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告上朝堂
    赵宗晖没有认错,他最后的一点脸面还是想要保住的。

    可明眼人都明白怎么回事了,赵士暅和赵奎做的那些事,背后是谁指使的,自然没有第二个人。

    赵宗晖最在意的,也是最想保住的脸面和形象,顷刻之间就像失去了所有支柱的大厦,崩然倒塌。

    围观的百姓们对着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时候,杨怀仁觉得今天濮王府的事情可以到此为止了,是时候转变另一个战场了。

    ……

    大殿之上,百官俱在,官家高坐,唯独不见了太皇太后。

    官家说太皇太后身体不适,回宫休息了,可杨怀仁明白,老太婆是怕见了他和赵宗晖之后,没有话说,才借身体不适的由头躲了这件棘手的事情。

    照理说杨怀仁今天的行为有点莽撞了,擅自带兵围堵濮王府,在谁眼里都是一项大罪,可高太后偏偏不敢在这种时候给杨怀仁降罪。

    杨怀仁要是以前的身份,高太后不用说话,一个眼神,就能让叶公公轻而易举的结果了杨怀仁的性命。

    可现在杨怀仁是个什么身份?他刚在环州得了那么一场大胜,朝野上下都对他拍手称赞,是武官心中的偶像,文官口中的英雄,高太后敢因为他带兵围了濮王府就降罪于他?

    杨怀仁现在可是她极力要绑在身边的一枚重量级的棋子,只要杨怀仁站在她这边,将来要办的大事,就会得到更多的武人的支持。

    拉拢住了杨怀仁,就代表着起码在众多心思单纯的武人之中,是不会有太大的排斥情绪的。

    反之,无异于她失去了众多武人的心,没有军队的力量支持她,她什么事情也办不了,更谈不上想大权在握了。

    可赵宗晖是什么身份?她也不敢轻易站在对立面。当初他能上殿听政,也是得到了赵宗晖代表的赵氏皇族的支持的。

    赵宗晖今天吃了大亏,在那么多百姓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他一定不会放过杨怀仁,一定会在官家和太皇太后这里讨回公道。

    太皇太后敢给他做主吗?不敢。可也不敢因为护住了杨怀仁得罪了赵宗晖。

    赵氏皇族中的王爷侯爷什么的太多了,虽然说他们平时不参政,可他们之中有不少人在朝堂上都有代言人的。

    另一方面,除了他们控制了朝堂上的政治资源,在整个大宋还控制了相当数量的财政资源,跟他们站在对立面,高太后就会失去许多的有权有势的支持者,失去太多的资源。

    她现在要学武则天,可从大宋的体制上,她也无法拥有武则天那时候对整个朝廷和军方的控制。

    所以她想坐大,必须得是名望也想要,资源也想要,少了任何一方,都无法达成她的最终目的。

    想透了这一点,高太后只有装病离开大殿,把这块摸一下就能烫秃噜皮的山药留给赵煦去接手。

    赵煦毕竟才十六岁,他就是再聪明再圆滑,也解不了这个局,反而会因为想和稀泥,得罪了两边,最终得利的,终成了她高太后。

    等叶公公回宫把发生在濮王府门前的事情一说,高太后先是对杨怀仁这种作死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

    按照她以前对杨怀仁的了解,他是会惹事,可不至于作死到这种地步,通俗点说,就是胆子也太肥了,这种事放在任何另外一个人身上,那都是自寻死路的行为。

    可她听到杨怀仁亲口对叶公公说做这些事正是为了高太后的大事之时,高太后稍一琢磨,竟开怀地笑了起来,嘴里还不断念叨着,“置之死地而后生,好计谋,孺子可教啊,将来可为本宫的心腹之人。”

    叶公公没太明白,见高太后笑的开心,也只好陪着皮笑肉不笑。可对杨怀仁,他却是更加羡慕嫉妒恨了。

    赵宗晖见了赵煦就一通告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前就对杨怀仁破口大骂,至于安了多少罪名,杨怀仁估计是脱了鞋用脚趾头都算不过来的。

    带兵冲突濮王府,这条罪名杨怀仁是认的,成百上千人在那看着,他不认也不行。

    像什么造反之类的罪名,杨怀仁也懒得跟他争辩,两位宰相和数位大学士在场,赵宗晖这样的话听在他们耳朵里,逻辑上就不过关的。

    冲突了濮王府是对濮王不敬不假,可造反?哪跟哪呢?

    赵宗晖说的越是夸张,几位大佬们就越是觉得赵宗晖这是受了委屈故意往杨怀仁头上扣屎盆子了。

    他情绪越是激动,杨怀仁越是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反而让大家觉得赵宗晖有点疯狂了。

    赵煦心中是站在杨怀仁这一边的。说杨怀仁造反,他肯定不信。杨怀仁在他心里一无背景二无多么大的实权,就凭着二百人造反的说话,道理上就站不住脚。

    加上赵煦个人对杨怀仁的看法,很自然的就认为只不过是杨怀仁因为一时冲动才做出了有违常理的冲动之举。

    即便死了几个五城兵马司的兵士,那也不过是两边对峙之时,在混乱之中两方兵士们相互打伤了对方罢了。

    论起来赵宗晖毕竟是赵煦的长辈,要是不惩戒一下杨怀仁,似乎也说不过去,可怎么惩戒能让赵宗晖能满意,又不伤害杨怀仁,就成了一道难题。

    赵煦琢磨不出个办法来,就把问题又抛给了几位宰相和大学士。

    几位老头算是听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可他们面对这样的问题,也吃不准该如何是好。

    赵宗晖是个什么性格,他们几位老家伙自然清楚不过,赵宗晖装低调装好人,是做给无知的百姓们看的,实际上他是个什么人,做过什么事情,是瞒不过这几位大佬的。

    赵宗晖扯了半天,说的他口干舌燥,胸闷头晕。稍微冷静了一下,他观察了朝堂上众人的表现,才发现事情不好。

    赵煦这个侄孙看样子是不肯为他做主了,可几位宰相和大学士,似乎也吃不准该怎么决断,他再看看杨怀仁,似乎一副凌然正气的样子,他更是怒不可遏。

    赵宗晖跳出了吼叫道,“这天下还有王法吗?这天下还是姓赵的天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