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不留余地
    赵宗晖意识到,杨怀仁这是借了百姓和社会舆论的势,来攻击赵士暅了。

    濮王府的人平时做事看上去非常谨慎没有遗漏,但那也是对赵宗晖父子来说。

    像赵士暅这样濮王府的独孙,是从小就锦衣玉食嚣张跋扈惯了的,在外边也惹了不少事情回来。

    但这些也无非是些纨绔子弟身上常常发生的一些鸡毛蒜皮不影响家族名望的小事,很多都很容易花些小钱就能摆平。

    可现在这件事,是赵宗晖在背后指使的,他原本以为杨怀仁冒然带兵来堵了濮王府,指使找回些颜面罢了,没想到他都出面了,杨怀仁却完全没有就此作罢的意思,而是抓住了他的痛脚又猛地踩了一脚。

    事情不能再发展下去了,赵宗晖现在明白杨怀仁要做什么了,这是要跟他撕破了脸面斗个两败俱伤了,所以杨怀仁不在乎他用擅自带兵在城内冲突的罪名来参奏他。

    可要真这么斗下去,两边的结果对比来看,赵宗晖是绝对不愿意承受的。

    或许杨怀仁以前还真不算什么,也没有什么背景和依仗来抵消他今天这样的行为。

    今天的情况却是不同的,杨怀仁名声远播,一个冲突濮王府的罪名,还不至于让他损失惨重。

    可濮王府和赵宗晖就不同了,他多年来积攒的形象和声望,很可能因为此事毁于一旦,而整个濮王府也许会被他搞得声名俱毁。

    赵宗晖坐不住了,他走到杨怀仁身边小声说道,“杨郡公这是何必呢?非得斗个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你才满意?

    不如本王代表我那不懂事的孙儿给你道个歉,看在本王的脸面上,你开个条件,要多少好处多少钱财,你说个数,本王尽力满足你。

    从此之后咱们两家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就算官家或者太皇太后老人家追问起来,本王只推说是个误会,你看如何?”

    赵宗晖说了这些话,算是他能给杨怀仁最大的面子了,也算是他代表濮王府服了软,愿意向他表示点意思,算作前几日之事的赔偿。

    可同时,他也隐晦的指出了杨怀仁今天带兵冲突濮王府的后果,要是赵宗晖不在官家和高太后面前给他解释,相信杨怀仁要承担的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

    杨怀仁斜眼看了赵宗晖一眼,看着他卖力装出一副慈善可亲的样子,忍不住心中一阵恶心。

    刚才给你面子的时候你不兜着,还跟哥们装聋作哑玩难得糊涂那一套,如今见百姓们眼睛雪亮马上就要认清你濮王的丑恶嘴脸了,愿意出来讲和了?

    现在想起来说对不起了?

    对不起,晚了。

    杨怀仁从召集人马来濮王府兴师问罪的那一刻起,他就笃定了今天的事情不会善了了,费尽辛苦琢磨出这么个办法,是费了很大的工夫和脑筋,动用了很多资源和人脉,需要很大的勇气又冒了很大的风险的。

    现在说收手?当哥们真是跟你过家家撒尿和泥巴玩老鹰抓小鸡呢?说不玩就不玩了,你当我三岁小孩好糊弄啊是不?

    你害的我娘差点一头撞死,还有编排我老婆,还诅咒我死,在东京城数百万老百姓眼里就跟扇了我杨怀仁一耳光一样。

    你打我一耳巴子,现在说赔点钱就算完事,你真当这天下是你当家做主了啊?

    要不我扇你千儿八百的大耳瓜子,然后和你商量商量赔偿事宜,你看咋样?哥们啥都缺,就他姥姥的不缺钱,你能把老子咋地?

    杨怀仁强忍着不去把心中的怒气表现出来,人就一脸波澜不惊的样子慢条斯理的回答道,“想道歉啊,可以。你家小孙子不光惹了我的,还惹怒了我这二百多将士们。

    要不你让你孙子滚出来,给兄弟们磕头认错,大叫十声‘我是狗比养的’,我也不用你赔钱,这事就算了了,赵宗晖,你看如何?”

    赵宗晖心中大怒,恨不得冲上去从杨怀仁身上要下一块肉来才能解气。

    我宝贝孙子是不对,可要磕头认错,怎么轮也轮不到你杨怀仁,还有大叫十声“我是狗比养的”,这不骂我濮王是条狗吗?

    要是真答应了你,我濮王的名声无异于毁于一旦了,以后我还见人不?

    赵仲璲先忍不住了,指着杨怀仁破口大骂,“放你女良的狗屁,就凭你个小泼皮,还想让我儿子给你磕头认错,你承受的起吗你?”

    “我承受得起承受不起,不是你个狗比养的能做主的,你老子都没发话,你跳出来装什么大盖子王八?”

    杨怀仁听到赵仲璲又对杨母出言不逊,一点也没有迟疑,立即就给赵仲璲怼了回去,这次更是直接骂他老子,要么是狗,要么是王八。

    耍嘴皮子互怼,杨怀仁最不怕,要说骂人的艺术,老子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不带重样的,你家祖宗十八辈听了都得气得从坟里跳出来再死一遍。

    赵仲璲被怼地一脸懵逼嘴唇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赵宗晖恶狠狠地问道,“你的意思,今天的事情没打算留余地了?”

    “哼哼,你交出赵士暅来,让他磕头认错,我可以给你留点余地,否则,我就当自己战死在环州了!”

    最后一句杨怀仁说得非常大声,跟他来的内卫们和将士们也不禁心中骇然,他们也没想到杨怀仁今天的行为,竟然做的这么决绝,这才明白他着急大家的时候,说的那些话,绝不是信口胡说。

    可短暂的惊骇之后,众将士并没有任何畏惧,兄弟们都是真正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的人,大家在清平关上誓死不退要守卫的,正是自己的妻儿父母,今天杨怀仁冒死跟濮王府交恶,捍卫的正是自己的妻子和母亲的尊严。

    二百名全副披挂的将士们心中忽然热血沸腾起来,后果在严重,能怎么样?就当我们已经死在了环州战场之上!

    黄大银一脸视死如归的神色,猛地站出来,大声下令道,“列阵!”

    众将士立即摆出了一套进攻阵型,向前迈了一步,甲片“哗啦啦”作响,整齐的一排长枪面前一横,大吼一声,“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