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天生我材必有用(上)
    杨怀仁还是小看了赵煦了。【】也许不能说是小看或者轻视,而是把赵煦看得简单了。

    讲故事杨怀仁很在行,故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他可以信手拈来,只不过故事中他自己的戏份,肯定是要加码的。

    比如他是怎么在西域楼海扁了西夏权相梁乙逋的恶霸儿子梁乙檀,就吹嘘的有点过分。

    “你说啥?你一个打十个?”

    赵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瘪着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看上去瘦瘦的杨怀仁。

    “怎么?你不相信?”

    杨怀仁说着就要撸起袖子来秀肌肉,袖子撸到一半,才想起来自己也没肌肉可秀,这才作罢。

    不过牛已经吹出去了,当然不能再抽回来,自己打自己的脸,只能发挥他的逻辑思维能力,帮助自己把夸张了十倍不止的故事情节给圆回来。

    “我问你,当时我这一边就我和我两三个兄弟,梁乙檀那小子那边可是五六十个人呢,我要不是一个能打十个,我这边又是如何占据了优势的?”

    赵煦噗嗤一笑,“你就装逼吧,我才不信呢。”

    我去,敢说我装逼,你小子还学会活学活用了,看我不……不得不夸你是个人才。

    西域楼的事情可以开玩笑似的讲出来,但讲到清平关一战的时候,杨怀仁就严肃了起来,还是基本还原了当时的真实场面。

    赵煦哪里听过这么真实的战争故事,听到通远军的边军将士们大吼着“守卫家人”浴血奋战,没有后退一步的时候,赵煦简直比亲自到了清平关上还要热血沸腾。

    有几次竟忍不住摩拳擦掌跳了起来,要不是杨怀仁好几次都拽着他的衣服把他拽回来,仿佛他也要上战场跟夏军厮杀一番一般。

    赵煦忽然想起来一件事,疑惑地问道,“清平关上宋夏两军打得那么激烈异常,怎么光听你说别人,没听你说你自己在清平关上都干了什么?”

    这里杨怀仁就不敢打马虎眼了,再说他本来就觉得这一战里,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像样的功劳可以吹嘘的,更不好把别人的功劳强行安排到自己的头上。

    往自己脸上贴金,抬高自己光辉形象的事情杨怀仁是没少干的,可对于清平关一战,他是绝对不肯的,这点觉悟他还是有的。

    “实话实说,这一战里,除了私自带人上了关之外,我还真没做什么,这一战能守住清平关不破,应该是整个环州大战的关键,功劳嘛,都是那些不惧生死的边军将士们的。”

    赵煦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若果杨怀仁说他杀了多少敌人,怎么怎么威武霸气,是没有人能证明他说了假话的。

    可杨怀仁并没那样做,而是很无私的把功劳都留给了边军的将士们,这样一个不冒功的人,在赵煦眼里还是十分值得赞赏的。

    杨怀仁嘴里“嘶”了一声,想想自己也不是一点功劳都没有,接着说道,“在清平关上的时候,我确实不能射箭,也不会挥刀,可我扔了好几十块大石头去砸顺着攻城梯攀爬城墙的夏军呢。”

    说着他比划了一下石头的大小,比一个人的脑袋大上那么一点。

    这一点赵煦是相信的,虽然不曾亲眼看见,但是他也读过不少兵书,一些基本的防守手段他还是知道的。

    在他心里杨怀仁原本是个书生,同时又是个厨艺精湛的厨子,并不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将军。

    他拉不了弓挥舞不了刀枪,而扔石头这种事,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正是他力所能及可以在一场战斗中可以做的,所以没有必要去怀疑。

    “你扔了那么多大石头,可看见有夏军被你砸的脑袋开了花?”

    杨怀仁没想到赵煦会问这种问题,他想也不想便答道,“凑,我哪里知道?当时场面很混乱,两边兵士的喊杀声震天响,头上来往的箭矢跟雨点一样密集。

    我只管搬起石头往城墙下扔,哪敢伸出头去往墙下边看有没有砸到西夏人?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们谁的脑袋被砸开了花?”

    赵煦若有所思的幻想着当时的场面,杨怀仁说得的确没错。

    杨怀仁仔细想了一下,觉得要是不说自己砸死一个半个的夏军,好像在赵煦这位皇帝心里,自己参加了一场那么剧烈的战斗,一个敌人都没杀死,是不是也太蠢货了一点?

    于是他郑重其事的看着赵煦的眼睛说道,“我觉得吧,应该是砸死了几个夏军的……

    你想啊,当时夏军攻了上来,清平关下的夏军密密麻麻的跟蚂蚁一样,我可是扔了好十几块大石头下去呢,总不可能一个人都没砸到吧?

    那个……现在想来,我在清平关上的时候,有那么几次,每当我把石头从女墙的凹口上扔下去,确实听到了墙下传来了几声夏军的惨叫的。

    如此说来,我就是砸死了几个敌人的,哥们在清平关一战里,也是有实打实的战功的,哈哈……”

    赵煦琢磨着杨怀仁的话,觉得听起来非常有道理,从概率的角度去看,他说他砸死几个夏军,完全合情合理。

    他跟着杨怀仁开怀大笑,可笑了没多久,却郁郁寡欢似的刹那间收了笑容。

    他看着屋外的新绿的一排盆栽喃喃道,“要是我也有机会能像你一样参加一场清平关之战那样的战斗就好了。

    现在的我,就像是那些养在精致的花盆中的盆栽,好看是好看,光鲜是光鲜,可除了能观赏之外,又有什么用呢?”

    杨怀仁也察觉到了,从赵煦的神情和言语里,似乎像是一个少年人在抒发内心的烦恼。

    杨怀仁本想大大咧咧安慰他一句“你将来也有机会的”,可想想这么说似乎不太合适,这种事他也做不了主,只好换了一种方式劝慰道:

    “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不是没有用的,就像农民种的庄稼,就是为了秋天的收成,让天下人不会饿肚子。

    道路上种的大树,就是为了在烈日里,能给过往的行人以阴凉,而这些盆栽和花卉,美化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看到它们的时候,不也是感到身心愉悦了吗?

    所以说啊,天生我才必有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