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你是要造反吗?
    杨怀仁骑在马上,只是轻轻点了下头算是见过了,接着对王都头说道,“你回去喊赵宗晖出来见我。”

    王都头大愕,心道这是碰上不讲理的了。

    要是按照官职来说,面前的杨怀仁是新任的永兴军路节度使,而赵宗晖是镇南节度使,听起来两个人都是节度使,可这官也是个假职,是名义上的,实际上作不得数的。

    而从爵位上来说,杨怀仁就没法跟赵宗晖比了。

    杨怀仁虽然是官家刚刚赐封的通远郡公,可赵宗晖可是嗣濮王,兼领宗正寺卿,检校司徒,无论爵位还是勋位都最少比杨怀仁高尚好几等。

    说句不好听的,北宋末年爵位很多,老百姓听个什么名头心里觉得怪吓人的,实际上什么侯爷公爷在朝堂上多了去了,那些朝廷上站在前排的人里边,谁还没个爵位啊?

    可到王爷这一级别的人就没多少了,郡王里还算又几个不是赵氏皇族里的外姓人,可亲王这种之高无上的王爵的,就官家的亲叔叔和亲兄弟那么几个,而赵宗晖的嗣王爵比较特殊,笼共就这么一位。

    要论起这些来,杨怀仁是无论如何也不够格这么猖狂的在濮王府闹事的,就算比较在朝廷里的根基,那杨怀仁就更不是个儿了。

    王都头算计了很多,可这些都没有用。杨怀仁还就是实打实的站在他面前,口气也没有半点畏惧的意思,就是冷冷地直接喊赵宗晖的名讳让他出来见他,好似他杨怀仁才是地位高高在上的当权者一样。

    跟着杨怀仁来的那些边军的将士,听着身边围着看热闹的老百姓们的议论,也明白这是谁家的门口了。

    濮王是谁,天下没有人不知道,那是当今圣上的亲堂叔祖,那地位可不是能让他们这帮人围在家门前闹事的。

    可他们见杨怀仁骑在马上昂首挺想毫无惧色的样子,反而也跟着没有任何顾虑了。

    在他们心里,大宋缺少的就是这种不畏强权的人,虽然杨怀仁不会武功,不能带兵打仗,可他们就是觉得这个年轻的郡公爷就是值得他们誓死追随的人。

    王都头原本是看不上边军的,认为他们军纪涣散,军容邋遢。可今日见到这些通远军的将士们,他看到了的是他们脸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决绝和冷峻,眼神里则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坚毅和杀气。

    好似他们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副机器,只等着长官下达了军令,他们不管前方是什么敌人,都要坚决地扫平一切障碍冲杀过去一般。

    王都头忽然心中一紧,头皮感觉发麻,这要是不能制止,说不定就是一场大事要发生。

    他转变了口气,略显恭敬的又说道,“若是通远郡公要找我家王爷有事商议,不如请杨郡公让这些兵士们回去,末将这就回府去禀报王爷,请郡公爷先入府等待片刻如何?”

    杨怀仁还是面无表情,心里平静的像一潭湖水。他眼神淡然,没有理会王都头提出来的建议,“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不如赶紧去喊赵宗晖出来见我,告诉他,若是他不出来见我,后果自负。”

    这话太狂了!王都头也有些听不过去了,可人家地位摆在那里,现在又是风头正胜之时,他一个王府侍卫都虞候还没有资格让人家听自己的建议。

    王都头思量了片刻,叹了口气,嘱咐属下的王府侍卫们不要轻举妄动,说完赶紧回府去禀告王爷。

    一直守在杨怀仁左右两侧的烟牛哥哥和天霸弟弟,也觉察出了杨怀仁今天有点不太对劲。

    他们二人从外表上看,都是傻大憨粗的粗汉样子,可人不能貌相,外边憨厚粗壮,不代表就不如别人聪明,相反的,他们还都是心思机敏之辈。

    天霸弟弟知道仁哥儿因为赵宗晖的孙子赵士暅在杨府危机之时,假意说赵宗晖在朝堂上为杨怀仁求情为条件,实际上他根本就从来没这么想过,目的就是巧取豪夺杨家的产业。

    不仅这样,赵士暅为了达到目的,竟然指使王府的一个管事赵奎,领了四五十个市井里的泼皮无赖围堵杨府,大声叫骂,以及诅咒杨怀仁和杨府上下众人。

    更可恨的是,赵士暅似乎对何之韵有些歪心思,在外边和他那些狐朋狗友们吹嘘,将来杨怀仁叫西夏人宰了,杨府破败了之后,他便要接手何之韵这位美人儿。

    这样的话在京城的纨绔圈子里疯传,让杨怀仁和何之韵的声誉极大的受损。

    作为一个男人,诅咒自己这种事或许还可以忍,可对自己的女人出言调戏,还在外边损毁她的清誉,那就是不能原谅了。

    天霸弟弟以前也许还不懂那种感受,可如今他也有了心上人了,要是换做了赫斯缇雅被别的好色之徒在外边胡乱编排,陈天霸想想也不能忍。

    烟牛哥哥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从杨怀仁送走了杨母等人回庄子上,又召集人马开始,他就想到了杨怀仁是要找濮王府讨回公道了。

    可他没想到的是,杨怀仁和以前找人报仇出气的情况还不同,这次杨怀仁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了,这样的事情恐怕很快就会传遍全城,宫中也不会不知道。

    而他的目的似乎不仅仅是找赵士暅报仇这么简单,似乎他的报仇之心太重了,也太猛烈了,行事也太过不留后路,这跟杨怀仁以前思定而后动的性格似乎有些不符。

    烟牛哥哥有点看不懂,不过他是最坚定的站在杨怀仁身边的那个人,自己的兄弟今天就算要跟濮王拼命,他也会一直站在他的身边,哪怕一起死也绝不分开。

    杨怀仁坐在马上依旧纹丝不动,像一尊石佛一般宁静。

    濮王府里走出来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男子,他面带愠色,眼神里却是一种严厉之色。

    此人正是赵宗晖唯一的一个儿子赵仲璲,他走出门来,见这样的局面,心中的怒气更重了。

    他背着手站定,仰头口气不善的说道,“姓杨的,你这是什么意思?竟敢带着数百全副衣甲之士在东京城里横行,还敢包围濮王府正门,这是要造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