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2章:四点关键(下)
    杨怀仁说到第四点的时候,抬起头来一脸笑意地望着高太后。

    高太后对于他提出的这四点,都非常的认可,只是对于杨怀仁既然也认为赵姓皇族的支持是关键点,那为什么又去招惹了濮王,还要把他一踩到底呢?

    站在门口的叶公公似乎也觉得杨怀仁说的话和做的事情,似乎有些前后矛盾,他今天在濮王府门前受了杨怀仁的气,这时仍不住插话道,“杨公爷,你说的有理,那么你今天这么做可就没有理了啊。”

    说着瞅向了高太后,好似这话是说给高太后听的。

    高太后脸色也凝重了起来,“听叶公公说,你今日在濮王门前执意要讨回公道,却跟他说你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本宫,又是何道理?”

    杨怀仁没有慌张,缓缓说道,“微臣说的和做的,看上去自相矛盾,其实并不是像殿下想的那样。

    赵姓皇族百年以来,到如今人数已经上千,虽然眼下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参政,看上去也没有影响力,但实际上他们无论财力还是势力,都是不可小觑的。

    或者说从他们当中随便提起某一个人来,势力都不见得有多么大,但是如果他们团结起来,那势力就足够大了,大到谁也无法撼动他们赵姓的江山。

    且先不说民间,单单是朝中,有哪一位文臣武将和他们没有关系,没有利益连接,没有交情?

    也许太皇太后殿下之前的打算,是拉拢赵宗晖,并许以高位重金,让他去说服其他的赵姓皇族,眼下的官家并不是一位合适的官家。

    可太皇天后殿下有没有想过,即使能让他们跟官家作对,好处也不一定是太皇太后殿下的,而极大的可能,最终的好处还是他们赵姓皇族自己的。

    就像赵宗晖今天在微臣面前反复强调的,这天下是姓赵的,是他们赵家的。

    这样的意识是根深蒂固的,是与生俱来的一种骄傲,您觉得他会支持一个外姓人而推翻他们赵家对天下的统治吗?

    就算像赵宗晖这样心怀不轨之人,他暗中联络大辽,为的是什么?当今的官家做不成官家,赵宗晖就会借助外力,然后鼓动赵姓的皇族,把他推向皇位,而不是一个外姓人!”

    虽然杨怀仁预想的情况和高太后的计划有些出入,但是道理上,杨怀仁说的很清楚,也打动了高太后。

    她现在也觉得之前自己确实小看了赵姓的皇族们了,现在看着他们一盘散沙似的各顾各的利益,他们之中也大都是些纨绔子弟的脾性,可万一他们把力量凝聚到一起,也是一鼓非常强大的力量。

    之前还好说,当她知道了赵宗晖和辽使耶律迪迪的关系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之后,她不得不怀疑,赵宗晖一直以来都支持她的目的,或许不想她原本想象的那么简单。

    她本来生性就多疑,从今天的事情来看,有没有一种可能,她心里是在利用赵宗晖,而赵宗晖同样是在利用她呢?

    赵宗晖或许把自己的内心隐藏的很深,但仔细想想,谁也不能保证赵宗晖就对权力没有一丝的**。

    假如她站出来夺取本就属于赵姓皇族的皇权,赵宗晖忽然翻脸,再借助来自契丹人的巨大的外力,会不会自己抓住这个机会坐上皇帝的宝座呢?

    高太后想到这里,忽然感到后背一阵彻骨的凉意,有点后怕,说不定她酝酿了好久的计划,差一点就变成了替赵宗晖做的一件皇帝的新装。

    要是这么看来,杨怀仁今天的举动,还真是为了她好,无形中帮助她事先解决了一个极大可能在关键时刻给她反戈一击的对手。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赵宗晖通番卖国,现在已经被杨怀仁用一种另类又冒险的方式给整倒台了,可至于他刚才说到的第四点关键,她又如何能压制住来自赵姓皇族的反噬呢?

    杨怀仁偷偷的观察到了高太后的表情变化,虽然不清楚她心中到底都想了些什么,但是从这些或忧愁或喜悦的神情变化中,他似乎捕捉到了高太后的想法。

    不等高太后开口问,杨怀仁先开口说道,“如今濮王是倒了,可濮王府却依然存在。而濮王府这个金字招牌,就是太皇太后陛下可以掐在手中的可以应对赵姓皇族的一个最大的筹码。”

    高太后一时没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疑惑地问道,“此话怎讲?”

    “很简单。”

    杨怀仁接着说道,“这些皇族之中,的确是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利益,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他们在整个皇族中的地位,是分高低的。

    倒不是说他们头上顶着的一个贵族的爵位高低,而是在赵姓皇族当中的话语权,这个话语权,就代表了在皇族中的实际权力和地位。

    太皇太后殿下,您说这个话语权,又是什么能代表的呢?”

    高太后恍然大悟,原来杨怀仁早就想清楚了赵姓皇族的突破点在哪里。

    众所周知,仁宗赵祯在位时,并无长成年的子嗣,于是过继了当时汝南郡王赵允让的第十三子赵宗实为子。

    后来赵宗实继位成为皇帝,更名赵曙,也就是宋英宗,高太后的丈夫。

    英宗在位时,为了他生父赵允让的身份界定问题,当时还发生了一件举国上下持续争论了十八个月之久的大事,也就是被后世历史学家称为“濮议”的皇考名分事件。

    最终的结果是英宗不得不贬斥了当时朝堂上近半数的官员,才为自己的生父得到了一个应有的名分,当今的两位宰相范纯仁和吕大防,正是在这个事件中被贬斥的两位代表人物。

    赵允让也被追封为濮安懿王,他的次子赵宗朴成为第一任嗣濮王,同时兼领大宗正寺,成为赵姓皇族的名誉族长。

    而这件事最眼前的影响就是,皇族当中谁能得到嗣濮王的名头,谁便可以任大宗正寺,作为皇族的名誉族长领导整个赵姓皇族。

    高太后完全明白杨怀仁说得濮王府还在的意思了,一个没有濮王的濮王府,就是高太后可以利用起来控制赵姓皇族的关键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