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家和成长
    月色皎洁,仿佛给大地铺上了一层淡淡的糖霜。

    出了城之后,杨怀仁可没有享受这夜色的心境了,因为大家折腾了一整天,也都饿坏了。

    一路猛赶,到达涡河边上的杨家庄子的时候,已近三更。

    让杨怀仁意外的是,杨家庄子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进入梦乡,而是灯火通明,就好像是在等待着英雄的凯旋归来。

    杨母和两位娘子都已经在大宅的门口等待,看到前头骑着高头大马的杨怀仁,她们才放下心来。

    送她们回庄子上,杨怀仁也不能把心中的计划全部说出来,只是告诉她们,他要办一件大事,你们放心的回庄,最多一天的工夫,他就会回来。

    其实这么说的时候,杨怀仁也是不确定的,如果他今天回不来,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

    可当他从马上下来走到家人的面前,才发觉从她们的表情上看,似乎今天发生的事情,她们都已经知道了。

    杨怀仁有点好奇,杨家庄子距离东京城有四五十里的距离,散朝的时候都已经是日近黄昏了,她们就算知道整个事件的经过,也需要明天才对。

    杨母的身后,好像还有一个人,等那个人从几人身后闪出来,露出一张杨怀仁再熟悉不过的脸。

    是兰若心!

    这么说来,一切都能说得通了,杨怀仁从她的脸上看到了久违了的羞怯,瞬间自己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韵儿似乎察觉到了他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却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醋意和怒意。

    杨母很自然的捏着兰若心的手把她拽到身边,杨怀仁现在明白,兰若心已经向杨母她们交代了一切。

    无论清平关上,还是通远县城内发生的事情,她们都知道了,当然,还有回来的路上,兰若心把她告诉杨怀仁,她是为何要去环州的缘由,也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

    杨怀仁本想着等心情平静一下,再慢慢把这件事情告诉母亲和韵儿的,没想到兰若心事先把整件事坦白了出来。

    和何之韵一样,兰若心也是一个曾经混迹江湖的女人,她们性格里有相悖的地方,但更多的地方是相同的。

    那就是性格激烈,敢爱敢恨,而且很执着。而在杨母心中,能为她的儿子甘愿放弃一起,包括生命的女子,她都心怀感激,也会打心眼里喜欢。

    韵儿是这样,莲儿也是这样,现在轮到兰若心这里,杨母的心情还是一样的。

    也许在以为母亲心里,儿子能吸引这么多优秀的女子,也是儿子有本事的一种体现,至于这几个女子之间的微妙关系,不是她应该担心的事情。

    就像一句老话,儿女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烦好了,而做长辈做父母的,只需要考虑将来能不能抱上孙儿,能抱几个孙儿而已。

    杨怀仁到了大宋这一年来,地位涨了,财富涨了,经历了这么许多事之后,性格也慢慢变得成熟起来。

    从一个后世似乎永远都长不大的中二少年,变成了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青年人。

    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似乎不再懵逼了,也不再因为有几个如花似玉的美女都欣赏自己而犯花痴了,而是能够适应这个时代的一切,并欣然接受。

    本来心里有好多话想说,无论是安慰的话,还是感谢的话,这时候忽然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在自己最亲近的家人面前,似乎一个微笑就抵得上千言万语,这就足够了。

    大宅的前院点燃了成千上百的灯烛,而且早就摆满了几十桌酒席,杨府的前院变成了一个露天的酒店的大堂一般灯火辉煌。

    庄户们面带笑容忙碌着在摆弄着桌椅板凳,上菜上酒,随园春美酒的泥封被打开,刹那间整个院子里都是迷人的酒香。

    撩人的月色,就应该是这样来享受的,杨怀仁感到很幸福,也很满足。

    内卫们和边军的将士们早已经饿坏了,只是这样的场面下,似乎刘姥姥走进了大观园,显得有些拘谨。

    杨怀仁回头拽过黄大银来,笑着骂道,“你们装什么斯文人啊,今夜好酒好菜,兄弟们不醉不归!”

    欢呼声响起,杨怀仁和杨母开始挨个拉着将士们开始落座。杨母笑得很慈祥,在许多久居边地的将士们眼里,这个满脸慈爱的老妇人,就像他们家乡的母亲一样。

    而杨母抬棺长跪宫门外的故事,似乎也感染到了每一个人,让所有人都对这位妇人又多了些发自内心的崇敬之情。

    惊喜还在继续,早已经安顿在杨家庄子里的内卫们新过门的娘子们,这时也从后院涌了出来,眼含热泪,同时又带着欣慰的笑容的她们奔向了自己的官人。

    内卫们也再一次感受到有家的幸福,家,就是离开它的时候想念,回到它身边的时候感到的温暖。

    边军的将士们这一边看着内卫们个个都有娘子,心中则是充满了无限的羡慕之情。

    这些将士们之中,有些在参军前是在老家娶了媳妇的,可这些年来,也没真正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

    更让他们惭愧的是,有些人离开家乡的时候,妻子身怀六甲,如今经年已去,除了从家信里知道家中的娘子给他们诞下了儿子或女儿之外,他们连自己的孩子生得什么模样都未曾见过。

    而他们之中更多的人,还未成家,眼看着自己的脸庞从一个未经世的懵懂少年慢慢被岁月刻画的日渐沧桑,看到这一幕,心中难免有些凄凉。

    杨怀仁和杨母同时察觉到了两边的人脸上露出了不同的神情,杨母向他微笑示意,杨怀仁也立即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端着一碗美酒站出来大声说道,“诸位兄弟们,今天的事,我杨怀仁多谢大家一直不离不弃站在我身边,我先敬大家一杯!”

    说罢豪饮了一杯,又从新抱起酒坛将自己的酒碗盛满。

    “这第二杯酒,我杨怀仁把话撂在这里,咱们都是一起同浴血共生死的兄弟,有我杨怀仁一口饭吃,就绝不饿着兄弟们!

    所以说,还没成家的边军兄弟们,你们的大媒,我杨怀仁做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