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皇帝要听故事
    蹇周辅其实就是摆个姿态,从皇帝那里要个态度,至于惩罚是个什么程度,恐怕不是他一个刑部侍郎可以左右的。

    所以他对这样的惩罚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意的意思,反而他刚正不阿的形象,再一次在百官之中旗帜鲜明的树立了一次。

    杨怀仁赶忙认罚,心里想的却是,还是老范和老吕两个老伙计够意思,改天哥们再琢磨几道好菜,好请你们吃酒。

    回庄自我反省这种惩罚,名义上是惩罚,实际上就是一种软禁,其实也算不得是惩罚,杨怀仁觉得大不了哥们不进城就是了。

    在自家庄子里呼吸呼吸新鲜空气,陪陪老娘和妹子,逗逗老虎,没事寻几个兄弟来吃吃酒吹吹牛,照顾老婆待产,以后还要伺候月子啥的,算不得是惩罚。

    当然也不能全是玩。杨怀仁想起刚才蹇周辅提起的那本叫做《武经总要》的兵数,听起来好像很牛比的样子,回去以后弄一本来读读,也算是自我增值。

    毕竟是当了郡公的人了,还有个从二品的虚衔,连兵法都不懂,似乎显得自己没有文化。

    还有书里提到的信件加密方法,杨怀仁这种后世职专文凭的人都能看懂的保密方法,是不是有点太low?

    说不定自己从后世的知识里想出一个更高级更严密的加密方法来,那是不是也可以出书立传,流芳百世?

    想想就觉得非常可乐。

    今年重点培育的番茄土豆等新式蔬菜已经交给嘉王和端王两个人去大面积种植,杨怀仁也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把心思放在其他几样蔬菜的培育上。

    还有,现在无论是经营餐饮连锁还是卖酒卖菜,赚的钱已经很多了,金子银子放在仓库里也不会下崽,是时候该花钱了。

    不是说得会花钱才能更多的赚钱嘛,杨怀仁给老家的村子里修祠堂修路修学堂,那点钱都不算花钱,是时候琢磨个怎么把钱花出去,又能花到地方上的事情了。

    杨怀仁活在自己的白日大梦里正在傻乐的时候,吕大防总结了一下环州之战的得失,反正都是些杨怀仁听着拗口的话,所以他也只好只顾自己乐。

    折腾了一天,赵煦看上去好像有点累了,既然事情就有了个结果,于是便散朝。

    苏公公厚了一嗓子,殿上大臣们齐声拜辞了官家,一众官员呼啦啦地提着官袍的裙裾跟屁股找了火似得便往外跑。

    杨怀仁拉住了一位跑的最快的,实际上他也不怎么认识的武官模样的大臣,问人家《武经总要》这本兵书哪里有卖的。

    那武官也不听他说话,头都不扭过来,留下一句“改天洒家赠你一套便是”,强扯开了杨怀仁的手就往殿外跑。

    杨怀仁纳闷,宫门口这是有送钱的还是怎么了,咋所有人都跑得这么快呢?

    他走到门口想看个究竟,却发现众人跑是跑的快,却不往宫门外跑,而是齐刷刷跑向了偏殿后边的一幢建筑里。

    杨怀仁更摸不着头脑了,也跟着众大臣去偏殿看个究竟。还没走到偏殿门口,便听见偏殿里发出一些“啊”“哦”“呜”的叫声,还叫得很暧昧。

    哎吆我去,杨怀仁惊到了,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啊,这可是大内啊,一帮仪表堂堂的朝中大臣们竟然在宫中干这种事?

    那我也撒一泡吧……

    解决完了问题的大臣们看杨怀仁的眼神都不太对劲,杨怀仁也露出不好意思的歉意表情,也确实怪他,他在外边跟濮王斗,害的朝堂上的大臣们在大殿上站了两三个时辰。

    人家本来年纪就大,要是害得人家某某县发炎导致夫妻生活不和谐了,那还真是罪过罪过。

    上完了小号出来,杨怀仁准备出宫回家,却看见赵煦身边的那个苏公公离着八步远挤眉弄眼的给他使眼色。

    杨怀仁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却走到他身边逗趣道,“苏公公你这是肿么了?眼皮子抽风吗?”

    “杨公爷真会拿咱家打趣,是官家吩咐咱家请杨公爷去叙话。”

    苏公公说话很客气,杨怀仁想起以前这小子对自己不客气的时候,就忍不住想笑。

    人都是这样,你没有地位没有钱的时候,总是被人眯着眼睛看,仿佛你就那么一点个儿,等你有地位有钱了,他们还是眯着眼睛看你,只不过是把眼睛眯得跟两个小月亮似的好玩。

    杨怀仁跟着苏公公来到大庆殿后的一处小阁,赵煦早站在门口等着他了,没等杨怀仁走上期那里行礼,赵煦先降阶迎了上来。

    杨怀仁才要施礼,赵煦摆了摆手道,“免了。赶紧给朕讲讲环州打仗的事情,还有那个什么关……对了,清平关一战,好像打的很好玩嘛。”

    杨怀仁心中叹气,不知道该怎么评判眼前的这位皇帝。

    赵煦十六岁了,这年代十六岁的人,就算是成年人了,结婚生子的也不在少数。但十六岁的赵煦在杨怀仁眼里,却真的还是个孩子。

    刚才大殿上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赵煦在听到赵宗晖通番卖国的时候,还是很生气的,在那一刻,杨怀仁似乎从赵煦稚嫩的脸上看到了那么一点点威严。

    这才过了一刻钟的工夫,他便又原形毕露了。在他眼里,打仗似乎是好玩的,清平关一战那么惨烈的战斗,在他看来或许就是个故事而已。

    杨怀仁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不过后来想想也不能把责任全部怪到他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头上,他虽然是皇帝,可基本上是个活在祖母羽翼下的皇帝。

    他和一辈子出宫的的次数估计都屈指可数,东京城估计是从来都没出去过的,在安逸中成长的孩子,是不会明白战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

    胡乱想了一通,杨怀仁觉得自己想的太多了,这不是他应该担忧的问题。

    历史上绝大多数皇帝都是这么生活的,一辈子没出过京城,甚至一辈子都没出过皇宫的皇帝都不少,如果没有这样的皇帝,又如何来的奸佞们指鹿为马呢?

    既然他要听故事,既然讲故事是自己的强项,那杨怀仁就给他讲讲清平关上发生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