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谁跟你闹呢?
    话说好事多磨。

    杨怀仁也不清楚他今天做的事情,算不算是件好事,可是不断的出现人来磨上一磨,也够他烦的。

    传旨的叶公公顺着味找来了。

    前边说到叶公公接了太皇太后懿旨,去杨府宣杨怀仁进宫觐见。叶公公到了杨府,却发现杨怀仁根本不在家,连杨母和其他的女眷,以及仆子丫鬟也都不在了。

    留守的随园的伙计不知道宫里传旨让杨怀仁进宫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便把杨怀仁去了濮王府的事情告知了叶公公。

    叶公公心里纳闷,杨怀仁这小子交友还挺广泛,单在赵姓皇族里,不光跟嘉王赵頵和端王赵佶关系不错,没想到跟嗣濮王赵宗晖还有交情。

    他又扭头从城南回到了城北,离濮王府还有半里地的时候,就发现马行街已经被百姓们围得水泄不通。

    好不容易大喊着“咱家是宫里传旨的公公”,费了半天劲才好不容易挤到濮王府门前不远处。

    叶公公看见前边出现了两拨兵马的时候,差点吓出点什么让他下半生生活不能自理的毛病来,尽管他本来就下半“身”生活不能自理了。

    瞅清楚了对峙的两伙人,一边是几百五城兵马司的兵士们,而另一边是些穿着边军装扮的将士们时,叶公公便明白怎么回事了。

    杨怀仁的确把事情闹大了,这动静,恐怕当天就能传遍全东京城,用不了多久就能传遍全大宋去。

    叶公公作为内卫头子,消息灵通的很,起码东京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逃不脱他的眼睛和耳朵。

    他自然知道杨怀仁为什么要跟赵宗晖过不去,还这么肆意的动用了内卫和边军的将士们。

    可他不愿意看到这两边闹矛盾,要是真打得你死我活,传出去让外人笑话,而且现在这个关键时期,太皇天后老人家还要用这两个人。

    高太后要用杨怀仁,除了用他寻找传说中可以让她名正言顺继承皇权的九天玄铁之外,眼下还需要杨怀仁在环州大胜夏军的功绩,来笼络一众朝廷的武官和军队出身的勋贵们。

    而赵宗晖这位嗣濮王,对高太后同样重要。他如果要学武则天当女皇帝,必须得到赵氏皇族的妥协,而嗣濮王赵宗楚作为赵氏皇族的一位关键长辈和名誉族长,就愈加关键。

    要是这俩人闹的不可开交,高太后的事情就会有麻烦,叶公公作为高太后的忠仆,自然要竭尽全力组织这样的事情发生。

    等他离濮王府门前越来越近的时候,五城兵马司的兵士们已经被边军的气势吓得屁滚尿流,连连败退。

    叶公公再想往前挤,是如何也挤不动了,围观的百姓太多,人站得也太密,他们情绪正在激动之中,热烈的叫好声掩盖住了叶公公的声音。

    他带来的小内侍想去挤开人群给叶公公挤出一条道路来,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可能了。

    情急之下,叶公公也顾不得在众人面前掩饰自己的武功了,“蹭”地一下来了个旱地拔葱,一跃而起,跳起来三人多高,跳到了濮王府的高大院墙之上。

    再一转眼的工夫,叶公公已经轻巧地连续疾奔几十步,然后再一跃而下,跳下来落到到濮王府门前。

    杨怀仁被突然从天上跳到他面前的叶公公吓了一跳,定了定神看清楚是叶公公,才长出一口气佯嗔笑骂道,“你个老叶,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啊,要不是你站在太阳地里能看得见影子,我还真以为闹鬼了呢!”

    杨怀仁身旁的烟牛哥哥和天霸弟弟见杨怀仁认识这个从天而降的公公,刚一紧张,便又稍稍放松了下来。

    可这一放松不要紧,叶公公突然闪身到杨怀仁身边,抓住了他的手腕,趴在他耳朵上轻声说道,“我的杨大公爷,闹够了啊,事情再发展下去,无论谁脸上都不好看,不论谁都给你收拾不了这个烂摊子!”

    叶公公这么快的身形,连一向以轻功好自居的小七也没看清楚,等他看到叶公公抓住杨怀仁手腕的部位,便知道叶公公这是抓住了一处能随时制服杨怀仁的穴位来威胁他了。

    “闹?”

    杨怀仁即便知道叶公公抓住他手腕的地方定是他有办法能立即制服了他,可他仍旧没有屈服的意思。

    杨怀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或许对于他来说,当他真正上过了战场,经历了生死,见多了鲜血淋漓的场面,他已经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成长了,从一个大男孩成长成了一个男子汉。

    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并不是说他胆子就大到无边无际,而是在逆境之中,更能够看清楚事情的本质,能够在困难或者被胁迫的时候,能做到临危不惧,坦然面对。

    “谁跟你闹呢?你看本郡公的样子,像是跟你闹着玩的吗?”

    叶公公听了杨怀仁的话心中来气,这小子怎么这么不知好歹,不知进退呢?怎么到了这种时候了,还拿郡公的名头来压我呢?

    论起来,叶公公虽然是宫中的内侍监大总管,可也不过是个五品的小宦官,无论比起杨怀仁二品的通远郡公还是永兴军路节度使的头衔来,差了不知道多少级。

    可背地里两人心中都明白,他们都是太皇太后的秘密组织菊花内卫的头头,叶公公这位大总管,还比杨怀仁这位名义上的副总管和实际上的金菊堂堂主要高出好几头。

    叶公公咬着腮帮子说道,“杨怀仁,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你非要闹事坏了太皇太后老人家的好事不成?

    你应该懂得,事成之后,我们俩都会飞黄腾达,子孙万世无忧,你甚至比咱家的前途更加光明远大,你怎么就看不清楚呢?”

    杨怀仁听罢差点一口腌咸菜水喷死叶公公,别的事且先不论,你叶大公公子孙根都还给祖宗了,哪里又来的子孙万世无忧?你以为你属蛇虎流子的呢,“尾巴”掉了还能长出新的来不成?

    看在叶公公言辞恳切的面上,杨怀仁轻笑道,“老叶啊,这就是你不懂了,本郡公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太皇太后老人家的千秋大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