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给你两条路
    别人不知道杨怀仁是个什么秉性,叶公公可是清楚的很,近一年前何之韵进了杨府开始,叶公公就一直从他的心腹内卫那里得到杨怀仁的消息。

    个人**的事情或许他不从得知,可是从杨怀仁以往惹出来的那些事情里,他也大致了解了杨怀仁的脾气性格和行事习惯。

    所以从对他杨怀仁的了解来看,杨怀仁说这种话,有八成的几率实在忽悠他。

    但是杨怀仁这么说,还真是对叶公公有吸引力的,即便他话里只有二分真话可以相信,可涉及到了高太后的大事,叶公公也不敢自作主张。

    “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你说明白些。”

    杨怀仁见叶公公神情紧张,便卖起了关子,“这种场合下,说这个不合适,而且这种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说的透彻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对,就这么个意思。”

    叶公公其实很想把杨怀仁现在就捏死。这小子太滑头,滑头到让他觉得可恨。可高太后看上的人,就是觉得杨怀仁以后有大用处,所以叶公公也不能只凭着自己的一时意气就真把杨怀仁怎么样。

    “不管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今天的事情,必须到此为止了。”

    叶公公这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他说着捏住杨怀仁手腕上的穴位的手指似乎还加了些力道。

    杨怀仁也不是一点也不害怕被他捏死,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又好比这种关键时刻裤子都脱了,这种时候你再让我把裤子提上?

    要不你也憋泡尿试试?想歪了的先去面壁三秒钟。

    事情既然闹到这种地步了,对于杨怀仁来说,是绝没有可能现在收手的,兄弟们都带出来了,前边又说了那么多无法挽回的话,闹得全城人尽皆知,就算前边是万丈深渊,他也要义无反顾的……绕绕道也得走过去的,回头?不可能的。

    好比赌场的规矩,无论是赌徒还是庄家,下定离手,不可能把赌注收回去的。

    杨怀仁对着叶公公凛冽的眼色笑了笑,“叶公公,我敬你是条‘汉子’,我的兄弟们都拉出来了,就算现在我想走,也走不脱了,你让我如何面对我的兄弟们?

    眼下我也不跟你废话了,给你两条路走,要么你闪开,让我把该办的事情办完了,要么你现在就捏死我,我杨怀仁要是喊一声疼,我的杨字倒过来写。”

    叶公公一愣,没想到杨怀仁竟然连他都不怕了,反而杨怀仁说话的语气有些打趣的成分,可他说话时的神色和气势,让叶公公觉得面前年轻人似乎有了一种上位者才有的的威严。

    他作为高太后最信任的人,也曾经幻想着高太后上位之后,他能跟着飞黄腾达,可是他身体的残缺时时刻刻在提醒他,他也只能站在朝堂上当权者的身侧,永远也不可能站在朝堂的另一侧成为朝臣。

    当杨怀仁这位年轻才俊出现的时候,他其实是心怀嫉妒的,高太后表面上看是处处为难杨怀仁,可叶公公知道高太后这么放心的用他,实际上也是对杨怀仁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信任。

    叶公公心中一直想着,即便如此,他还是高太后最信任的人,杨怀仁毕竟是外人,而且他还太年轻太气盛太能惹祸,高太后用他也不过因为他某些事情确实需要他来办罢了。

    前段时间环州事发,朝堂上高太后虽然想支持下杨怀仁,可在朝臣的压力之下选择弃车保帅放弃杨怀仁的时候,叶公公心里甚至还暗喜。

    可后来事情来了个大反转,杨怀仁又一下从人见人踩变成了人见人爱了,高太后又想再次拉拢他,又给他连升几级,封了郡公,叶公公心中的妒火就更盛了。

    以前在叶公公的眼里,杨怀仁无论如何,在他面前还是应该有些忌讳的,不论和高太后的远近亲疏还是内卫中的地位和权力。

    可眼下看来,短短几个月的工夫,杨怀仁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年少无知的少年人了,身上却有了一种让他难以企及的男人般的气势。

    叶公公心绪难定,捏住杨怀仁手腕的手指也松了五六分。

    杨怀仁见他面色和手上都有所松动,便立即甩开了他的手,不再理他,而是对赵宗晖爷三说道,“赵宗晖,你孙子赵士暅也来了,只要你让他给我和我的兄弟们磕头认错,今天的事情就算过去了,若是这孙子不肯,我就只能来硬的了。”

    赵宗晖自然也是和叶公公相熟的,见叶公公来了,嘴里还喊着什么传旨,心中本已大定,想着杨怀仁就是再胆大包天,再无法无天,也不敢违抗高太后的旨意吧?

    却不料杨怀仁低声和叶公公说了什么悄悄话,叶公公竟然沉思了起来,似乎被杨怀仁的话吓到了一般。

    这就让赵宗晖惊讶的无以复加了,叶公公是什么人?那可是大内第一号的太监,太皇太后身边的亲信,别看他是个阉人,看上去也没什么实权,可朝廷上下哪一个不知道,要想走高太后这条线升官发财,那必须巴结叶公公。

    连他赵宗晖这位濮王爷,见了叶公公都要给他七分面子,旁的宫廷内侍给一位王爷见礼,王爷看都懒得看一眼,可若是换成了这位叶公公,他濮王爷也会客气的还上一礼的。

    可就是眼前这个杨怀仁,竟然连叶公公都不放在眼里了,这不就是说,这小子疯了,根本没把高太后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赵宗晖忽然觉得这是个机会,要是单纯跟濮王府过不去,带兵在濮王府门前闹事,这种罪名或许还不至于把杨怀仁这位当下的热门人物和功臣置之死地,可得罪了一个心胸不那么宽广的手握大权的女人,这小子就离死不远了。

    赵宗晖想明白这些,胆子似乎又壮实了不少,大声回道,“让我濮王的孙子给你磕头认错,门都没有,有本事你就带兵杀进我濮王府拿人吧!”

    说罢赵宗晖对赵仲璲和赵士暅摆了摆手,随即转身就往王府里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