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先令其狂
    话说欲令其亡先令其狂。赵宗晖这一嗓子嚎出来,在大殿之上就有点张狂了。

    按道理他一个六十多岁的人了,无论是阅历还是城府,都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在几位高官们眼里,杨怀仁带兵冲突濮王府的行为,确实不应该,但是这里边有杨怀仁年轻气盛不计后果的因素,他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人,做些离经叛道放荡不羁的事情,他们还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赵宗晖这种行为在他们眼里不但有失斯文,而且当着众官员面上在朝堂之上咆哮,反而跟一直一言不发的杨怀仁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给人的印象就不好了。

    杨怀仁见赵宗晖这种样子,心里暗喜,看来今天在他家门口闹的确实足够凶了,把这老小子逼得够呛。

    再看看朝堂上众官员对赵宗晖那种轻蔑的眼神,杨怀仁就更乐了,哥们自带新手光环,似乎还真是占了不小的便宜。

    赵宗晖似乎也觉察到了他在大殿之上这样的有失一位王爷的仪态,引来了众多官员的不屑,并没有达到他骗取同情的目的。

    更严重的是,他这两句话,当着官家赵煦面前说出来,似乎就太不给赵煦面子了。

    赵煦脸色却是很难看,忍不住要站起来反问他这位堂叔爷,什么叫没有王法?什么叫这天下还姓不姓赵?

    天下姓赵不姓赵不是你一个本来就姓赵的人该问的,而且姓赵也是我赵煦的赵,不是你赵宗晖的赵!

    既然先前赵煦觉得他已经说过要几位宰相和大学士一起斟酌这件事情怎么处理,他就没有把心里的气爆发出来,而是等着那老几位想出个办法来。

    大殿上一阵冰冷的寂静之后,众官员又重新议论起来。可就在赵宗晖以为他咆哮大殿的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杨怀仁却站了出来。

    原来杨怀仁就决定了如果赵宗晖你给我扣一顶大帽子,我就给你扣两顶绿帽子的,不过扣绿帽子眼下的场合似乎不太合适,于是他决定踩上两脚。

    “濮王爷,你这话我听着耳熟啊,方才在你家门口你就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什么‘天下是你姓赵的的天下’,别怪我不识数,实在没给你查清楚你到底说了多少遍,但是没有一百遍也有九十七八遍了吧?

    好吧,我当你吓唬我三岁小孩不懂事,可没想到你到了朝堂之上,对着文武百官,对着我如此敬仰的陛下还敢如此口出狂言,看来这是你的心里话啊。

    这天下是姓赵的天下,可那也是咱们陛下才能这么说,因为陛下可以代表千千万万的大宋子民,陛下的天下,就是全大宋百姓的天下。

    可你这么逮着这句话说个没完没了,听得我耳朵都生了茧子了,起先我还没明白,现在我懂了,你是当大宋是你濮王府的天下了啊。

    好你个赵宗晖,怪不得我去你家讨个说法,你口口声声说我造反呢,原来说的我是造你的反啊……”

    赵宗晖见杨怀仁越说越离谱,仿佛触碰到了他内心最不愿意被触碰的到地方,心头一紧吧,突然发了狂,冲过来就想扇杨怀仁。

    杨怀仁反应快,却也不去躲闪,反而顺势抓到赵宗晖打过来的右手捂在自己嘴巴上,嘴巴却装作吱吱呜呜断断续续的叫道,“别捂我嘴,呜呜……让我……把话说完……你还说……陛下年幼……”

    赵宗晖本来没想捂他的嘴,可见杨怀仁竟然不知从哪里编排出了他的某些心底的话来,也顺势尽力的去捂他的嘴巴,生怕他越说越离谱。

    杨怀仁污他的目的却是达到了。

    换成一个旁的什么人,说出这种污蔑赵宗晖的话来,是绝对不会让人相信的,可偏偏眼下杨怀仁就是他的大仇家,他口口声声要官家为他做主杀了杨怀仁,现在又极力的去捂杨怀仁的嘴巴不让他说下去,反倒帮杨怀仁把他的话坐了实。

    从赵宗晖疯狂似的表现来看,赵煦似乎有点觉得杨怀仁说出来东西,是符合赵宗晖这种身份的人会私底下考虑的事情。

    赵煦从他即位的那天算起,他这位濮王堂爷爷似乎就不想看到他成为皇帝。正是一众文官和赵宗晖的怂恿之下,他皇祖母上殿听政,才逐渐掌握了朝堂上的大权。

    赵煦忍不住怀疑,难道赵宗晖和他皇祖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他的皇位已经被逐渐架空了,今年他年满十六,却没从他皇祖母那里听到过要按当初的约定还政于他的意思。

    这么一想,赵煦心态有点炸了。他不顾一位皇帝的沉稳,忽然跳起来瞪着眼睛指着赵宗晖大骂道,“好你个赵宗晖,你是想湔肠伐胃,除旧布新了?!”

    这话从赵煦的嘴里说出来,把朝堂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不少本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官员惶恐之下,下意识的扑伏在了地上。

    赵宗晖听了更像是十八般兵器在他心里挨个交锋了一遍一般,赶忙松开杨怀仁,五体投地似得伏跪在地上,嘴里颤抖着叫道,“圣上明鉴,微臣万万没有此心啊!”

    说着他瞪着一双憋红了的眼睛,又指着杨怀仁争辩道,“都是他,都是这个姓杨的小子,他编排的微臣,微臣是从未说过,也从未想过这样的事情啊……”

    两位宰相也意识到这么一来事情可就严重了,赵宗晖在他们眼里虽然人品也不怎么样,可是要是因为发狂之下说出来的话被人家抓了把柄让赵煦误会了,会连累许多濮王府无辜的家人,于是赶忙站出来帮他说话。

    “圣上息怒,老臣看来,濮王爷大殿之上言语不当,确实有错,可二人争吵之下说出来的话,圣上万万不可当真啊。”

    几位学士和尚书也赶忙出来齐声喝道,“臣等附议。”

    赵煦喘着粗气,再一想几位重臣说的也在理,刚才的确是赵宗晖发了狂,说了疯话才被杨怀仁抓了他的话柄。

    按照赵宗晖的身份,他一无政治资本,二无军事资本,说他平日里装好人,暗地里敛些钱财这种做法,也不像是真要谋反。

    可就在这时,杨怀仁突然站出来朗声说道,“赵宗晖意欲谋反,证据确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