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怀仁认罚
    杨怀仁的目的达到了。从兰若心向他说了赵宗晖的事情之后,他在回东京城的路上就在考虑一个问题,赵宗晖是濮王,我要怎么让他现形?

    一开始他是没想到主意的,单纯给别人讲一个有点离奇的故事,别人也只会当做是一个故事,不会当真的。

    巧合的是,当杨怀仁回家听说了母亲的事情之后,才意识到赵宗晖安排他的孙子赵士暅找杨府的麻烦,是他自己找死。

    所以他从寻私仇开始,寻找到了这个突破点。只要赵宗晖承认了他要侵占杨家的财产的事实,就没法解释他是怎么事先知道杨怀仁在环州必死无疑。

    也因为这样,让整个利益的链条变得完整起来,而这个完整的利益链条,也让耶律迪迪的阴谋呈现在人们面前。

    这时候杨怀仁再讲故事,那这个故事就自然而然的变得可信了。

    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一个从杨怀仁嘴里讲出来极其生动的故事,几封足以证明赵宗晖和契丹人有见不得光的联系的信件,组合在一起,就是一计打倒一颗参天大树的重拳。

    杨怀仁不是没考虑过万一事情失败了,他会怎么样,也许,那些跟着他大闹濮王府的内卫和边军将士们会跟着他为了真理而陪葬。

    想想的确有点后怕,可杨怀仁并不觉得后悔。就像当初他领着兄弟们冲上清平关的那一刻的感受是一样的。

    一个男人,一生中总需要有那么一次,为了自己所爱的家人和兄弟们置生死于度外而拼死一战的时刻,也同样有为了国家和民族而肝脑涂地的冲动的那一刻。

    杨怀仁觉得,即便在他身上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可他仍旧只不过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凡人。

    他或许贪财,他或许好色,他或许有一些不切合这个时代的理想。

    他本来可以选择无视他看到的这个时代的一切,不去想那些不合理的事,不道德的人。

    他可以选择逃避的,眼不见心不烦,管他是谁当皇帝,管他宋夏还是宋辽之间的烦心事呢,我自去做我的逍遥小侯爷,不也可以心安理得吗?

    可总是在自己和自己的心理搏斗时,他还是选择站了出来,把这个包袱扛在了自己肩上。

    包袱很重,如果要问他累吗,答案几乎是肯定的,那为什么不扔下?他却一时之间找不到答案。

    人生总是面临很多选择,有人总是在做出选择之后,爱我安慰似的说这是身不由己。

    杨怀仁没有这样想,而是在做出选择之后,真的找不到答案。

    他的选择很冒险,有时候在别人眼里就是冲动,就是傻缺犯愣。

    上下五千年,数不尽的对外战争,数不尽的变革时代,如果没有这些傻子们愣子们,我们现在又应该在哪里呢?

    在杨怀仁的心里,正是像他一样这些傻子愣子们,这样一群小人物,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把民族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赵宗晖并没有被赵煦定了死罪,而是像他的兄弟南阳郡王赵宗楚一样,贬配去了另一个穷困的未开化之地当野人王爷去了。

    赵煦气归气,可他还是心软了。或许他害怕严惩了嗣濮王,无论皇族当中还是百姓当中,都会留下一个不讲亲情的坏口碑。

    这是赵煦的选择,杨怀仁也不想腹诽什么,只能表示这件事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

    两位宰相做主,对环州之战中阵亡的边军将士进行了加倍的抚恤,而活着的将士们,也得到了比平时更多的奖赏。

    那一百名来到东京城的边军将士的代表,他们是什么样的战斗力,城里的百姓们见识过了,朝堂上的大佬们,估计很快也会听说,对他们的赏赐,相信赵煦也不会后悔。

    但赏赐到最后,唯独没有再提杨怀仁。

    杨怀仁心里清楚,对于他的战功,通远郡公的封号已经是极大的恩赐了,而对于扳倒了通番的濮王爷,他还真不敢再要求什么。

    钱财什么的他也不缺,按照赵煦和吕范二人的脾气,也不会赏赐他金银什么的东西。

    所以杨怀仁明白赵煦和吕范二人为什么不提杨怀仁,这实际上是有点打马虎眼的意思,是对他的一种保护。

    就在杨怀仁以为事情可以结束的时候,又是刑部的那位愣子侍郎,突然提出来杨怀仁虽然目的是引出赵宗晖通番卖国的事情来,可他在东京城内带兵冲突,还是触犯了律法的,应该施以惩戒。

    蹇周辅说的有道理,百官虽然觉得此事情有可原,但毕竟法不容情。

    要是这次纵容了杨怀仁,那以后其他人也举着正义的旗号把全副武装的兵士们带到东京城内四处冲突,那还了得?这个口子,是绝对不能开的。

    杨怀仁看着国字脸的蹇侍郎发愁,心道这位大叔你还真够可以的,我今天办的事情就够那愣的了,没想到你比我还愣。

    别人评价你蹇周辅的时候说你刚正,在我眼里,你就是刚愣,哥们这么牛掰把濮王都给干趴下了,你一个小小刑部侍郎,也敢跟我刚正面?

    杨怀仁看着蹇周辅炯炯目光的时候,自己先目光躲闪了。怎么说有理行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呢,人家蹇侍郎有理,人家就是敢跟你刚正面,你能如何?

    杨怀仁只好叹气,自己进了厨房就是个天才,上了床就是个武功奇才,上了战场就是个纯爷们,归结在一起那就是一个大好人。

    而做好人的坏处就是必须讲道理,跟坏人怎么刚都可以,可跟蹇侍郎这样的已经极其罕见了的好人刚,没有意思,不如就认罪,看赵煦怎么罚而已。

    杨怀仁被蹇周辅这么硬刚,自己还没觉得没面子,赵煦脸上先挂不住了。

    杨怀仁今天的形象在他心里格外的高大,可蹇周辅说的话有道理,律法的存在就是让人们遵守的,所以即便杨怀仁是为了做好事,但是触犯了律法,那也一样要遭受惩罚。

    两位宰相还是通情达理的,他们从赵煦的脸上也摸透了皇帝的心思,最终对杨怀仁的惩罚就是回庄子上自我反省一年,无诏不得进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