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是时候爆发了
    兰若心似乎听懂了,后来她找了个机会,委婉地向杨怀仁道歉。

    杨怀仁没说什么,只是对她微微一笑,说没什么。兰若心不知道他原谅了自己没有,可又不好再说下去,只好说了句,“有火就撒出来,憋在心里难受,还容易憋出病来。”

    这话在杨怀仁听起来挺暧昧的,没让肚子里的气憋出病来,差点因为憋笑憋出病来。

    杨怀仁也没法在兰若心身上发泄火气,人家刚拿屁股为自己当了一刀,伤还没好呢,那多不好意思?

    不如择日再说。

    没想到他们一回到京城,杨怀仁的火更大了,是想憋也憋不住了。

    杨府在京城出了事,杨怀仁从家中送信的人口里听了一些,一开始也没太当回事。

    人的关系就是这样的,你风光的时候自然有人锦上添花,来抬你一把,你遇到危难的时候自然也有人见利忘义,再踩你一脚。

    只不过当杨怀仁从家人嘴里听到若不是林冲救下了母亲,母亲差点在宫门前一头撞死在棺材上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些虚假的传闻,竟然差点害的他家破人亡,真是让他后怕不已。

    杨怀仁觉得事情太离谱了,惊讶和后怕之余,他意识到这样的年代,单单有钱是远远不够的,在强大的权力面前,再多的钱也不过是浮云。

    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的硬实力,只是有钱的话,很容易就被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一脚踩在脚下,永不得翻身。

    宫里的两位,杨怀仁以前觉得这都是他的靠山,可现在看来,无论高太后还是赵煦,都是信不过靠不住的,关键时刻,他们还不是要牺牲了自己?

    若果不是在环州得了胜,怕是如今的杨府,早已经被人家啃得骨头渣都不带剩的,他的母亲和妹妹,还有两位身怀六甲的妻子,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全是坏事。杨怀仁起码知道自己以前做老好人的时候,算是为下一些值得信任的人,比如林冲,比如赵頵,比如那些廉希宗的弟子们,以及杨家庄子的庄户们。

    他们没有在杨府看上去落魄的时候落井下石,而是雪中送炭,一直坚定地站在他的一边,所以这些人值得他信任,值得他对他们好,值得他把他们看做了兄弟、朋友和家人。

    杨怀仁的做人准则,就是恩怨分明,有恩必报,而有仇的话嘛,要加倍奉还。

    朝堂上那些说话不嫌腰疼的主和派官员们,在他心里其实还算不上仇人,那帮人一直在他心里的印象就是那个样子,自私自利惯了,从来不从别人活着国家民族的角度着想。

    他们主张把杨怀仁交给西夏人,在杨怀仁看来,其实根本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会这么做,而且他们这么做倒还不是跟杨怀仁有私人恩怨。

    他们起码还是打着畏惧战争会给边地百姓带来灾难的幌子,起码在他们迂腐的意识里,屈辱的和平才是为了国家好。

    杨怀仁倒不怪他们了,只是觉得他们这样的思想的存在,是整个时代造成的,是必然的,即便换一拨人,也不会站在他这一边。

    官场的风气和社会的整体意识就是这样,整个国家都懦弱惯了,不能指望他们当官的就能有超越历史的前瞻性。

    或许这就是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吧。

    他们乐意享受和平,那就让他们继续享受下去,跟他们较劲,没有多大意义,真要跟他们争执起来,说不定他们会大于凛然的拿出“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这样的高尚理由来证明他们的高义。

    可笑吗?答案是肯定的。可杨怀仁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吗?答案是否定的。

    杨怀仁还没有固执到非要改变一个时代人们的思想,那样做太傻,而且他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和能力。

    可是他有能力让别人改变以前对他的看法。杨怀仁不只是个老人,不只是个小厨子,不只是个温顺的兔子。

    即便是个兔子,也是个红了眼的兔子,逼急了,兔子是会咬人的。

    所以那个敢领了一帮泼皮无赖上门叫板的赵奎和他身后的赵士暅,杨怀仁觉得这是私仇,可就不能放过他们了。

    他似乎想明白了一切,便安抚了母亲和韵儿等人,让他们去庄子上住上一段日子,也顺便让韵儿和莲儿安胎。

    而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他了,一个上过战场的人,一个一条留灶之计就毒杀了数千夏军的人,如果还成长不成一条汉子,那这世上就没有真汉子了。

    现在手下就有烟牛哥哥、天霸弟弟和小七在身边,还有近百内卫,还有近百的从通远军带回来的真正在战场上拼杀过的将士们,杨怀仁觉得他心中的火气,是时候爆发出来了。

    ……

    城门的侍卫是见到杨怀仁进了城的,可他没有按规矩进宫先去见官家和太皇太后,而是直接回了家。

    宫里等着接见杨怀仁的赵煦和高太后脸上就有点难看了。

    几个枢密院的大佬、六部的几位高官还有几位大学士有点看不过去了,开始说通远郡公不知礼仪,应当严惩。

    有的人则琢磨着是不是人家的了这么大的胜仗,朝廷竟然没有派人去城门外迎接,通远郡公闹了小脾气?

    可不应该啊,在知道了他在环州打败了夏军之后,官家已经给他破格连升三级了,还给了他开府这样的至高无上的荣耀,他应该知足了。

    其实杨怀仁至今仍然没有进宫复命真正的原因,赵煦和高太后心中最清楚了,迂腐的文官眼里或许那件事只不过是一场误会,可在杨怀仁这种性情直率的人心里,或许就是一个解不开的疙瘩了。

    高太后脸色最是难看,哪里有官家太后和朝堂上的高官等着他一个小小郡公的道理?

    于是直接命叶公公去杨府传旨,让他立即进攻觐见。

    可等叶公公到了城南的杨府,发现府上除了几个看家的仆子,主人没有一个在家的。

    询问之下才知道,杨母和通远郡公的两位妻妾已经收拾行李去了城外的杨家庄子,而杨怀仁这位正主,去了濮王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