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有没有胆量
    “后边的事情,大家也就都知道了。当晚揍了梁乙檀之后,我才知道他是西夏权相梁乙逋的儿子。

    可揍也揍了,我也是……一点后悔的意思没有!没想到第二天这小子就死翘翘了,这种情况下,人们第一反应肯定想到是我要宰了梁乙檀。

    这个逻辑是严重没有道理的。我是个什么人,相信诸位都比较了解,我只要钱,我不要命。

    宰了梁乙檀对我有什么好处?一文钱利益都没有还要惹一身腥臊的事情,我又不是傻子,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梁乙檀的死讯传到西夏,西夏人可不这么想,所以静塞军司的那个野利图里为了讨好梁乙逋,擅自就带兵进犯环州来了。

    西夏人一进环州,各路消息就传回了京城,这里边有我写给朝廷的信件,也有通远军司的军报。

    当然,还有各路的军报,但更多的应该是些私人的消息,传到了东京城某些人的手里,比如契丹人和赵宗晖。

    大家想想赵宗晖前几天在做什么?煽动和他有交情的官员,明面上说主张跟西夏讲和,要把我交出去,为的是大宋的安宁。

    可暗地里呢,他吩咐他的孙子赵士暅安排人去我家诈骗我的家产,说什么这种时候只有他濮王能在官家好太皇太后面前保我杨怀仁一条小命。

    其实呢,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因为在他的判断里,咱们大宋的边军是打不过西夏的精锐的,这一仗一定会失败,而我这个小小侯爷,是必死无疑。

    所以他才要趁机编个能救我的故事,去欺骗我的娘亲和娘子。也幸好我家娘子没有上当,赵宗晖派赵士暅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办这件事,还真是用人不当。”

    杨怀仁顿了一下,想说杨母后来抬棺长跪宫门外的事情,可当时高太后压力之下没有选择保他,而赵煦也迫于没有话语权没能保住他,这时候他提起这件事来,只会让赵煦难看,所以想了一下,他还是省略过了。

    至于那些自命清高的官员们,杨怀仁刚说的话,足够让他们脸红了。

    可是那种情况下,他们的意识里或许软弱了点,可局限于见识上的框框,他们被煽动起来主张讲和,也是正常的表现,杨怀仁虽然心中不喜,可对于这些误国的书生们,杨怀仁对他们失望,可并不能一下改变了他们的思想。

    所以他也懒得再拿着自己在环州的胜利去打人家的脸,打开天窗说亮话是不错,可说到人家脸上就不好看了,还得罪人,不如接着说赵宗晖的问题。

    “大家想想,国家有外地入侵,他不想着如何团结大家一起想办法抵御外敌,却在忙着敛财,这样的赵宗晖,他也配说他姓赵,他也配当一位王爷?”

    众人现在听明白了,赵宗晖在这件事上,以他的身份地位,确实没有站在一个忠君爱国的层面上去做,可即便这样,大家可以鄙视他,却并不能证明他就通番卖国。

    赵宗晖面如死灰,但他也听出了杨怀仁话里的意思,他突然扑跪在地上,用嘶哑的声音大声告罪,“臣有罪,国家危难之时不但帮主陛下排忧解难,反而只顾一己之私贪恋财富,臣有罪啊,求陛下降罪!

    但是杨怀仁说臣通番卖国,这样的事情臣可从来没有做过,也没有胆量去做,求陛下明鉴啊……”

    一位曾经风光无限的嗣濮王,今天被人家堵了门口丢了天大的面子,大殿之上又被人指摘得如此悲惨,一下子让大殿上的文武百官也有些心生怜悯之意。

    可杨怀仁却没有打算就此收手,俗话说打蛇不死反被蛇咬,杨怀仁可不想当善良却愚蠢的农夫。

    “你没有胆量?赵宗晖,你啥时候变小胆了?我看你胆子大得很嘛。”

    杨怀仁接着转向了众人,“大家看到赵宗晖现在这副惨样,或许都心软了,但你们先不要着急下判断,我的故事还没有讲完,等听完了整个故事,诸位再下定论不迟。”

    “故事还没完?”

    范纯仁纳闷了,事情的经过不是已经说的比较清晰明了了吗?赵宗晖是犯了错,可罪不至于被说是通番卖国吧?

    杨怀仁点了点头,“从刚才的故事里,大家也许听出来了,这里边有一些环节,其实是不太明了的。

    也许在大家心里,这些细节或许并不能影响大局,可在我这里,正是从这些细节里,证明了赵宗晖就是通番卖国的。

    环州一战的过程,相信官家和诸位大臣都已经从军报里得知一二了。通远军只有三千将士,却战胜了西夏静塞军野利图里带领的两万精锐。

    这或许难以置信,个中原因,也是错综复杂。咱们大宋的边军之所以能取胜,有环州地利的优势,本来就是易守难攻的,可最大的功劳,应该是那些浴血死战的将士们!

    而我杨怀仁也有那么一点功劳,那就是设计给西夏军下了毒,让他们失去了作战的能力。

    在诸位心里,在厨房里烧菜造饭的厨子,或许都看不太上眼,可我杨怀仁就是这么一个地位卑微的厨子,我一点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是个厨子,我骄傲!

    但是一个厨子,既会做饭,又会下毒,听起来似乎是件很恐怖的事情。这一点,我也不避讳。

    我只能说,做饭是我的事业,下毒是无奈之举,只是为了自保。

    我所用的毒呢,其实很简单,就是河豚毒,加上一点我自己的调料混合而成。河豚毒的毒性众所周知,天下用这种毒的人可能也不是我杨怀仁一个。

    但是这种配方混合毒药,是无色无味的,原本也只有我杨怀仁一个人会调配。后来有个江湖上的朋友,他对我这种独门的毒药非常感兴趣,于是便从我家庄子里偷走了最主要的两种原料。”

    这里杨怀仁有点打马虎眼了,因为没有必要把兰若心这个人放到台面上来聊,更没有必要把兰若心在杨怀仁毒杀汪老虎那件事知道这种毒药,又私下里去杨家庄子偷走河豚和曼陀罗花的事情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