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必须揍他
    (月底了,求票求票!)

    有些时候,事情总是跟你开玩笑一样,绕了一大个圈,才绕回到起点。

    杨怀仁得意的一笑,“他们的阴谋并没有得逞,幸好之前我就暗中从吐蕃的部族那里,买了上万头牦牛,养在了环州。

    随园的牛肉确实断供了几天,为了不流失顾客,我只好想了其他的办法,比如做了一道臭豆腐。”

    杨怀仁做臭豆腐的事情是惊动了开封府的,当时臭豆腐的味道臭得整个南城都感觉东倒西歪,百官之中有人是有所耳闻,有人是亲生经历的。

    特别是住在南城的官员,想起里还心有余悸,当然也有想念那个味道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吃过杨怀仁亲手制作的油炸臭豆腐的官员,还真是有点念念不忘。

    “这件事情之后,契丹使节耶律迪迪知道再没有办法能挤垮随园,而他们的聚园因为此事搞坏了名声,生意也做不下去了,与其晾着聚园赔钱,不如转让。

    通过这件事,我才知道,虽然同业之间的竞争是好事,可这种竞争如果是恶性的话,对整个行业的发展就都没有好处了。

    所以我不想聚园换一个主,再继续给我捣乱,刚好随园的生意也正需要扩大了,也正苦于没有一个号店面,于是我便高价把聚园盘了下来。

    魏财自知不是我的对手,万念俱灰之下,只好再次离开东京城。而就在这时,濮王爷又开始来照顾我家生意了,大家说奇怪不奇怪?

    反正我是觉得奇怪的。濮王看来是对这道鮓情有独钟的,中间这段时间没听说他离开过东京城,怎么就突然不吃了呢?难道是他转了性子?

    后来我派人调查了一下,原来那时候赵宗晖以为我家随园要完蛋了,他很快就会得到我那道鮓的最后一样他们没有的调味料——辣椒。

    可最后的结果证明,他什么也获得不了,而是证明了另一件事,赵宗晖和耶律迪迪之间,不仅仅是寻常的朋友这么简单。

    这其中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从我在环州养牛的牧场往东京城运送牦牛的时候,半路上遇到一伙契丹人。

    我家牧场的掌柜是个胡商,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拨契丹人似乎是对运送牦牛的队伍有阴谋打算的,但是奇怪的事,他们跟踪了一天,又扭头向西而去。

    开始我觉得可能是契丹人发现运送牦牛的队伍中护卫较多,他们没有胜算。可后来他们不继续跟踪,而是向西而去,我就行不明白了,契丹人要去哪里?又要做什么?”

    这时赵煦好像想起点什么事来,突然问道,“杨知义你发回来的信件里说在环州捉拿了几个契丹人的探子,这两件事里边,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杨怀仁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来,赶忙躬身对着赵煦行了一礼,“圣上未卜先知,机敏聪慧,微臣拜服!”

    几位老臣却挤着眉头瞅向了杨怀仁,好似再说赶紧说事情,这时候了还有工夫拍官家的马屁,这个杨知义还真是过于鬼机灵了。

    杨怀仁也怕这几个老头瞪自己,赶忙继续讲了下去,“后来证明,这几个人正是契丹的探子。

    后来我也到了环州,起先我就是想,既然有了过错,陛下让我去环州静静的思考,理清一下头脑也是不错的,完全是为了我着想。

    我也没想过要惹事生非。可后来我还是在通远县城的西域楼吃饭的时候,惹了事生了非。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这一切,都有这些契丹人的密谋,是早就安排好的。等后来事发,通远军司在县城里抓西夏探子,最终却得到了意外的惊喜,抓出一窝契丹的探子来。

    这些契丹探子伪装成贩卖毛皮的胡商,一下就被我识穿了。大家想啊,一个契丹商人,往咱们大宋贩卖牛羊毛皮,干嘛在和西夏打边界的环州做生意?

    契丹每年往咱们大宋贩卖的毛皮还供不应求呢,他们没必要舍近求远,跑到环州去从西夏人那里进货,再贩售到大宋。

    他们这么做,利润上要被西夏人从中截一层利润,而且生意还不好做,从一个商人的角度讲,这就是多此一举不讨好的行为。

    既然商人逐利,没有必要放着利润高的买卖不做,偏偏跑那么远去做利润低的买卖。

    等抓他们的时候,他们又叫嚣是辽使耶律迪迪的人,那时我就有点明白怎么回事了。

    后来他们也一直很骄傲,觉得他们的身份,我是不敢动他们的。可他们完全想错了,他们家主子我都斗败了一回,他们这些人,我会怕他们?

    逼问之下,他们不得已交了老底,梁乙檀之死,就是他们下的毒。而这一切,都是他们计划好的,目的就是为了陷害一个大宋有脸面的人,从而引起宋夏战争。

    为什么这么说呢?也是我倒霉,正在这种时候去了环州。到了环州之后,通远县军政官员给我这个环县侯面子,自然要给我接风洗尘。

    通远县是个小地方,也没多少像样的酒楼,童监军做东要请客,自然是在通远县最大的酒楼西域楼。

    那些契丹人摸清了这些事,买通了梁乙檀身边的人,让他们引着梁乙檀去西域楼,调戏西域楼老板的美丽的女儿。

    我杨怀仁是什么性格,相信很多人都是了解的,最看不惯的就是有些宵小之辈仗势欺人,而且这次的恶霸还是个西夏人。

    一个西夏恶霸,在大宋的地界上闹事,这还有天理吗?我是肯定不服气的,当我们大宋像西夏一样可以让他们无法无天吗?白日做梦!

    当时我也不知道梁乙檀就是西夏权相梁乙逋的儿子,可我也不管你是个什么身份,管你是什么西夏权相的儿子还是阿猫阿狗的崽子呢,当着我杨怀仁的面前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娘子,我必须揍他!

    众目睽睽之下我狠狠揍了梁乙檀,就坐实了我跟他之间的仇怨,契丹人就是利用这一点,当晚就暗中毒杀了梁乙檀,而这个屎盆子,自然而然地就扣在了我的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