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何为开府?(下)
    听完了赵佶的介绍,杨怀仁似乎明白什么是开府了。

    和他以前对于开府的认知总体上来说差不多,但是从实际上对他的意义的来说,又是大相径庭。

    原来开府仪同三司,从东西两汉到隋唐时期,都是真正的高级官职,可以真正的开幕副,养府兵的。

    但是到了宋代,这个官职因为整个制度的约束下,转变成了一种荣誉性质的虚职。

    开府之后,自己可以任命的官署的官职,其实他本也不怎么在意,散官也好,虚职也罢,反正也只是个名头而已,也不需要在府外有什么真正的实权。

    但是自养府兵的权力也被大大削弱了,就让他有点头疼了。自己事先预想的培养点自己的武装的打算,这样一来便落了空。

    像赵佶所说,将来的通远郡公府可以有府兵,但那也只不过是名义上的,皇帝随便在禁军中指出五千人来,说那就是你的府兵,可你却没有任何指挥和调动的权力,那还算是自己的府兵吗?

    郡公府的侍卫可以有,恐怕这才是真正的府兵。但是在数量上,赵佶也点明了,最好就随便养个一二百人的府中侍卫,站站岗充充场面也就算了。

    杨怀仁这么一算,心里觉得不对啊,我好歹也是立了个几十年来没有过的军功,皇帝和太皇太后给我的全部赏赐,听起来是一个比一个名头响,可到最后真正算起来,没有一个实际上有用的啊。

    你说我不缺钱,不赏赐钱财绢帛什么的也就算了,哥们也不跟你们计较,可哥们一心为国为民,可一点施展的空间都不给哥们,是不是也太说不过去了?

    我去,杨怀仁越想越气,心里开始暗骂,合着哥们冒死折腾了半天,到头来啥实际好处也没得着啊。

    虽然说为人民服务是哥们心甘情愿的,可总也不能光让马儿跑,不给马儿吃草对吧?

    只见杨怀仁眼珠子滴溜一转,忽然想到了另一个主意。

    “呵呵……呵呵,两位王爷,你们看啊,官家下旨让我在庄子里呆着,不让出庄子,更不让我进城,我有点小小的要求,想劳烦二位,你们看如何?”

    赵佶听了这话禁不住琢磨,杨怀仁这话,听着就没好事啊,所以首先答道:“这事我可能帮不上郡公,小王虽然是官家的弟弟,可不论我说什么话,官家一直就当我是个孩子胡闹罢了,不一定听啊……”

    说着暗暗地对杨怀仁使了个眼色,眼珠子瞟向了旁边的皇叔,把这个麻烦事给推了出去。

    赵頵也不是傻子,知道杨怀仁既然这么说,就是要让他帮着向官家和太皇太后讨好处了,可眼下这种情况下,赵佶说的没错,也只有他能办这事。

    “你说吧,不过咱们事先说好了,能办的事我一定帮,办不了的事,也别为难我。”

    “一定一定,咱哥俩这关系,咋能为难你呢?”

    杨怀仁笑得很肆意,让赵頵头皮都发麻。

    “其实对你来说,这件事并不是什么难事。你看,我现在被封了郡公,官家和太皇太后那里是光给了名头,没给任何赏钱和土地。

    连个郡公府都没说给我一套,连开府都是个虚职,总不能让我做个光杆郡公吧?

    钱我可以自己赚,土地我也可以自己买,可是郡公府,总得给我一套吧?这东京城里寸土寸金的,我是有钱也买不到一处好地方建个郡公府,这话没错吧?”

    赵頵听着杨怀仁说话,不断的点头,觉得他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过他也越听越紧张,搞不明白杨怀仁这话里的雷,到底埋在哪里。

    “你想要官家赐给你块城里的好地,让你盖个郡公府?”

    “那多麻烦啊,内城的地早就被分的差不多了,外城三教九流,以前我还是侯爷的时候也就算了,如今这么大顶帽子戴着,要是连个府邸也没有,是不是咱们官家也跟着掉面子?”

    赵頵问:“那你到底什么意思?”

    杨怀仁笑答:“很简单。像濮王府这种的,贬到下边去的,宅子不是留下来了吗?”

    赵頵差点急眼,“你想什么呢?濮王府那宅子特殊着呢,就算赵宗晖走了,那宅子也是要留给下一任嗣濮王的,你想都不要想。”

    赵佶也受了惊似的眼看杨怀仁,帮腔道,“别人说你胆大包天是天下第一大愣子,我以前不信呢,今天听你说了这些话,我才知道你真是个愣子!”

    杨怀仁忙摆了摆手,“我就是打个比方,值当的你叔侄俩扎着膀子批判我吗?愣子怎么了?我听着挺好听的。

    我其实并不是想要濮王府的宅子,我想说的是,南阳郡王的那个大宅子,不是还闲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