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加密的信件
    梁乙檀被毒杀以后,最大的嫌疑便落在了杨怀仁头上,而此时兰若心跳出来跟他挑明了一切,同时也让杨怀仁想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即便如此,杨怀仁还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来揭穿赵宗晖的真面目的。

    兰若心和杨怀仁共同经历了清平关之战,感情爆发之下,向杨怀仁坦白了一切,并交出了赵宗晖交给她的一封信件。

    兰若心和隐蔽在环州的契丹探子交接毒药的时候,便是凭借着这封信件来确认对方的身份。

    杨怀仁把事情的经过和他是怎么找到线索,然后顺藤摸瓜找出赵宗晖这条隐藏的很深的大鱼。

    只是把兰若心的身份隐匿了下来,只说是一个帮派中的爱国之士,不愿大宋中了契丹人的奸计,更不忍见到大宋的百姓遭受涂炭,才把证明赵宗晖通番卖国的这份信件偷了出来,交给了杨怀仁。

    赵煦听罢大怒,命蹇周辅把几封信笺呈上来给他过目。

    等赵煦看到了信笺中的内容,却皱起了眉头问道,“这个……杨怀仁,这几封信笺怎么都是些文字的偏旁部首和几句不着边际胡乱拼凑的诗句?这又怎么证明这些信笺是濮王和契丹探子互通的证据呢?”

    杨怀仁看了看蹇周辅和两位宰相,笑而不语。

    蹇周辅凑上去,小声对赵煦说道,“陛下,若是这些信笺用普通的格式书写,倒不能证明什么了,正因为赵宗晖用了信件加密的格式书写,才显得令人怀疑。”

    赵煦恍然大悟,“你是说,这几封信的书写格式,是加了密的?”

    “对。”

    蹇周辅是刑部侍郎,平时就对加密解密的文字格式有所研究,他指着信件上的几个混乱的符号跟赵煦解释道:

    “陛下请看,这几个符号,其实表达的就是一种顺序规则,而下边的看上去像是把某几个字拆分了的部首、偏旁或者笔画,就是用它们组成字的顺序,来读再下边的看上去不不相干的短语或诗句的顺序。

    这些短语或拆分的诗句,每一条都对应着一个意思,比如‘春风’代表这时机,这个‘大锅’,就代表着他们的计划。

    ‘柴火’呢,则代表着被赵宗晖派人送过去的毒药,‘肥羊’则代表着他们阴谋计划的目标人物。

    按照前边的顺序,把后边的短语组合起来的这句‘春风吹的柴火旺,更将肥羊下大锅’,看上去是句浅显粗俗的诗句,可意思却是毒药送到了,时机也正好,可以把目标引入计划中了的意思。”

    “哦?朕想起来了,嘉祐时朕的曾祖仁宗皇帝曾命人编撰《武经总要》,这本兵书里好像提到过,军队作战之时,相互之间传递消息,为了防止被敌方窃取,所以用加密的方法来对信件加密。”

    “圣上所言不错。”

    吕大防说道,“当年宣靖公和文简公奉仁宗旨意,收集整理数代兵书,撰《武经总要》,乃是历代兵书中的可谓集大成者。

    书中提到信件加密的方法,正如蹇侍郎所述,有拆字法和替代法,所以这几封信笺按照蹇侍郎的解读,应该不会有误。只是……”

    赵煦立即明白了吕大防的疑虑,将手上的信笺交还到蹇周辅手上,示意他把信笺传递给吕相公,让他再重新辨别一下。

    吕大防从蹇周辅手里接过那几分信笺,从新细细的品读了一番,发现蹇周辅的解读,并没有差错,更让他确信无疑的是,那书信上的字迹,正是赵宗晖的无疑,也就证实了赵宗晖通番卖国正是如杨怀仁所说,证据确凿。

    吕大防读完点了点头,又把信笺传递给范纯仁。他先看了看杨怀仁,又看向了赵宗晖,一脸沉重的又问了一次,“赵宗晖,如今证据确凿,你还作何解释?”

    “我……我……”

    赵宗晖吱吱呜呜说不出话来,脸色比死了还难看,“我”了好一阵子,才惭愧的摘下了自己的长翅笼帽,放在身体的一侧,正经地拜服在地。

    “启禀陛下,微臣有罪,微臣贪恋一时利益,置国家安危于不顾,微臣该死,请陛下赐臣死罪!

    只是,微臣的儿子和孙子并不知情,濮王府上下,侍卫和家眷等更不知道此事,微臣乞求陛下念在亲情的份上,饶恕濮王府上下人等。”

    怎么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呢,赵宗晖见自己的事情败露,再无狡辩之心,最后时刻,心底最深处的一丝丝善良,乞求赵煦看在亲人的面子上,能放过他的儿子孙子等家人。

    赵煦叹了口气,作为一个皇帝,他现在才意识到真的当一个皇帝,是多么的难。

    赵宗晖是赵姓皇族,说起来还是他的家人,连他都不在乎国家和大宋的子民,只贪图眼前的利益,与外族人阴谋算计大宋的利益,又何况其他人呢?

    他环视了一圈大殿上的文武百官,这些人在他心里,不管是心向高太后的还是心向他的,要真的分辨起来,对大宋的忠诚来说,他们也都算不得是奸佞之人。

    可就是这些看上去道貌岸然的忠君之臣们,他们私底下难道不也是把自己的个人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上吗?

    为了升官,为了发财,他们今天可以说一套,明天也可以做另外一套。可真到大宋面临危机之时,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站出来,舍弃了个人的一切,去为大宋卖命呢?

    这时赵煦再看杨怀仁的眼光,就更是充满了欣赏之情。

    在环州,他不顾生死带领自己的家将冲上了清平关,主动参与到那场殊死的搏斗当中,守住的不仅仅是一道关口,更是大宋的尊严。

    之后设计大胜夏军,让朝野为之振奋不已。可就是这样一名真正的忠君爱国之人,却在朝堂上被绝大多数人建议绑了交给西夏人。

    他的母亲抬棺跪在宫门口时,朝堂上没有一个人为他说话,就连他自己在那时候都没有站出来反对。

    而他回到东京城之时,又一次不顾个人安危,带兵冲突濮王府,同样是拼着自己的性命,把赵宗晖这个通番卖国的王爷给抓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