    即便是真要缉拿他,也不会直接交给西夏人,等他被押进东京城来,朝堂上还会继续争吵下去,官家也不会立即给他定罪。

    吵的时候长了,宋夏朝廷之间再商量一个两方都可以接受的条件,杨怀仁的事情或许就会过去。

    只不过,宋夏之间的战争,是难于避免的,今年或者明年发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

    何之韵想明白了,自然也知道赵宗晖不会白白帮杨府这个忙,人家是有条件的,所以说赵奎出现在了杨府。

    “既然濮王爷要施以援手,那就多谢了。为了表示感谢,我们杨府自然会给濮王爷一份薄礼聊表谢意,只是不知濮王爷喜欢些什么。”

    话说到这份上,赵奎也不用装高傲了,他笑眯眯地说道,“我家王爷喜欢些什么,方才小弟跟贵府的王掌柜的都已经说过了,呵呵。”

    王明远面露难色,小声把刚才赵奎说的那些条件说了出来。

    何之韵想到了濮王肯主动上门帮助杨府脱困的要求肯定不低,可没想到除了随园和聚园这两份产业之外,他还想要全部的菜式配方,以及蒸酒的配方,最后还有新式蔬菜的种子等等。

    基本上除了杨家庄子的土地和现在所住的这个宅子,迄今为止杨怀仁赚钱的门路基本被人家讨要了个干净。

    何之韵心里愤恨不已,这样的做法,无异于夺走了杨府的生路,更重要的是,如果答应了他,杨怀仁辛苦建立起来的餐饮连锁的联盟也毁了,他的名誉会受到极大的损害。

    何之韵虽然知道赵宗晖的确有本事保下杨怀仁的命来,可她一时之间还是做不了决定,一旦把官人全部的生财之路交给人家,将来她又要如何面对杨怀仁?

    她沉思了一下,决定还是要跟杨母商量了之后才能做出决断,于是以事情太大,她还做不了主为由,让赵奎回去禀告濮王爷,请给杨府一天的时间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