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怪才
    听他们提起庖厨学院的事情来,杨怀仁似乎猜到了些什么。

    廉复老先生虽然跟杨怀仁是同类,可杨怀仁并不十分清楚他是不是和他一样来自差不多的年代。

    杨怀仁猜测的是,廉复在现代,应该是一位学者,而不是一位实干家。

    廉复先生来到大宋初年,并没有闹出多么大的动静来,而是隐居山林,闲暇时把自己脑子里的学识都记录了下来,然后收些徒弟去传道授业。

    他没有像杨怀仁利用超前的知识去赚钱,去改变古代人的生活,这种超脱和淡然,杨怀仁除了敬佩他的品格之外,只能猜测他不像自己一样出身市井。

    高雅的人有高雅的生活方式,平凡的人有平凡的生活方式,这里不论孰优孰劣,只是从现实的角度来分别二者的不同。

    他的徒子徒孙们跟着他久了,自然从他的恬静生活之中,沾染了些超凡脱俗的气质和品性。

    但人在世上活,总要做出点什么成绩来,就算不愿意为声名利禄所累,也会想办法一展拳脚,来验证自己的所学。

    到第三代这一批人,也就是廉希宗的这些弟子们,既然愿意跟着杨怀仁来东京城,就是有想法要出仕的。

    凭他们的本事,自然不会屈尊跟自己的学生辈的学子们去挤科考这条独木桥,所以通过杨怀仁这里,致力于走出一条孝廉的路来。

    无论是在王爷庄子上种菜的,还是结交了京城文人名士的,算是都迈出了第一步,而留下来的诸如柔石和利水两位先生这样的人,也许只是在等待最适合施展他们才华的时间点和地点。

    杨怀仁要建设的是庖厨学院,可他可以肯定的是,柔石和利水两位先生,自然不可能是会厨艺的。

    那么他们的所学才华和庖厨学院能扯上关系的,从他们的话中猜测,重点应该是“建设”二字。

    “二位师兄,可是在建筑和土木方面,有什么想法?”

    杨怀仁猜测着问了一句,然后仔细观察两位先生的表情,当他看到利水先生的眼皮好似抽搐了一下的时候,杨怀仁便知道他的猜测应该八、九不离十。

    利水先生没想到杨怀仁一语中的,平静了下激动的心情,慢慢说道,“师弟果然目光如炬,为兄二人正是建筑和土木方面小有所学,才冒昧到访。”

    柔石先生面色稍有惭愧,补充道,“利水师弟精于此道,为兄的专精嘛,还是跟建筑略有偏颇的。”

    杨怀仁听到这里已然心中暗喜。建设一个庖厨学院,跟在自家庄子里盖民居,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单纯盖民居的话,并没有多少难度和技术含量,几间平房,无非是四堵墙,几根大梁托起来个屋顶。

    庄户人家也不用多么心灵手巧,盖间平房的本事,大多数人还是有的。

    庄子里那一片新盖的房子,只不过是让他们把往常用的泥胚换成黏土石砖,建材的升级,并没有给盖房子带来另外的难度。

    但是要建设一座能容纳千百学生的学院,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最基本的一点,盖间教室的房子就比普通的民房要大上不少。

    内部空间大的房子,需要更合理的设计,如何承重,如何通风等等,这都是学问。

    而纵观全局,一座学院的整体规划,也不是普通人随便画个图任意安排安排就可行的。

    教室要怎么盖,盖多少,还有学生的食堂啊,宿舍啊,活动场所啊,藏书的图书馆啊等等其他的配套设施,都需要合理的规划和设计。

    这就需要相对专业的建筑学和规划学方面的人才了。这一点,杨怀仁事前也担忧过,还曾经考虑过是不是能花钱让赵頵帮忙请一些专门建造宫廷建筑的大师和工匠们一起来规划。

    没想到就在他对这件事还没有具体打算的时候,就有柔石和利水两个先生自己找上门来了。

    更让他事前没想到的是,柔石和利水两位先生这样的人才,竟然已经在他庄子上住了半年之久,他一直都没有发现,反而只是单纯的当他们是些有特殊方面才华的怪人。

    如此看来,他们性格上虽然怪癖,可才华却不一定是假的,何况他们还是廉复先生的徒孙,对于后世的建筑知识,不知道他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又会有什么标新立异的新理解。

    这也提醒了杨怀仁,不能用他后世的眼光来看待古人,同样的,也不能单纯用当代的眼光去看待古人,古人之中,也不是没有具有超前的眼光和知识的大才。

    如今仍旧住在杨家庄子里的十几近二十个廉希宗的弟子们,既然能走出两个柔石和利水来,如果对他们加深一下了解,说不定能挖掘出更多的具有特殊才华的人才来。

    看着杨怀仁若有所思似的发呆,柔石先生继续解释道,“利水师弟的毕生所学,正是建筑学,而为兄所学,虽然也是建筑学,但跟利水师弟的所学,还有所不同。”

    “哦?”

    杨怀仁心中又惊又喜,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突然在脑海中升腾起来,柔石先生所说的,他的所学既能归结到建筑学之内,却又和人们对建筑学的普通认知又有所不同,那么……

    难道是……

    他急切的问道,“柔石师兄的专精所在,可是和军备有关?”

    柔石张大了嘴巴,错愕地看着杨怀仁问道,“师弟从何而知?为兄可从来没在旁人面前提起过。

    即便是同门师兄弟,虽然同属师祖门下,可各有所好,各有所专,学艺之时,也是相互分开,各自研习自己的所好之学。

    像为兄和利水师弟这样的性格孤僻之人,更是无人问津,师弟又是如何猜到为兄的专精之处的?”

    看着这两个怪才,杨怀仁面露开怀的微笑,心中大呼天助我也,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如今有了大片的建设用地,本来就拥有了足够的建设资金,如今柔石和利水两位师兄正是先前所欠缺的专业人才。

    如此面面俱到之下,建设披着庖厨学院的军事学院的计划,便可以顺利的去施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