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濮王的算计
    赵宗晖心中一惊,杨怀仁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连我赔了二十万贯钱的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赵宗晖虽然不参政,可是在东京城地界上,以他的身份,还是很有力量的。东京城内帮派众多,鱼龙混杂,可东京城毕竟是皇宫所在之地,如果没有上层的照拂,这些帮派是难以做大的。

    像烟虎帮和青莲帮这样数的上号的城内大帮派,在朝廷里的权贵之中,是各有靠山的。

    赵宗晖倒没有高调的认了哪一个帮派,给他们撑腰。却暗中通过自己的特殊手段制衡着这些帮派之间的关系。

    所以即便濮王府不是这些帮派背后的正主,可这些帮派却要孝敬濮王府,从而得到濮王的认可。

    赵宗晖便从中得到了不少的好处,而这些帮派之中的头面人物,以及各个帮派的势力范围以及从事的何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也如数家珍。

    当初杨怀仁和魏财在归雁楼厨艺比试的事情闹的人尽皆知,赌盘越开越大,导致烟虎帮这样的东京城第一大帮派,也感觉有点接不住这么大的赌盘了。

    所以汪老虎便派人联系上了濮王府,瞒着魏财把他和魏财大赚一笔的计划告诉了濮王赵宗晖,一方面想借赵宗晖的钱出来撑起赌盘,另一方面想拉赵宗晖入伙他们的赌盘。

    这样一来,只要赢了赌盘,汪老虎的烟虎帮既能赚一笔大钱,又能送濮王赵宗晖一个好处,从而让烟虎帮能在赵宗晖这位濮王的羽翼保护之下,越发的发展壮大起来。

    可后来的事情超出了他们的控制,兰若心的青莲帮联合杨怀仁设计赢了厨艺比试又赢了赌盘,导致烟虎帮、魏财还有濮王府三家全不输的很惨。

    魏财差一点家破人亡,只好逃离东京城去避难,而汪老虎自知害的濮王赵宗晖的二十万贯血本无归,自知赵宗晖一定不会放过他,于是汪老虎才想着携款潜逃,又去追杀魏财。

    赵宗晖赔了二十万贯钱,心疼的他好久没能缓过气来。嗣濮王这个特殊的位置,让他平时敛财的时候都很小心谨慎,也不敢做到明面上来。

    所以赵宗晖积累的家财其实也不过四五十万贯,一下赔掉了一半,他怎么能不恨的要置汪老虎这个烟帮头子于死地?

    可后来他派出去的王府侍卫,暗中查遍了东京城以及周边的州县,也没有找到汪老虎的踪迹,连烟虎帮都破灭了,他也只好认栽。

    事后在这场赌博里获得了胜利的青莲帮,主动上门结交濮王,并白白送给了赵宗晖五万贯钱,并表示如果濮王能作为他们在白道上的靠山,将来钱财的孝敬还会陆续有来。

    赵宗晖大喜,并相信他在烟虎帮身上损失的二十万贯钱,会陆续从青莲帮身上慢慢找回来,而他要做的事情,不过是给青莲帮一张护身符,只不过是他动动嘴的事情。

    赵宗晖纳闷,这些事情都是极其隐秘的,外边人是很难知道的,杨怀仁只不过一个小厨子,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杨怀仁接下来果然把赵宗晖如何又跟另一个取代了烟虎帮的京城帮派取得联系,又如何收殓不义之财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不用提青莲帮和兰若心的名字,可朝堂上这些官员却是没有一个心中不明白杨怀仁所言是指的谁的,自然非常相信杨怀仁的话。

    听到这里,很多人其实已经有点明白杨怀仁说的这些看似不着边际的话,是要表明什么问题了。

    因为赵宗晖二十年前做过宋使出使大辽,那时候便结交了如今的辽使耶律迪迪,今年耶律迪迪出任辽使来到东京城,濮王赵宗晖还专程登门拜访过,由此可见两人关系不是一般。

    要是单纯看两人之间的关系,放在以前的眼光看,赵宗晖这位濮王和辽使打好关系,一方面是正常宋辽正常邦交的体现,另一方面很多朝臣也非常希望宋辽之间的关系能一直这样下去。

    所以大家对于赵宗晖结交耶律迪迪,并不认为这是通番卖国的表现。可再联想到杨怀仁在环州发生之事,也开始怀疑赵宗晖在整件事情里,到底扮演了一个怎么样的角色了。

    杨怀仁开始说起耶律迪迪了。

    “诸位大人也知道,我被圣上赐封环县侯之后,曾经请旨回乡祭祖,修缮家父的坟冢。当我回到东京城之后,便发现在我家随园对面,又开了一家叫做聚园的酒楼。

    我原本也以为大家都是做这一行生意的,虽然开在我家对门有点不太友善,可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做生意嘛,各走各的路,谁也管不着谁。

    后来一番竞争之下,聚园并不是我家随园的对手,还被我收购了,想必这件事诸位也有所耳闻。

    可大家不知道的是,聚园原来的东主,就是辽使耶律迪迪的儿子耶律迪傲!而给这两个契丹人出主意想通过一些阴谋诡计跟我作对的,正是以前那个因为跟我比试厨艺,而导致自己家破人亡的魏财!”

    这些事情越联系越奇怪,似乎有点进一步把赵宗晖牵扯到事情里来的迹象,众人小声议论起来。

    杨怀仁看着赵宗晖说道,“大家可知道这魏财又是如何投到辽使耶律迪迪门下的?”

    众朝臣看这样怀仁目光的方向,已经明白他想说什么了。

    “魏财逃离了东京城,却没有逃出烟虎帮残余的魔掌,最终害的他家破人亡。等他再一次回到东京城的时候,已经是身无分文,孑然一身。

    魏财这个人很固执,他混到如此境地,从来不考虑他自己的问题,却把所有的错误,都归结在我的头上,所以立誓要找我报仇。

    可是凭他当时的实力,已经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了,他想要报仇,只能再找一个靠山,帮助他实现他的复仇计划。

    他想尽了他能找的所有人,要么是像他一样的商人有钱没有权势,要么是有权势却跟他没有什么交情的人。

    到最后,他忽然想起一个人,或许可以帮他,那就是赵宗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