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微仲圆场
    就在大殿上的众人觉得濮王赵宗晖只不过是言语失仪才触怒了赵煦,纷纷帮他解释求情的时候,杨怀仁这么一句愣头愣脑的话,引得朝堂上又炸了锅。

    赵宗晖横眉怒对,怒道,“杨怀仁,没想到你这么阴险啊,今天带兵围堵了我濮王府,让我丢尽了脸面,大殿之上本王说你要造反确实是一时的气话,可你又反过来污我谋反,你好算计啊!”

    大殿上议论的声音很大,百官似乎也都觉得杨怀仁这么做有点过分了,无论是官员之间政见不和也好,勋贵之间有矛盾也好,大不了找理由或者抓对方的把柄踩上一脚,可没有把对方逼上绝路的必要。

    杨怀仁这么言之凿凿的污蔑一位嗣濮王意图谋反,道理上和逻辑上基本上很难站得住脚的,所以对于杨怀仁这种另类,众人指责之声一时间不绝于耳。

    杨怀仁知道他们吵吵嚷嚷之下,现在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于是悠闲地站在原地,笑而不语。

    吕大防出来替赵宗晖说话了,“杨知义,老夫知道你跟濮王之间有嫌隙,而且直言不讳的说,确实是他有错在先。”

    听到一位宰相站出来发言,百官这才慢慢收声,竖起耳朵认真听了起来。

    吕大防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今日你带兵冲突了濮王府,给了濮王难堪,你的面子也算是找回来了。

    退一步海阔天空,老夫本来想劝两位各自都退一步,此事你二人既然都有错,不如官家做主,对你二人各施惩戒,望你们今后谨言慎行也就算了。

    但你二人各不相让,还在朝堂之上言语相向,甚至差一点大打出手,你二人恃宠而骄,成何体统?!”

    吕大防一席话说的铿锵有力,加上他三朝元老两朝重臣的身份,一番话让大殿上的众官员都觉得非常值得认可。

    杨怀仁瘪了瘪嘴,似乎不太认可。赵宗晖喘着粗气,一只手按着剧烈起伏的前胸,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另一位宰相范纯仁站出来打圆场道,“启奏圣上,老臣非常赞同。濮王和通远郡公各有过错,盛怒之下言语冲动,圣上不必当真。

    通远郡公杨知义环州大胜夏军有功,濮王爷匡正皇族辅佐陛下勤勤恳恳,不如就对他二人各自施以处罚,以示惩戒,此事就算过去了罢。”

    赵宗晖想想自己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要是就这么算了,他心中肯定是不甘心的,可这样的局面下,他也意识到杨怀仁在环州刚刚为大宋立下的大功就是他的一道护身符,在这时候不论他怎么闹,官家和高太后都不会动他的。

    与其就这么斗的两败俱伤,而且他捞不到任何好处,好搞臭了自己的名声,实在是得不偿失的无谓之举。

    不如就听了两位宰相的建议,此事就算别过,等以后他在寻找别的机会报复杨怀仁。

    于是赵宗晖装出一副明明受了委屈却要顾全大局的嘴脸来,缓缓说道,“微臣知错,微臣认罚。”

    赵煦深吸了一口气,想想他刚才也是有点头脑发热了,赵宗晖的地位摆在那里,和他闹的太顶了,对自己将来收回权力并没有好处,所以轻轻点了点表示接受赵宗晖的认错态度。

    众人又看向了杨怀仁。

    杨怀仁拧着眉头环视了一圈,清了清喉咙,大声又说了一次,“赵宗晖勾结契丹,意欲谋反,证据确凿!”

    大殿上“哗”地一下又炸了,不论是赵煦还是赵宗楚,两位宰相还是诸位大学士以及文武百官,脸上形态各异,搞不清楚杨怀仁是疯了还是傻了。

    两位宰相出来打圆场,实际上是暗中帮你杨怀仁的,赵宗晖是暗地里使坏想谋夺你家家产,可这种事说道台面上,也只不过是他的道德问题,论起罪名来,并不能把赵宗晖这位濮王怎么样。

    可你杨怀仁的罪名就逃不脱了,带兵在东京城里横行,还冲突了濮王府,杀死了无偿兵马司的兵士,哪一条哪一项要深究起来都是大罪名。

    那么多人虽然是给你二人说和,实际上暗中还是帮你抿去了罪名的,你不但不知道见好就收,顺着梯子往下爬,还要这么执着的去污濮王一个无论怎么听都不合理的罪名,这又是何苦呢?

    但是从他们对杨怀仁的了解来看,他虽然总惹事,可并不是个无理取闹之人,在大殿之上,官家和文武百官面前如此的言行,实在让众人想不通。

    说濮王谋反,是谁都没法相信的,还说他勾结契丹,就更谈不上了,除非,这里边有不可告人的内情。

    又是吕大防站出来让众人安静下来,他走到杨怀仁面前,疑惑地问道,“杨知义,你可知道你这么说,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濮王真的勾结了契丹,污蔑一位嗣濮王的罪名,可不是你能承受的起的。”

    吕大防轻声劝到,“你若是现在说你发了失心疯,胡言乱语了一通,或许官家和百官还念在你年少又为大宋立了大功的份上,还不会跟你计较。”

    杨怀仁笑道,“学生多谢吕相公的教导。可是学生说的话,句句属实,绝无虚言。”

    杨怀仁这句话说出来,众人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变成了惊恐,心里想的是,难道杨怀仁说的是真的?

    特别是一些曾经在边地任职过的武将开始猜测,说不定杨怀仁在环州之时,得到了什么惊人的消息也说不定,看来这环州一战,大有故事啊。

    吕大防盯着杨怀仁的眼睛看了看,仿佛觉得看到了一片幽静的海面,波光粼粼,又深邃厚重,他似乎也开始相信杨怀仁不是信口胡说了。

    赵宗晖抬头看了看赵煦,正脸色非常的难看地朝他望了过来,他紧张地不敢跟赵煦对视,转而怒向杨怀仁喝道,“你你你,你血口喷人!”

    杨怀仁灿然一笑,“我喷没喷人,待会你听完了我的故事,就会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