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大恶人”(上)
    杨怀仁心里有点愧疚。【】今天的整件事,他都是事先在心中预演过了好几次,才最终下了决心这么做的。

    事情成功,揪出一位通番卖国的权贵来,事情失败的话……爱咋咋地。

    如今看来结果是好的,自己受到的惩罚,也更是形式大于实际意义,总结的说,就是非常非常的成功。

    杨怀仁赌赢了。起先的时候,他倒不是故意要欺骗这些一直相信他的人们,只是担心他们的演技不一定能过关。

    万一忽悠不住赵宗晖,引起他的怀疑,像他这样的老狐狸,是不会轻易的钻进杨怀仁早编织好的牢笼的。

    也正是因为这些将士们在濮王府门前表现出来的决绝,才让赵宗晖毫不怀疑的认为杨怀仁是绝对的疯了。

    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可要不要把事实告诉他们呢?

    这些人在宫门外,是从散朝是百官的议论之中知晓了官家对杨怀仁的惩罚的,庆幸之余,也免不了佩服杨怀仁的刚正。

    烟牛哥哥和天霸弟弟两个人,其实最了解杨怀仁,看到杨怀仁脸上那意思愧疚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杨怀仁还在犹豫要不要把事情托盘而出的时候,烟牛哥哥迎了上来,拍了怕他的肩膀说道,“事情都过去了,不如就这样吧。”

    “不如就这样吧?”杨怀仁反复咀嚼了几遍,看着他们脸上真诚的表情,也跟着露出了轻松的笑脸。

    是啊,不如就这样吧。就像以前他自己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对于相信自己的人,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对于不相信自己的人,没有必要跟他说过多的废话去解释。

    在宫门口等着他,为他担忧的这些人,也许他不认识每一个人,知道每一个人的名字,但是杨怀仁知道,从他们毫不犹豫的愿意跟着他冒险的那一刻起,他们都是他这辈子的兄弟。

    对于兄弟,就不需要去解释什么,懂你的人自然懂,相信你的人自然会坚定不移的相信你。

    “咱们回家!”

    对,回家。每个人都能明白杨怀仁这句话的含义,我杨怀仁的家,也就是你们的家!

    嘱咐嘉王府那位传信的侍卫帮忙去随园帮杨怀仁穿个话,杨怀仁则上马,领着众人从西门直接出城回庄子。

    今天在濮王府门前发生的事情,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东京城,市井之间议论的话题,也很快从环州的大胜,转移到杨怀仁带兵冲突濮王府的事情上来。

    有人觉得杨怀仁这么做太莽撞了,就算赵宗晖向暗中谋夺你家的家产,你杨怀仁也没必要非得做出这么激烈的举动来。

    毕竟人家是嗣濮王,身份特殊,你领兵在东京城内横行,就已经犯了官家的大忌了,还当着众人面前打了赵宗晖的脸,你摊上这么件事,实在是不好收场。

    也有人觉得杨怀仁做的没错,杨怀仁是环州大胜夏军的功臣,人家在外边为了大宋打仗流血,家人却在东京城里受人欺负,换做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忍得了。

    至于冲突濮王府,也并不是一点理都没有,一个男人,如果连他的母亲和家人都保护不了,那还活着有个啥意思?

    就在人们吃过了晚饭议论着今天着这件难得发生的大事,同时为杨怀仁得罪了濮王而怕他受到不公正的裁决感到扼腕叹息的时候,杨怀仁骑着高头大马,后边跟着二百个全副武装的将士迈着整齐的步伐从街面上走过。

    百姓们伸出头来观看这个场面,看到边军将士们威武的行军气质之时,无不为自己的将士感到骄傲,也为看到一个安然无恙、面带笑容的杨怀仁感到欣慰。

    有几个胆子大的吃醉了酒的书生模样的人,甚至为他们击节叫起好来。

    杨怀仁也为百姓们的举动感到欣慰,至少从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来看,他并不是一个恃功而狂的人,为了家人而做出的肆意妄为之举,也被他们接受和理解了。

    这也许就是正义的一方取得了最终的胜利那种感觉吧。

    天已经烟了,杨怀仁也不想着赶路出城了,不如就让将士们多感受一下来自百姓们的爱戴和崇敬之情。

    有了今天的这一幕,或许他们会更懂得自己在清平关上拼命跟西夏人浴血奋战,是有意义的。

    他们的家人就像这些平凡的百姓一样,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守在边疆,换取百姓们的安居乐业,让他们不再去怀疑他们所经历的一切,是否是有意义的。

    不过正因为如此,杨怀仁他们错过了出城的时辰,队伍走到西门的时候,远远的看见守门的袛侯下令门卫们正在关闭城门。

    黄大银有些担心,关闭了城门,就代表着他们今夜是出不了城了。城内的杨府并不大,院子里站二百人可以,可住二百人,实在有点困难。

    不等他把心中的疑虑说出来,杨怀仁微笑着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

    杨怀仁好像比以往更有信心,他今天做了一天的恶人,不差这个晚上。更关键的是,他做恶人做得很开心。

    一开始杨怀仁是不理解的,可现在他懂了,当老实人,那些有点权势的人根本不管你说了什么好听的话,或者话里有没有道理,他们根本不把你当做一回事。

    反而你拉下脸来做恶人,有时候都不用过多的废话,事情都会进展的出乎意料的顺利。

    门袛侯见刚关闭了城门还有人乘马走了过来,脸上有些高傲的不悦。

    “来者何人,你是不是眼瞎?没看见城门刚刚关闭吗?要出城,早干什么去了?滚滚滚……”

    杨怀仁面色冷酷,扬起手里马鞭冲着门袛侯的脸就抽了下去。

    门袛侯站在骑马的杨怀仁的灯影里,也没看见他抽过来的鞭子,“啪”地一声脆响,被抽翻在地。

    他蹭地立即跳起身来,大吼着就要吩咐自己的手下士兵要把杨怀仁拿下。

    可他的手下刚提枪冲了过来,忽然发现骑马之人的背后,跟上来一群全副武装的将士,立即散开了阵势,把他们围在了中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