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模特儿天霸
    杨怀仁接了圣旨加官进爵之后,自然要回京感谢皇恩浩荡。

    童贯和杨世虎等人也升了官,按道理他们之中大多数也会有所调动,比如调回东京城当京官,算作对他们在这一场胜利中所付出的一种奖励。

    不过由于担心夏军会卷土重来,他们才临时留在环州。童贯很技巧地向杨怀仁表达了依附之意,杨怀仁也没有拒绝。

    在他心里,能成为一代媪相,一代大奸臣的人,一定是有他特别的本事的,一个蠢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达到那么高的地位。

    所以说如果不论忠奸的话,童贯肯定是个能人,既然他现在还没有成为大奸臣,那么杨怀仁就没必要拒绝他,或许给他点正面的影响,他也不至于发展到后来那么害民误国。

    或者从另一方面考虑,如果童贯现在是个还没有露出獠牙的恶狼,与其放出他去任由他将来祸害人,不如留在身边,好好看住了他。

    那么既然他要投诚,那就给他个梯子,让他顺着合理的道路往上爬。

    柯小川需要休养,同时也不便于一路颠簸,所以杨怀仁让他留了下来住在百花园,这样柯小巧照顾他,而已方便一些。

    玄参最近表现不错,在柯小巧眼里,也是个值得托付之人,所以他也不愿意回京,于是也陪在柯家兄妹身边,留在了通远县。

    临走之前杨怀仁分别嘱咐了陶勇和玄参,算是最后做一回媒人,只要陶勇点头,等过一段柯小川身体好一些的时候,便寻个合适的时间让他和柯小巧把婚事办了。

    天霸弟弟整天往西域楼跑,也不知道他跟赫斯缇雅两个人发展到哪一步了,不过杨怀仁发现天霸弟弟如今也比较在意自己的形象了,新衣服可是裁了好几件了。

    杨怀仁看见他的样子就拿他打趣,说“老弟你马上有成为时装模特儿的趋势了。”

    天霸弟弟没搞懂啥是“模特儿”,但也听出了这话里是拿他开玩笑,便解释道,“人家妹子就会做鞋,给我做了好几双了都,小弟总不能脚下踩着新鞋,身上却穿的破破烂烂。”

    杨怀仁听了这话就骂,“你真能找理由,跟哥哥短了你穿一样,你原来那些衣袜鞋帽,也是你嫂子帮你弄的,怎么,现在嫌弃了?”

    天霸弟弟理屈词穷,说不出话来反驳,只好一个劲的装傻充愣,看着杨怀仁生气的样子呵呵傻笑。

    还别说,天霸弟弟的傻笑对杨怀仁还是很有杀伤力的,他一笑杨怀仁就感觉头皮发麻,忽然就联想到一地肥皂的,天霸弟弟屁颠屁颠地准备去捡起来。

    怎么说喜新厌旧呢,自从有了赫斯缇雅,天霸弟弟就不粘着杨怀仁了,有些时候杨怀仁也觉得有点失落,特别是看着他每天换三回新衣服满街上溜达,真想建个t台让他开一场“赫斯缇雅的秘密”时装发布会。

    本以为天霸弟弟也会要求留下来,没想到他要跟着杨怀仁回东京城。

    一开始杨怀仁以为“见色忘义”这词有点夸大其实了,后来看见麦老板和赫斯缇雅收拾东西也准备跟着去京城,他才明白天霸弟弟是个有本事的,能做到见色不忘义,而且还让“色”能跟和他到处走。

    环州城里基本上所有人都挺开心的,从边军的将士们到平民老百姓,都为这一场大胜感到欢欣鼓舞。

    当然除了两帮人。一帮是当探子被抓起来的契丹人,在通远县衙的大牢里关了几天,算是把他们关老实了。

    其实他们想不老实也没有那么大胆子,一说起要送他们去伺候耶律洪基,他们就开始瑟瑟发抖,手捂宝贝不肯松开。

    从夏军的俘虏里挑了百十个人,只给了十个人的武器,让他们押着这帮契丹探子回西夏,顺便还带上了他们认罪画押的认罪纸,还有杨怀仁写给梁乙逋的两封信。

    一封是以前就写好了的,信里说明梁乙檀被杀是契丹人所为,跟杨怀仁,以及大宋都没有关系,让他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别跟大宋过不去。

    当然杨怀仁又新写了一些新的内容进去,署名也变成了通远郡公杨怀仁,意思是宋夏之间不宜继续争斗下去,写得明明白白这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至于谁是鹬谁是蚌其实没多大意义,只要两边知道谁是在这边扮演渔翁就行。杨怀仁相信梁乙逋不傻,自然知道渔翁是谁,也不会想不通这里边的深意。

    而第二封信嘛,则是由杨怀仁代表大宋向西夏表达一个愿意和平的诚意,愿意商量一下西夏死在大宋的那六千多名士兵的遗体,西夏愿不愿意,又用如何的筹码赎回去。

    那一万多名俘虏的事,信里也提到了,却不提要他们赎回俘虏。

    杨怀仁的意思是,若是白白放了这些人回去,说不定西夏重新组织一下,又是一帮精锐的夏军,杨怀仁是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的。

    特别是这些俘虏里有不少是汉人,也有不少其他民族的人,不如就地教化他们,让那些汉人尽量留在大宋,给他们生计,让他们的生活变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留下来。

    而那些党项人和其他部落的士兵,就尽量感化他们吧,只要让他们认识到战争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可以了,等把狼养成了羊再放回去,就没有什么威胁了。

    这件事投入很大,也不一定就间成效。一开始大家是不太同意杨怀仁的做法的,但是其他的办法,也实在无法安置这么多的俘虏。

    总不能学野利图里把俘虏全部杀了,要是宋军也这么残暴,那跟野利图里这样的禽兽还有什么区别?

    另一个不高兴的人就是兰若心了。

    她受伤之后,也在杨怀仁这里受到了病号的待遇,顿顿饭都是杨怀仁亲手做的好吃的,兰若心忽然有了一种别样的心情,怎么说呢,乐不思蜀?

    可这样美好的时光,似乎太短暂了,圣旨要杨怀仁回京,她也没有必要自己一个人留在环州地界上。

    可要是回了东京城,她不得不担心,她在杨怀仁心里,现在算是个他的什么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