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一鼓作气
    边军将士们的确按照杨怀仁那句“格杀勿论”在执行军令,冲在最前边的五城兵马司的兵士们,乍一跟边军的将士们接上手,就直接被刺倒在地。

    战场上见了血,只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将士们越来越嗜血,拼命的去搏杀,另一种就是吓破了胆子,仓皇逃窜。

    要单论个人的武艺,或许兵马司的士兵们也不比边军的将士们差多少,可从鲜血四溅的那一刻开始,两边的将士就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状态。

    边军将士刺杀了前排的敌人,并没有任何停滞,也没有其他感情上的波动,冰冷的脸上散发着阵阵的杀气。

    而五城兵马司这一边,见前排的兵士被对方好不留情的直刺要害而死,再看到边军将士们杀气更加旺盛,顿时就再一次萎靡了下来,一个个的脸上全是恐惧之色,刚刚积攒起来的士气,也再一次一泻千里。

    这就是有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的区别。家里好吃好喝养着的狗永远没有残酷环境下为了生存竭尽全力的狼有斗志。

    张崇威吓尿了。他这种做参将的,从来也不会冲锋在前,甚至当了这几年参将,都没有跟任何人打斗过。

    这样的场面,他不是没见到过,当然,在他的梦里。梦里的他一人持枪策马,单挑数百胡骑,大胜之后被册封为什么什么大将军,什么什么侯,名利双收。

    可那毕竟是梦里,现实中他也只有被单挑的份。他的确想在濮王赵宗晖面前表现一番,可无奈他实在没有本事。

    不过他也不傻,他也怕死,见情况不妙,他也只好躲在众下属的身后,趁机后退开溜。

    一个活在梦里的参将都怕死开溜了,他手下的人也不用指望谁能拿出勇气来英勇作战。

    五城兵马司的人马这一次溃败的很彻底。赵宗晖极其富有煽动性的话,也只能起一次效果,兵法有云“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就是这么个道理。

    边军将士们一直在一种一鼓作气的状态之中,而五城兵马司,一开始就谈不上有多少士气,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边军将士们的气势所吓倒,就再也没有机会和勇气再站出来作战了。

    不是他们不想得到赵宗晖口中许诺给他们的赏赐和升官发财的机会,而是他们在温暖舒适的生存环境中呆惯了,就算贪图财色名利,可他们还是怕死。

    赵宗晖其实从听到杨怀仁那句“格杀勿论”的时候,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因为他也怕死,或许他知道杨怀仁还不会真就亲自动手杀了他,可打起仗来场面混乱,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有杀红了眼的将士根本不管刺死的人是谁,赵宗晖也不敢赌命,他也怕死。

    王都头还算是衷心耿耿的,他一直守卫在赵宗晖身前,像一只护崽的动物一般,情绪紧张,目光凌厉。

    赵宗晖看着王都头,再回头看看早已蜷缩在王府大门后吓得瑟瑟发抖的儿子和孙子,一脸的失望和无奈。

    “杨郡公,本王输了,本王愿意让暅儿磕头认错。”

    赵宗晖说罢回身冲着赵士暅大骂一声,“你个不肖子孙,还藏个什么,还不敢进出来给杨郡公磕头认错!?!”

    赵士暅惊恐的抬起头来望了望气势如虹的边军将士,又望了望平日里对他无限宠溺的祖父,心中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

    赵宗晖给王都头打了个眼色,王都头会意,走到赵士暅身边,把他扶了起来,半拖半拽着带到了杨怀仁面前。

    杨怀仁举手示意将士们停手,黄大银立即大声下令。众将士听令之后立即停下手里动作,退到了杨怀仁身后,重新整齐的集结在一起,巍然而立。

    他们脸上原本的杀气也忽然就转变成了一种肃穆之色,好似刚才的冲杀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王都头看在眼里,心里也是对这些将士们的令行禁止感到欣慰,再看向杨怀仁的眼神里,则是充满了羡慕和崇敬之色。

    这样的将士,正是王都头想变成的那种军人,也正是他想带领的一群军人。

    赵士暅被带到杨怀仁面前,他佝偻着身子,微微抬起头来,看向杨怀仁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之色。

    杨怀仁看了看闭起眼睛努力平静自己心境的赵宗晖,也不去看赵士暅的熊样子,直接呵斥了一句,“跪下!”

    赵士暅被这声怒吼吓的浑身一哆嗦,双腿一软,一滩烂泥一样趴跪在了地上。王都头见自家的孙少爷这副怂蛋样子,忍不住松开手站在一边,头扭向了另一边。

    “磕头认错!”

    杨怀仁又气势威严地大喝了一声,赵士暅吓得肝胆欲裂,伏跪在地上哭泣起来,结结巴巴说道,“我,我,我错了,都是我不,不,不对,求,求,求杨郡公原,原,原谅我无知……”

    杨怀仁听了其实不太满意,可赵士暅这种样子,杨怀仁也懒得听他说了什么,因为他的目的不在赵士暅身上。

    “濮王爷,你不说点什么?”

    赵宗晖听见杨怀仁竟然不依不饶又问自己,心中抑郁难平,“杨郡公什么意思?刚才你说要我暅儿给你磕头认错,现在按你说的,他都已经磕头认错了,你还要怎么样?”

    “事情是他办的,但主意是你出的,你老人家不表示表示?”

    “我……你你你……”

    赵宗晖一时语塞,一口老血从喉中咳了出来。

    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叶公公忽然幽幽地说道,“能饶人处且饶人,杨郡公,既然赵公子已经给你磕头认错了,不如今日之事,见好就收吧……”

    “哈哈哈哈……”

    杨怀仁仰天长笑,“你觉得我还能有好吗叶公公?嗯?既然没有好,又哪里来的见好就收呢?”

    笑罢他又转向了赵宗晖,“刚才我说赵士暅给我磕头认错,是刚才的价码,你煽动五城兵马司的人马跟我作对,污我造反闹事,现在的价码可是涨了呢。

    赵宗晖,既然坏点子都是你出的,你就不但算说点什么?看在你年事已高的份上,我也不用你磕头了,你认个错,认完了咱们一起进宫去面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