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准备上阵!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些最在乎的事,最在意的人,是不允许别人夺走和伤害的,如果有人敢侵犯,那只有跟他拼命。

    简单的说,杨怀仁可以不在乎钱,不在乎官职和爵位,可是母亲和妻子是他的最在乎的家人,她们如果受了委屈和欺负,那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所以他以安胎的理由,让母亲带着韵儿和莲儿去了杨家庄子。

    她们还沉浸在杨怀仁大难不死的欣喜里,对于这样的安排,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疑惑。

    也许就像杨怀仁的一些话说服了她们,虽然他现在被封了郡公的爵位,可是手上也没有多少权力,留在城里指不定又要惹上什么事,不如回到庄子上躲清静。

    而他,则会在见过了官家和高太后,禀报完了环州的事情后,就去庄子上和她们汇合。

    何之韵似乎察觉到了杨怀仁温暖语气中的一丝怪异,可也说不出什么,既然官人回来了,在东京城里是不会再有什么意外的,于是便没有再多想。

    送走了家里四个女眷和大多数的仆子丫鬟们,杨怀仁忽然变了一个冰冷的脸色。

    他召集了跟着他回京的一众内卫和边军将士,对他们说道,“诸位,大家都知道,我杨怀仁刚刚被官家赐封了通远郡公,永兴军节度使。

    听起来这俩名头都好大,规矩上讲,诸位都是我杨怀仁的属下,我要是命令你们随我去办一些事,你们从道理上说也应该听命于我。

    但是今天,我要办一件私事,跟我的名头没有关系的私事……”

    杨怀仁严肃的脸上忽然轻笑了一下,“其实这件事就算凭这两个名头,也不顶什么用。

    所以今天就放下所有的那些身份和名头,我就以我杨怀仁的身份,拜托各位今天帮个忙,跟我去办这件我个人的私事。

    这件事很危险,可能要动刀动枪,也许会得罪不少权贵,也许会被官家判我一个重罪,所以这件事我局对不勉强诸位。

    愿意跟我杨怀仁去的,以后你就是我杨怀仁的生死兄弟,但凡我能吃上肉,绝对不让兄弟们只喝汤。

    这不是命令,所以不愿意跟着我去冒险的,将来我也绝不会为难大家。”

    杨怀仁说完面无表情,只是眼神阴沉地望着北面的某个方向。

    烟牛哥哥、天霸弟弟和小七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站了出来,站到了杨怀仁身边。

    莲子三兄弟明白杨怀仁这是打算干什么了,他们也知道这次的事情绝对不简单,结果也非常严重,可是他们跟着杨怀仁这么长时间,也知道杨怀仁的秉性。

    如果这次他们兄弟三个不跟着,那以后绝对跟杨怀仁是形同路人。连子庚不敢犹豫,站出来说道,“我们三兄弟都是公爷的人,公爷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不管上刀山下火海,我们兄弟绝无二话。”

    这些内卫们一直跟着杨怀仁,虽然真正和杨怀仁接触的不多,可这段日子以来,他们感受到了杨怀仁和他们原来那些上官不同。

    无论是平时的吃穿用度,还是杨怀仁帮助他们成家,还有在清平关城墙上一起奋勇杀敌,一件件事情汇合起来,让他们感受到了杨怀仁绝对不是只拿他们当一个使唤的下人,而是把他们当做了兄弟一样的对待。

    所以他们也没有犹豫,纷纷站出来说道,“愿听公爷调遣,上刀山下火海,绝无二话!”

    杨怀仁感激的冲大家点了点头,又转向了他从环州带回来的一百多边军士兵们。

    这一百多边军的将士,都是环州一战中表现最英勇杀敌最勇猛的老兵们,带头的正是黄大银。

    黄大银的兄长黄大金受伤断了一条腿之后,原本凭借边军的医治水平和条件,不但那条短腿肯定是废了,而且还有生命危险。

    在兄弟俩最伤心难过的时候,是杨怀仁吩咐玄郎中给他哥哥用最名贵的药材,不惜任何代价,不但保住了黄大金的命,还说他将来有七成的可能还能站起来并且能走路。

    感叹玄郎中高深的医术的同时,他们兄弟俩也十分感激杨怀仁。

    黄大金虽然有七成可能将来还能走路,可惜他的身体条件已经不能留在边军中了,尽管他因为战功得到了不少的赏赐,但如果他大半辈子都在边军中任职,如果离开了边军,一个残废干不了体力活种不了地,恐怕生计也会成为一个大困难。

    是杨怀仁把黄大金破格提拔,又安排到了通远军司,担任一名文职的录事参军,负责一些通远军后勤方面的事情。

    黄大银从那时候开始,就打定了主意,以后要跟在杨怀仁身边,哪怕是做一个最小的亲兵保护他的安全,他也要报答杨怀人的大恩大德。

    听了杨怀仁说的话,黄大银自然第一个从边军的队伍里站出来表示不管公爷要他做什么,他都万死不辞。

    原本这些边军的将士们,都是第一次来到东京城,他们只忙着观赏繁华的东京城,感叹京城的富庶和青楼小姐们的花枝招展。

    对于京城杨府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不知道,也不懂这里边的利害。见杨怀仁召集了他们,说了一段奇怪的话,他们大多数人还都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通远郡公爷这么严肃。

    不过这帮边军的汉子们虽然不懂京城里权利场上的事情,但是他们对杨怀仁是十分认可的,能带领边军将士们用计谋战胜西夏精锐的,都值得他们追随。

    他们都是性情直爽的实在人,也不知道郡公爷要让他们跟着去干什么,更是绝对没有衡量这件事利害的心思,既然杨怀仁发话了,他们也跟着严肃起来,异口同声的答道,“任凭杨公爷差遣,吾等誓死追随,莫敢不从。”

    杨怀仁很欣慰,他没有看错人,内卫里没有一个退出的,通远军的将士们之中更没有一个软蛋,这帮人,都是值得他信任的人。

    杨怀仁高举右拳大喝一声,“兄弟们,全副披挂,准备上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