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歃血请愿
    何之韵心中感动,觉得官人危难之时还有这么多人不离不弃,也算是对杨怀仁往日里对人慷慨亲和的一种安慰。

    她立即回到后宅,跟杨母商量着,由她这位侯爷夫人出面,带领这些士子和庄户们一起请愿。

    杨母听罢表情肃穆,立即做出了一个决定。

    她从床上爬起来,吩咐春儿帮她洗漱打扮,取出了官家御赐的诰命仪服,穿戴整齐,然后对何之韵说道,“杨家原本布衣,吾儿赴京这一年来,赚了许多钱,也被封了侯爵,可谓光耀门楣。

    为娘能享了这一年福,这辈子也就足够了。仁儿是杨家唯一的独苗,是死是活便在今日。

    他若性命不保,老身也无颜面对杨家列祖列宗,这条老贱命,便也交代了去,即便到了黄泉路上,我母子同行,也算有个伴。

    韵儿和莲儿你们两个,肚子里都有了杨家的骨血,今日为娘求你们一件事,立即去庄子上带上仁儿这一年来赚回来的家产,回齐州老家去。

    官家就算治了仁儿的罪,也不会殃及家人,你们把仁儿的孩儿生下来,也算延续了杨家的血脉,老身代杨家列祖列宗谢谢你们。”

    说罢杨母竟躬身下去给何之韵和王夏莲连施了三礼。

    何之韵和王夏莲大惊,猛地跪拜下去,头贴地趴伏在地。何之韵大声恸哭着说道,“母亲说的哪里话?官人若是有事,妾身也绝不独活!”

    “混账!”

    杨母大声骂道,“你二人胡说的什么!?你俩怀着身孕,保住仁儿的血脉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你们若是不从了为娘,为娘立即撞死在你们面前!”

    何之韵和王夏莲心中大恸,心脏像是被人揪了一般难受,可看杨母似是下了必死的决心,这才不敢违拗她的意思。

    “切记,保住腹中孩儿,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杨母说完深吸一口气,便走出了房间,吩咐福禄寿喜奔出去买了一副棺材,便带着棺材步行去了宫城大门外。

    宫门外早站了一千多人,除了杨家庄子的庄户和那些廉希宗的弟子着急的城内士子之外,平日里和杨怀仁交好的一些食客也来到宫门前声援。

    众人见杨母一身仪服而来,自然地让出了一条通道。杨母平静地走上前来,不管认识不认识的,杨母向赶来请愿的所有人点头躬身表示感谢。

    她走到前排,因为宋律规定宫门外百步之地都是禁区,杨母便在约莫百步远的地方,正襟扶冠,昂然肃穆的跪了下去。

    接着她命福禄寿喜几个把那副棺材放在她身后,又命贴身的丫鬟取来两条三尺白绢,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匕来,右手紧握小匕的两刃,便有鲜红的鲜血从他手心里汩汩流了出来。

    杨母面色如常,扔了手里小匕,便用力攥拳,用从伤口里流出来的血液,在白绢上写下了“吾儿怀仁,杀胡无罪”八个大字。

    写罢命杨福和杨禄两个一人扯一条白绢分离她身后两侧。

    此时已是正午,朝堂之上还没有做出决断,请愿的人见杨母此等凛然之举,无不心中佩服,胸中热血冲顶,也纷纷在她身后跪倒在地,大声呼喊着为杨怀仁请愿。

    守门的门袛侯本想着不知是哪里来的闲人敢在宫门前聚集,等要下令驱赶,见最前头的老妇人身着诰命仪服,写下了血书,心中也有些感动,便只派人把人群挡在了宫门外百步之外,又亲自进宫去禀报。

    朝堂之上,主张捉拿杨怀仁,把他交给西夏人来和换取和议的呼声逐渐高涨,范纯仁和吕大防见大势已去,心中虽然也明白杨怀仁是做了替罪羊,也只能无耐的摇头叹气。

    赵頵据理力争,可无奈实在寡不敌众,支持他的那些武官在口才上也辩不过那些文官们,只能一肚子理倒不出来,憋青了脸色变作了闷葫芦。

    赵煦第一次感到来自众臣的压力这么大,人家说的也看似非常有理,毕竟战胜已经爆发了,大宋之前并没有准备,而人家西夏是有备而来,以无备战有备,兵家之大忌也。

    现在的局面,若是让西夏人占了环州,那永兴军路就会失去一个重要的边防关口,到时若是夏军要举兵南进,庆州没有环州的地利之势,恐怕也守不住。

    秦凤路同样有夏兵进逼到边界,无法抽兵援助,要整备东京城外的禁军去支援,那最早也好十天之后才能准备就绪开赴西北,到时什么都晚了。

    高太后本想着能和西夏开打一场小规模战争,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可没想到文官们说出来的后果竟然这么严重,她也举棋不定了。

    她现在正是当权,若是在她手里在丢了土地,那她在大宋百姓中以及文武百官中的声望不但不会增加,反而会大打折扣。

    杨怀仁对她来说确实是一枚重要的棋子,可这种情况下,她也之后选择弃车保帅了。

    也不用和赵煦商量,高太后便自作主张要下旨,命永兴军路庆州军司捉拿杨怀仁,用他来作为和西夏人议和的筹码。

    赵煦心中憋屈,可众官员言辞恳恳之下,他也知道他再多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

    同赵煦一样,赵頵也感到一种无力之感,他虽然贵为亲王,可谈及政事,他的话语权也实在是太弱了,连赵煦这位皇帝都阻止不了的事情,跟何况他一个王爷呢?

    一个小黄门来报,御赐诰命夫人杨刘氏跪在宫门外,血书“杀胡无罪”字样,领数百士子和庄户人高喊请愿。

    高太后刚下了旨意,想起杨家留在京城的几位妇孺,心中也是有些不忍,可转念一想,自己的事情,绝不容许任何人阻碍,便下令宫门侍卫,派兵去驱赶他们。

    赵煦顾及和杨怀仁的情谊,想出声阻拦,可畏于高太后权势,最后也没有发出声来,心中无比的无助和郁闷,只能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赵頵忽而感到胸中一阵憋闷,竟不顾礼仪,朝堂之上大声叫道,“母后,这又是何苦呢?”

    高太后大怒,瞪了赵頵一眼,怒斥道,“本宫已做了决断,你不得多嘴!退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