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内卫辩主
    见赵宗晖往府里走去,杨怀仁大喝一声,“众将听令,捉拿赵士暅!”

    边军阵型听令立即摆出了进攻阵型,向濮王府门前前进,每迈一步,都发出令人窒息的“哗啦哗啦”的甲片的碰撞声音,还跟着大喝一声——“喝!”

    围观的百姓们立即就陷入了疯狂,无不发出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之声。谁也不可能料到竟然能在东京城里看到边军将士们列阵打仗的样子,那种威武不屈的气势,震撼了每一个人的神经。

    王府守卫们吓了一大跳,这气势实在是太慑人心魄了,行进的边军士兵摆成的阵列像是一只钢铁猛兽一般向他们头上压了过来,让他们呼吸都感觉到困难,脚下仿佛灌了铅一般,想挪动一下都没有了足够的力气。

    赵士暅在张崇威被对面杨怀仁身后的一名壮汉一脚就踹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时候,就心里害怕了,眼里连五城兵马司的正牌将军都不怕的人,说他们要攻入濮王府抓他,他是不会怀疑的。

    他苦着脸颤颤巍巍地赶忙跪在赵宗晖面前,抱住了他的大腿哀求道,“祖父救我,孙儿还不想死!”

    赵仲璲也意识到最初他们对杨怀仁的看法错了,这个人看着是一位年轻有为的书生模样,心里却是个无法无天的疯子,拼着命都不要了,也要跟濮王作对,这样的疯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见儿子吓的全身瘫软跪倒在地,他也忙向父亲求救道,“求父王救救暅儿,他可是我唯一的血脉啊……”

    赵宗晖见自己的子孙都是如此的软骨头,心中大怒,边扯着二人松开自己的大腿,边大声叱骂道,“你们这些不争气的东西,咱们是姓赵的,怕什么!?!”

    赵仲璲不知怎么,一时被门外的场面吓破了胆子一样,情急之下说了句他老子最不爱听的话。

    “父亲,对姓杨的做的一切,可都是父亲的主意,如今人家找上门来讨账了,怎么你就不管孙子的死活了?!”

    赵宗晖气得差点背过气去,这样的话别人说可以,可是从自己的亲生儿子嘴里说出来,他就真是恼羞成怒了。

    “啪啪”,连着两个大耳巴子扇在赵仲璲的脸上,赵宗晖瞪着眼睛盯着赵仲璲,嘴唇哆嗦着骂道,“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乱说的什么话?怕外边人不知道吗?”

    赵仲璲自知一时语失,转而冷静的一想,濮王府的顶梁柱终究还是他爹这位嗣濮王爷,若是杨怀仁找他爹讨账,那情况就一点扭转的余地都没有了。

    赵仲璲挨了两耳光,腮帮子立即又红又肿,嘴角也留出了血来,也不敢多嘴了,赵士暅更是第一次见祖父当着众人面前打了他爹,还打的那么狠,吓得他也不敢多说一句。

    赵宗晖有转回身来,对着还愣在一边的叶公公喝道,“叶公公不是来传旨的吗?怎么杨怀仁抗旨不遵,你要袖手旁观吗?”

    这句话说的机巧,不但想到了制止杨怀仁继续动兵冲突濮王府抓人的办法,又点明了在场的人当中,唯一能制止杨怀仁的,也之后叶公公了。

    叶公公如梦方醒,想拿话去威胁杨怀仁,可看到他脸上义无反顾的表情,也不知道杨怀仁会不会做出让他都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如果杨怀仁真是抗旨不遵了,他又能怎么样?当场杀了他,他没有这样的权力,更还没有这样的胆子去当众杀死一名官家和太皇太后刚赐封的一位郡公,何况他还是刚刚带领大宋边军击退了西夏军的功臣。

    叶公公正不知如何是好心中大急,忽然发觉杨怀仁带来的人里边,有几个熟悉的面孔。

    莲子三兄弟?这不是自己带出来的内卫中人吗?怎么今天他们穿上了边军的军服,也跟着那些通远军的将士们站在一个队列里?

    叶公公这才想起来,朝廷当初发往环州让杨怀仁奉旨还朝的圣旨里,让他带回来一百名在环州一战中建立功勋的边军将士。

    可大致往这些人里一看,明显人数上不太对。那些正在列阵前行的,确实是杨怀仁从环州带回来的边军将士,可后边站立待命的,却是内卫金菊堂中之人。

    一刹那的思绪,让叶公公忽然想到一个制止杨怀仁的办法!

    他跳到内卫的队伍面前发令道,“咱家是内卫大总管,金菊堂内卫听令,命你们立即捉拿杨怀仁,并立即押送他进宫面圣!”

    杨怀仁没想到叶公公忽然想出这么一个办法来,心中也是一惊,可惊讶之余,却并没有露出恐慌之色。

    他缓缓扭过头来,望向那近百名内卫,特别是莲子三兄弟的脸色。

    叶公公下完了命令,却发现身边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一般,连他的声音传出去的回响,似乎都听得那么清晰。

    可内卫队伍中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哪怕动弹一下!

    莲子三兄弟为难吗?为难。可他们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就是巍然而立,没有动。

    当内卫的,每个人都知道违抗上峰的命令是个什么后果,可这一刻,他们看到面前怒目圆睁的叶公公和扭过头来面无表情平静的看着他们的杨怀仁,似乎立即就辨明了谁才是他们的主人,他们应该听谁的命令,又应该效忠于谁。

    不错,叶公公是内卫大总管,名义上就是他们顶头上司。这近百人的内卫队伍里,也还有许多人,像莲子三兄弟一样,是叶公公买回来,养大并教授他们武功的人。

    同样的,他们以前的冷漠,也正是来自于叶公公的教导。可这一刻的他们,像杨怀仁一样,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帮没有感情,没有自己的思想,只知道听从命令去杀戮的行尸走肉了。

    他们记的清楚,是谁在他们浴血拼杀的时候,和他们站在一起!

    他们分辨的明白,是谁让他们有了感情,是谁让他们有了家,是谁让他们体会到了做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他们更懂得,是谁把他们真正当做了一个人,是谁把他们当做了自己的生死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