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宽容与理解
    杨怀仁已经把他的分析讲了出来,向高太后证明了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并不单纯是为了自己的私仇而对付了赵宗晖。

    单纯从逻辑上讲,杨怀仁如此的解释,在高太后的心里是可以过关的,这一点杨怀仁还是比较有信心。

    只是高太后想明白了这件事中的一切,看向杨怀仁的眼神里,却有了一种担忧。

    这个杨怀仁,和以前的杨怀仁有所不同。他是一直就这么机灵,还是进了官场之后,慢慢变的机灵了呢?

    如果答案是后者也就罢了,如果是前者的话,那么起先的那个傻不愣登的杨怀仁,难不成是故意装出来给本宫看的?

    这样一个人,如果是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将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高太后虽然这么想,但她还是非常有把握杨怀仁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因为她有绝对的自信,杨怀仁起码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胆子敢跟她作对。

    从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件事情来看,这个人的弱点,就是那些被他看做了是家人的人,为了他的母亲、娘子或者兄弟,他往往会不计后果地做出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来。

    有时候觉得他这个人太天真,太莽撞,也太没有头脑了,而有时候他的想法确实那么缜密,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胆量和计谋。

    高太后更笃定了她最初对杨怀仁的看法,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厨子,就是她成就大业的一颗关键的小卒子。

    虽然是一个小卒,可是只要他过了河,就是一个可以横冲直撞的搅局者,而在此同时,既然让他过了河,他也没有可能回头了。

    这想法若是让杨怀仁知道,那他一定会笑出声来,哥们明明就是杆车,你看哥们走到哪里不是横行无阻?

    你个老太婆竟然把我当做送养入虎口的小卒子用,真是暴殄天物。

    天已经擦烟了,高太后又装好人对杨怀仁劝慰了几句,让他老老实实留在庄子里修身养性一段时间,等这一阵风头过去自然会有差事给他。

    杨怀仁听了心里叫苦,赵煦这么说,老太婆也这么说,真把哥们当毛驴使唤了?就不怕哥们石头倔毛驴随时尥蹶子?

    是叶公公把杨怀仁送出宫来的,跟下午接了杨怀仁去寿安宫的时候一样,叶公公一路无言。

    叶公公已经清楚杨怀仁在高太后心中的地位了,即便今天杨怀仁不给他面子的事情还让他耿耿于怀。

    所以他就装聋作哑不说话,杨怀仁偶尔说一两句不痛不痒的闲话,叶公公也不接。

    直到最后两人走到宫门口要分别的时候,杨怀仁突然来了一句,“将来若是叶公公有什么难处,尽管可以找我杨怀仁。”

    这是他的真心话,虽然杨怀仁知道这的事不太可能发生。

    未来的几个月,高太后这个在大宋宫廷里叱咤三朝的女人会香消玉殒,叶公公作为她的忠仆,几乎可以肯定会为她殉葬。

    叶公公听了这话只是稍稍顿了一下,眼神里流露出的疑惑稍纵即逝,接着又一声不吭的回声走了。

    穿过宫门的时候,杨怀仁看着那两扇巨大卯铜皮的大红色的宫门,忽然想起,自己一边忽悠赵煦,一边忽悠高太后,是不是有那么点两面三刀的意味?

    回头望了望被门洞切割成半圆形画面里的大庆殿,杨怀仁摇了摇头,坦然一笑。

    在他的内心里,其实并不是选择站边,既然不站边,就不存在两面三刀的问题。

    他的选择,其实是他内心里的一个缥缈的愿望罢了。

    之所以说是缥缈的愿望而不是执念,是因为他渐渐学会了用历史的眼光去看待眼下的局面。

    如果可以,他愿意尽一点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一些事情,也许三十年后北宋没有被灭在女真人手里,数百万无辜的汉人也没有罹难。

    但是仅仅凭借他一个小人物的力量,能否推动历史的车轮改变方向,是谁也没有办法预测的,杨怀仁能够做的,也只有尽人事,听天命。

    宫门外等着一个熟悉的人,是赵頵的一个贴身侍卫,杨怀仁看到他,才想起来今天在朝堂上没见到赵頵。

    从侍卫嘴里听说,是王妃今日突发头疾,赵頵才刚忙回了王府照应,不过知道杨怀仁进宫之后,才派了他来报信。

    有些事,杨怀仁懂的,他相信赵頵的为人,也理解王妃不愿意赵頵这位嘉王为了杨怀仁和赵宗晖这位濮王交恶的心情。

    今天这样的事情,处在赵頵这样的位置,也确实难做。人与人之间,朋友之前,兄弟之间,也需要一种宽容和理解。

    长庚星第一个照亮了刚刚阴暗下来了夜空。

    杨怀仁抬头望望天空,觉得同一个星星,早上最先闪耀在东边的天空,预示太阳的升起,又在太阳落下时转移到西边,第一个照亮夜空,他还真是有点理解这颗星星的心情。

    宫门外,是他的二百多个兄弟们在等候着他,他们看到杨怀仁安然无恙,还面带笑容的从宫门中走出来,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舒心的笑意。

    杨怀仁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整个计划,他们是不知道的,他在朝堂上耍酷装威风把赵宗晖的罪行揭露出来的时候,他的这二百来个兄弟们却在宫门外为他担心。

    他们不得不担心,杨怀仁的做法实在是太激烈了,尽管刚被赐封了通远郡公,可凭着一个郡公,胆敢带兵去冲突一位地位更高的濮王的府邸,这罪名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的。

    他们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朝廷要处罚杨怀仁,他们就请愿,愿意替杨怀仁受罚,说辞都想好了,就像杨怀仁今天在濮王府门前说的话,“就当我死在清平关上了”。

    烟牛哥哥、天霸弟弟和小七等人,因为这些边军将士们的忠诚所感动,他们深深感触到了那句话,平日里吃酒吃肉称兄道弟的朋友,永远都不如生死战场上站在你身边同你并肩作战的战友。

    如今见杨怀仁毫发无损的从宫门里走出来,让他们有一种忍不住内心的激动欢呼起来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