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怀仁的演讲
    杨怀仁已经把话说到脸上了,可赵宗晖似乎倚老卖老,直接装聋作傻,眯着眼睛问道,“老死鸡?啥是老死鸡?”

    “嘶……”

    杨怀仁这才发觉自己说秃噜了嘴,把老司机都说出口了,赵宗晖还真不可能知道老司机是啥意思,于是立即换了一种说法。

    “意思嘛……”

    杨怀仁做手势指了指赵宗晖,又指了指自己,“咱俩都是老郎中了,谁也别跟谁玩偏方,前几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有数,我也猜的出来,谁也别把谁当傻子。”

    “呵呵”,赵宗晖抚胸笑道,“有趣,有趣,没想到通远郡公小小年纪,说话还真是有趣。那照通远郡公的意思,你要怎么才满意?”

    赵宗晖一口一个通远郡公叫着,听起来是对杨怀仁高看了一眼,实际上是在强调杨怀仁的身份,意思就是即便你现在是个郡公,可这地位的高低也是讲究对比的。

    在普通百姓和官员的眼里,你个通远郡公好像挺厉害,其实你要搞清楚,我可是嗣濮王,从高贵的地位上讲,可以说是两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你个小小的郡公在我眼里,还不算是个角儿。

    杨怀仁忽然想起江湖上的一个规矩,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不是指使赵奎堵了我的家门吗,今天我堵了你的家门,算是有来有往。

    只不过你是暗地里躲在背后,像个见不得光的鬼魅,而哥们则是站在台前,光明正大。

    杨怀仁怎么才能满意?这个其实很简单,杨怀仁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赵宗晖背后操纵的,可这种事即便大家心里都有数,可说不到明面上。

    就算到了官家和高太后那里评这种没有十足证据的道理,杨怀仁也自认没有胜算,反而会因为打不着狐狸惹一身骚。

    既然今天的行动这么直接这么猛烈,就不会在一件没有把握的事情上下赌注。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杨怀仁要的是达到他的目的,所以要抓住最有把握的事情来攻击对手,而赵宗晖的七寸,就是他一直以来极力装出的一副与人无争的正义形象。

    杨怀仁转身面相自己带来的将士们和围观的百姓们,开始了他的演讲,“众所周知,我杨怀仁前段时间在环州跟入侵大宋的西夏人打仗,取得了一场小小的胜利……”

    话刚说到这里,便有不少百姓为他和边军的将士们唱起了好来,杨怀仁赶忙停下来抱拳给所有为他叫好的百姓们抱拳施礼。

    赵宗晖和赵仲璲父子脸上就不好看了,他们依仗的是他们的高贵身份,预料杨怀仁不敢把他们怎么样,反而事后他们把杨怀仁带兵围堵濮王府的事情上奏到官家和高太后那里,杨怀仁会很难收场。

    可没料到杨怀仁很会借势,他不借权贵,反而借了百姓的势。现在城内的百姓谁不是在议论环州大胜夏军的壮举,边军的口碑因此有了很大的提升,而杨怀仁的声望也正是如日中天。

    而且事情很快就会传遍大宋,杨怀仁这个设计大胜夏军的人,或许会被社会舆论鼓吹成一个民族英雄似的人物。

    如果是这样,就算他今天真的犯了什么错,连官家和太皇太后也不好真拿他怎么样了。

    杨怀仁高举双手示意大家静下来,他接着说道,“我个人那点事情,其实算不得什么功劳,在这场击溃夏军的战斗之中,功劳最大的是那些长期离开了家人,驻扎在荒芜边地的将士们!”

    说着他摊手指向了在场的将士们,百姓之中又是一阵鼓舞叫好之声。

    “但是……”

    杨怀仁高举右拳,“要是没有这些将士们奋勇拼杀,以血肉之躯抵挡了外敌的入侵,或许夏军就打到我们大宋的腹地了!

    这一场战役的胜利,意义不仅仅是守住了环州不失,也不仅仅是挫败了西夏侵吞我大宋的国土,以及抢劫我大宋子民的财产的图谋。

    更重要的,是鼓舞了所有守卫大宋边地的将士们的士气,并且让那些蛮夷胡虏不再敢轻视我大宋,不再敢轻易进犯我大宋的边地,更不再敢欺负我大宋的百姓们!”

    杨怀仁一段话说的铿锵有力,激情澎湃,越来越多的围观的百姓们也跟着热血沸腾起来,叫好之声一浪高过一浪。

    杨怀仁对他掀起来的火热气氛非常满意,演讲还在继续,可他的话锋却突然一转,回身直接指着濮王府的正门说道:

    “可有些人,趁着将士们在前方为国卖命,竟然在背后编造虚假消息,诋毁于我,还盯上了我家的家产,采用极其恶劣的手段,围堵我家门口,意欲强取豪夺我家财产。

    更为甚者,某些人自负是王族贵胄子弟,便在外边言语羞辱于我和我的家人,想必这些事情大家都有所耳闻。”

    百姓们大都听说过赵士暅吃花酒说过的一些浑话,联想起这个纨绔子弟平时的德行,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大家一点都不稀奇。

    赵宗晖脸色更加苍白了,腮帮子都哆嗦了起来。他就这么一个孙子,自然是疼爱至极,赵士暅在外边多么狂妄自大,他并不是不知道。

    他安排赵士暅趁着杨家危机之时想谋取一些杨家的家产,是他料定了大宋的边军不是西夏精锐的对手,杨怀仁惹下的祸事,肯定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可他活了大半辈子,宋夏之间交恶的事情也见的多了,西夏跟大宋打来打去无非是为了利益,即便夏军攻下了环州,也没有足够的实力威胁到大宋的安危。

    一般都是仗打完了了大家再坐下来谈判,大宋或出些钱财,或让出些土地,或允诺些别的好处,取胜的夏军便会退回西夏,大家又能有几年表面上的和平共处。

    见惯了这一切,赵宗晖才觉得这里边有利可图,他自己顾忌脸面不好出面,就找了赵士暅,让他再吩咐赵奎去做这件事。

    可没料到杨怀仁在环州竟然施计大胜夏军,可他们做的龌龊事情却因为赵士暅在外边说大话吹牛皮,最终留给了杨怀仁把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