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林冲打狗(下)
    赵奎抱着腿咬着牙,瞅着那帮花钱招来的泼皮混混都跑了个精光,只剩下他和两个个王府的家丁,心里暗骂这帮泼皮太靠不住了。

    再抬头看杨府的人没有追那帮人,而是把他围在了中间,便一下子慌了神。

    “你,你们要干吗?”

    林冲和杨府的人没有回答他,而是满脸怒气的盯着他,手里拿着各色的武器似乎都跃跃欲试。

    赵奎这下急了,虽然他是濮王府的管事,可眼下这个名头起不起得了作用,能让他们三个逃过一劫,他也心里直打鼓。

    他见众人围得越来越近,急地大喊起来,“唉,快来人啊,杨府的人打人啦……”

    喊了好几遍,没有人搭理他。杨府的邻里街坊都处的很好,刚才他领了些不三不四的人围着人家门口大喊大骂,这些邻里街坊本就对他们不满,现在他失了势又求救,自然没有人愿意搭理他。

    见围观的人只是看热闹,赵奎心里更慌了,可他还是有信心杨府的人不会真把他怎么样,毕竟他是濮王府的人,现在杨府已是摇摇欲坠,他不相信杨府为了出气,就愿意得罪了濮王府。

    可他还是不敢像刚才那样的嚣张,只是换了一种严厉的口气说道,“你,你们住手,我赵奎怎么说也是濮王府的人,你们……你们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

    赵奎软了,可何之韵的气却没有消,刚才就是这个赵奎一口一个“杨怀仁已经完球了”骂得最欢,现在如果就轻易放过了他,杨府的颜面也就真的可以扫地了。

    林冲先前还有些顾忌,可听赵奎把濮王府搬出来了,反而更激怒了他,扔了手里哨棒,蹲下身去一手便抓住赵奎的衣领子把他揪了起来。

    “我没看见你家主人,可我就是要打狗了!”

    说罢一拳打在赵奎的鼻子上,赵奎鼻子先是一阵剧痛,接着一酸,再然后就感觉鼻子里充满了血腥味。

    赵奎又怒又气,开口骂道,“好你个泼厮,敢打我,等我回府禀报了我家公子,定要给你好看!”

    “就等你回报你家主子呢,我倒要看看你要给我怎么个好看!”

    林冲咬着牙又一拳打在他左眼眶上,赵奎瞬时满眼星光灿烂,可他仍旧没有要求饶的意思,反而更疯狂地嘶吼道,“你他女良的死定了,老子若不宰了你,老子就跟你姓!”

    “说得好!”

    林冲大声叫了一声好,“只不过就凭你这个熊样,也配跟我姓?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说着又是一拳打在赵奎的右眼眶上,赵奎双眼发烟,仿佛看见了传说中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这下他知道打他的人是个愣子了,根本不怕他的背后靠山,而且他越是拿濮王说事,对方就打得他更厉害。

    “好汉且慢,我服了,求求你放过我。”

    林冲回头看了一眼何之韵,何之韵面无表情,盯着赵奎一脸冷峻。不过她还是觉得这件事不要太牵扯到林冲为好,于是冲着林冲点了点头。

    林冲回过头来,见赵奎已经被他三拳打的面目全非,好像鼻子以下的嘴巴还是完好无损,想想就是这张臭嘴说话难听,还诅咒了仁哥儿,又举起拳头一拳冲着赵奎的嘴巴打了下去。

    这一拳打在赵奎的牙花子上,登时崩掉了他两颗大门牙。

    林冲骂道,“本来想放过你的,可看见你这张狗嘴就来气!”

    说罢这才松开他的衣领把他扔在了地上,在他前襟上擦了擦右拳,“滚吧。”

    赵奎如临大赦,迷迷糊糊之中想站起来,却又双脚使不上力,一屁股又蹲在了地上,还是那两个他带来的家丁赶忙去扶了他,三个人踉踉跄跄狼狈而去。

    教训了赵奎,何之韵的心情并没有一丝丝的好转,方才在濮王府听赵士暅说的话,很可能就是真的。

    西夏人已经打到了环州,最坏的可能是,通远县已经被他们攻陷了,杨怀仁可能已经被西夏人抓住,或许已经死了。

    不会的!何之韵不敢想,她努力让自己清醒了下来,官人并不是一个人去的环州,他身边有烟牛哥哥,有天霸弟弟,有柯小川他们,还有上百武功高强的内卫保护着,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西夏人抓了去。

    可就算他逃离了环州,他现在又在哪呢?朝堂上的争论已经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很多中间派听到已经开战的消息也已经慌了神,统统占到了主和一派的一边。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恐怕高皇太后和官家很快就会下旨捉拿杨怀仁,然后把他交给西夏人,以换取和平。

    赵頵应该在宫里,正极力的帮杨怀仁说话,所以他还没有传出来什么消息。

    这时候没有消息,或许就是最好的消息,也就是说,太皇太后也官家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断。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杨家庄子里来人了。只不过一天多的时间,杨怀仁的事情已经传到京城周边,杨家庄子里的庄户们也都知道了。

    庄子里也有不少人来趁火打劫,无非是想买下几个作坊的配方,可都被庄户们给赶了出去。

    庄户们念及侯爷对他们一向宽厚仁义,便想表示一下自己对侯爷的支持,可是他们毕竟见识比较浅,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倒是住在庄子里的那些杨怀仁从齐州带回来的廉希宗的弟子们,想出了一个主意。

    这些人大都是读书人,来到京城,虽然高官权贵不认识几个,但是这些日子倒是和民间的一些读书人交流了不少,认识了不少京城里的普通读书人。

    对于西边发生的事情,这些读书人其实是比较支持杨怀仁的,他们都有些笼统的家国情怀,对于宋夏之间的矛盾,他们觉得这都是西夏故意跳起来的,而杨怀仁杀死梁乙檀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开战的借口而已。

    所以这些人联合了不少同是读书人的亲朋好友,决定去宫门前请愿。庄户们一听,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于是杨家庄子全庄几百人一起出动,决定跟着这些读书人一起去宫门前请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