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捷报(上)
    身在环州的杨怀仁正在和边军将士们享受大胜的喜悦,如果他知道远在东京城的杨家发生了这么多变故,不知道他是该愤怒还是哭笑不得。

    那年代通讯就是那么落后,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殿前司的校尉接了高太后的旨意,点了一百来个大内侍卫,出宫南门驱赶请愿的人群。

    见到杨母和众人这样的架势,殿前司的侍卫们也是心中有些不忍,可惜又没法违抗高太后的旨意,只得硬着头皮前来驱赶。

    杨母见来了大内侍卫,已经猜到了朝堂的议论是个什么样的结果,那些人一定是要抓了杨怀仁交给西夏人了。

    士子们往日里高傲惯了,被侍卫们这么粗暴的驱赶,他们先群情激奋了起来,大声叫嚷着一些圣人之言,和侍卫们抢夺者他们中的长戟,竟拥挤着对峙了起来。

    士人们人数虽多,可他们毕竟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那里是从禁军里精选出来的殿前司侍卫们的对手,在这种对峙很快便落了下风,被侍卫们拥挤着逐步的后退。

    跟来的林冲见状,怕跪在地上的杨母万一被拥挤的人群推到,混乱之中在遭到踩踏,忙冲上前去,护在了杨母身边。

    “杨妈妈,不如先退后躲一躲,这里太危险,容易被他们撞伤。”

    杨母看着林冲焦急的样子,报以一个温暖的微笑,然后扶着他的手臂艰难的站了起来,她的腿已经酸麻难忍,即便站起身来,可也走不了路了。

    林冲忙伏下身去,把杨母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作为支撑,然后伸出收取帮杨母按摩小腿和膝关节。

    杨母示意杨福和杨禄两个过来替一下林冲扶住她,又对林冲表示了感谢,“你是个好孩子,吾儿没有白结交你们这些朋友,老身代仁儿谢过了。”

    林冲自幼丧母,是被父亲拉扯大的,此时慈祥的杨母在他眼里就跟他的母亲一样,他从她身上感受到了母亲一般的慈爱。

    殿前司的校尉也顾及杨母这位诰命夫人的感受,没有强行驱赶她,而是十分客气的请她散去回家,上命难为,他们也很难做。

    杨母也很和蔼的向这位年轻的校尉表示了感谢,这时双腿已经渐渐有了些知觉,便松开了扶住杨福和杨禄的双手,转身准备离去。

    这让林冲和那位殿前司的校尉也长出了一口气,对峙始终没有演变成冲突,这件事就算可以平静的过去了。

    可不料杨母走到她命人抬来的那副棺材旁边,突然仰天长啸,“儿啊,别怕,娘先去黄泉路上等你!”

    就在众人为杨家即将败落还在感叹之时,杨母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侧身,猛地拿脑袋撞向了那副棺材!

    ……

    与此同时,东京城万胜门外,一名头戴红缨兜鍪,身背红色传令短旗的边军斥候飞驰而来,万胜门守卫见他背上红旗,心中大惊,立即呵斥进出入城门的百姓靠边站立,让开道路。

    边军斥候已经奔驰了两三个时辰,胯下驿马已经一身粗汗,早有精疲力尽之状,可斥候却仍旧用力抽打着驿马,生怕这道加急的军报送迟了。

    梁门外大街上的行人见一名边军模样的将士疾驰而来,心中也是惊异的说不出话来,只得闪身躲避,无意之间好几人都撞翻了沿街摆摊的摊贩们,街市上也出现了短暂的混乱。

    人们议论纷纷,难道是西边又打起来了?难道跟这几日城内议论纷纷的杨怀仁之事有关系?

    马上的斥候虽然是一脸的急切,却也隐隐露出了些喜悦之情,有心之人看在眼里,便猜到了事情的大概,西边不但打起来了,而且宋军获得了胜利!

    斥候很快穿过了内城的梁门,马不停蹄奔至了大内宫苑的宣德门前。

    正在驱赶请愿士人的殿前司侍卫见了这名斥候无不大惊失色,忙为他挤出了一条通道,让他不必减速,便直接穿过了人群,直奔玄德门而去。

    殿前司的校尉赶忙回身跟着马屁股后边往宫内跑,边跑边挥舞着手臂,示意值守宫门的侍卫赶紧打开城门。

    玄德门的门袛侯见这斥候穿着打扮和背后的红旗,也不敢怠慢,直接大开宫门,让他乘马奔入了宫门。

    后边的大庆门等层层宫门也同样不敢阻拦,一路打开宫门,让这名斥候策马直奔大庆殿。

    大庆殿上刚刚散朝,文武百官正从殿内鱼贯而出,可他们刚走出大殿,远远的看见一个骑马的军士竟然在宫内策马奔驰,刚在心理暗道成何体统,忽然发现这名乘马的军士并非是宫内的大内侍卫或者是城外的禁军,而是一名边军传令或传递消息的斥候!

    众官员大叫不好,难不成环州已经失了,庆州告急?

    很快斥候便奔至大庆殿石阶之下,不等他从马背上跳下来,胯下驿马已经跑脱了力,刚一停下脚步,便瘫倒了下去。

    斥候也跟着摔了下来,站岗的侍卫赶忙上前扶住了他,那斥候也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嘴里却大喊着,“环,环,环州大,大,大捷!呼呼……环州大捷!”

    喊罢这斥候竟也体力不支,瘫倒了下去。

    走在最前边的几个武官,听了这样的消息最是兴奋异常,紧跨了几步冲上前来,见传令的斥候已经晕厥了过去,忙喊道,“来人,给他打些水来!”

    一个大内侍卫立即转身,来不及去供侍卫们休憩的值守房里取水,见殿前并排着的一行盛装雨水的大铜缸都装满了水,便摘下自己的兜鍪,舀了一兜鍪的水急匆匆又跑了回来。

    那位将军接过盛了水的兜鍪过来,自己先大饮了一口,然后喷在斥候的脸上,见他幽幽转醒过来,才把兜鍪里的水缓缓地倒到了他的嘴里。

    将军喂得还是急了些,那斥候贪婪地喝了几口,被呛了一下,猛地咳嗽了起来。

    将军扔了手里的兜鍪,拉着斥候的肩膀把他拽了起来,等着眼睛大声问道,“方才你结结巴巴说的什么,你再仔细说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