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一场豪赌的受害者
    “我喷没喷人,待会你听完了我的故事,就会明白了。”

    赵宗晖再想开口骂人,张开嘴却失了声,只发出一声“你”便喉咙嘶哑了,众人本来是对杨怀仁如此笃定的说赵宗晖勾结契丹意欲谋反是半信半疑的,此时赵宗晖突然紧张地失了语,便又多信了杨怀仁二三分。

    赵煦急切地说,“通远郡公知道了些什么,快快道来。”

    “微臣遵旨。事情还要从半年多以前说起……”

    杨怀仁对赵煦叉手躬身施了一礼,整理了下心情,慢慢说了起来。

    “想必在场的诸位同僚之中,很多人都知道,去年秋上,原魏家正店的魏财魏掌柜的因为和在下有些不睦,相约在归雁楼比试厨艺。”

    听到这里,殿上许多人都是现场观看过那场比试的,现在想起来还记忆犹新,想起面前的杨怀仁当时的精彩表现,那道红油鮓和米饭的完美结合,还忍不住口舌生涎。

    而当初的一位小厨子如今已经成了大宋的大功之臣,还被赐封通远郡公,永兴军路节度使,在想起自己多少年来想在官途上再进一步是如何难于登天,又开始唏嘘感叹。

    可到了最后,他们又不禁疑惑,这跟杨怀仁说的濮王赵宗楚勾结契丹听起来好像也没有半点联系,所以也不知道杨怀仁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那场厨艺比试的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殿上当时在场的人也不在少数。其中,就包括濮王赵宗晖。”

    赵宗晖见几个当时见过他去归雁楼的官员狐疑的向他看了过来,做出了一副无辜的表情,他忍着喉咙的撕痛问道,“杨怀仁,本王去归雁楼看一场厨艺比试,有什么好奇怪的?

    当时在场的还有二百多人呢,你怎么不说这些人?这又跟你冤枉本王私通契丹有什么关系,你最好说清楚一点!”

    “你别急,听我慢慢说。”

    杨怀仁嗤鼻一笑,“那场厨艺比试我是赢了,也因此从魏掌柜的哪里赢得了赌金。可魏掌柜却因为输了这场比试,搞得自己倾家荡产……”

    赵宗晖又是不屑的冷笑着打断了杨怀仁的话,“姓杨的,你异想天开了吧?魏财输了一场比试就倾家荡产?

    你可知魏家正店在东京城里早已经享誉百年之久?他家生意的盘子做的多么大,每年有多少流水,有多少盈余,大殿上就算没做过买卖的,也应该算的出来个大概。

    魏家正店传到魏财这一代,就算家产没有一百万贯,最起码也有六七十万贯。

    当初嘉王坐庄开了这场比试,就算魏财输了,也不过输了二十万贯,还不至于倾家荡产吧?

    杨怀仁,你也是个家产最少几十万贯的人,换你输了二十万贯,也不至于,起码还有庄子,有房产,有铺子……”

    “濮王爷好算计啊,哈哈!”

    这回轮到杨怀仁打断赵宗晖了,杨怀仁拍着巴掌笑道,“濮王爷早就看上我家的产业了,怪不得算的这么清楚呢,哈哈……

    诸位,按濮王爷的道理,他说的似乎没有错,一个家产几十万贯的人,输了二十万贯钱,也不会倾家荡产。

    可诸位再想想,这件事情之后,魏家正店是不是关门大吉了?魏财是不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东京城里出现过?”

    这种事其实平时这些官员们也不太在意,现在被杨怀仁这么一问,有几位经常去魏家正店光顾的官员也想起来了,魏财和杨怀仁在归雁楼厨艺比试输了之后,确实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魏家正店,也确实不再开门做生意了。

    杨怀仁顿了一下,等众人回忆起这件事之后,才接着说道,“原因嘛,其实很简单。当时魏财想出要跟我厨艺比试的主意,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醉温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山水之间也”是嘉佑宰相欧阳文忠公的名句,在场的文官们自然是熟悉不过。

    这话意思本来是很有诗意的,被杨怀仁用在这里,形容一个人另有它意,用的既巧妙又生动,倒是让众人觉得杨怀仁还是有些文才的。

    “魏财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是和东京城里的烟帮烟虎帮串联演一出好戏,想接着开地下赌盘的方式,攫取更大的利益。

    可他们没想到他们的阴谋诡计被在下识破,也跟着他们演了一出戏,最后让他们输掉了自己开的赌盘,两方面都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

    魏财因此把家产输了个差不多,而盘踞京城已久的一个大帮派也因此一蹶不振,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杨怀仁这么说,大殿上的众人才恍然大悟,想到那时候东京城里的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暗潮汹涌,原来里边还有这么个故事。

    到最后魏财确实是在东京城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而市井里大名鼎鼎的烟虎帮,自那以后,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如此想来,众官员也觉得杨怀仁这么说出这件事背后的真相来,确实符合当时发生的一些怪事,也符合最后的结果,所以认定了杨怀仁所说非虚。

    “这件事情里,当时参加了那个赌盘的百姓不在少数,很多人都输了钱,或赢了赌盘也没有拿到收益,绝大多数人都是这场赌博的受害者。

    这些受害者里,其实还有一位损失惨重的人,那个人就在这大殿之上!”说着杨怀仁笑眯眯地看向了赵宗晖。

    赵宗晖脸色立刻变成了铁青之色,想掩饰都掩饰不住自己的惊慌。

    杨怀仁故意挑衅似的问道,“濮王爷,我说的这些,可有半句虚言?”

    赵宗晖心知杨怀仁既然敢这么说,肯定是跟当时开放赌盘的烟虎帮和青莲帮之间有莫大的联系,不承认的话,怕杨怀仁能直接拿出证据来扇他的脸。

    所以他不假思索的承认道,“小赌怡情,眼下大宋风气如此,我学百姓们随便下几贯钱玩玩,有何不可?”

    “只是玩玩?濮王爷好大方啊,二十万贯钱砸下去血本无归,你就一点都不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