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驴唇不对猪嘴
    当着杨怀仁的面上,小二即便心中对老汉的这番话心有不喜,却也不好当面发作,只是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来。

    老汉批评店家煮茶不够专业的话,其实也不是刻意说的,只不过是这老汉性子耿直,才说话不留情面,加上他嗓门有点大,倒是惹得临近桌上的客人扭过头瞧了过来。

    另一个看上去同样五十多岁,身材有些发福的胖员外模样的人起身站了起来,笑呵呵地走到杨怀仁这一桌,从背后冷不丁地猛拍了一下老汉的肩头,笑骂道,“老孙头,就你会品茶,我们都没有舌头是不?”

    胖老汉看了看他面前那壶刚被小二端上来的二十文一壶的茶水,笑得更欢畅了,“你就点一壶二十文的茶水,也好埋怨人家店家烹茶的技艺不行?

    让大家说说,这二十文一壶的茶水,还能烹煮出什么花样来不成?哈哈……”

    胖老汉的话语,在杨怀仁听来,是有一丝挑衅的意味的,不过胖老汉笑眯眯的样子也倒不算讨厌。

    听口气,两个老汉相互之间是认识的,相熟的老人之间,开些玩笑,打打趣,差不多也是这样的口气。

    姓孙的老汉却是非常不服气,甩手打开了胖老汉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不屑地说道,“原来是朱掌柜的啊,我以为是哪位茶道大家来教训小老儿呢。

    换做是个别的人说点什么,小老儿也倒没什么好说的,你朱掌柜的,可是没有这样的资格。

    你是不是年纪大了忘性也大了?年前咱们俩在这里斗茶,小老儿可是记得是你输了呢!”

    胖老汉似是被他说出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一般,脸上顿时有些难看,可他还有些生意人的那种沉稳,脸面只是板了一下,立即又狡黠地笑道:

    “好汉不提当年勇,更何况此一时彼一时,年前斗茶你不过是侥幸获胜,如今再斗一次的话,那就难说得紧了。

    你也就喝喝二十文一壶的茶水罢了,真正的好茶,你不曾喝过,也不会烹煮,凭空地议论人家店家的不是,委实有些可笑,哈哈……”

    俩老头斗茶是个什么情况,杨怀仁可是不清楚,但是眼下俩人斗起嘴来,可是一个比一个的咄咄逼人,搞得坐在一旁的杨怀仁有些尴尬。

    老汉嗤鼻一笑,“朱掌柜,斗不过就是斗不过,早已经分出高下的事情,你如今这么给自己打圆场,可是为了那点油光溜滑的脸面?哈哈!

    我今天是点的二十文一壶的茶水不假,可要是在咱们二人之间,论起谁喝过好茶来,或者谁的烹茶手艺更好一些,我孙江山,却是你朱老三比不了的。

    想当年……”

    胖老汉听他说到这里,忽然打断了他插了一嘴,“打住,赶紧打住,老孙头,你是不是又要吹嘘你当年喝过贡茶的事情了?”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杨怀仁,“是不是每次见到新客来,你都要把这事吹嘘上一番,一点新意都没有,我们老哥几个早都听得耳朵里全生了茧子了。

    再说了,一直以来都是你自己自说自话而已,谁也没见过的事情,你只管口若悬河的吹嘘好了,呵呵……”

    “这还能作假?熙宁年皇宫里修葺殿宇,我当年跟着我爹去做的,工程做完了官家高兴,赐了我们这些工匠一壶“小龙团凤饼”,这事你也是知道的,还能有假不成?”

    老汉有些急了,坐直了身子,提高了嗓门,以示他说的话,句句是真。

    至于喝没喝过贡茶“小龙团凤饼”,杨怀仁是不好判断的,可他听到老孙头话里的意思,他正是一位修葺过宫廷殿宇的工匠。

    这让杨怀仁精神一振,心道今天运气还真是不错,随便找了个茶馆休息一下,惊还能遇到一位老工匠,是不是可以向他打听一下像他这样的工匠在城里的情况?

    可是眼前这场面,两个犟老头斗嘴斗得正激烈,他一时之间也插不进话去。

    胖老汉蹙着眉头,也来了股子倔强脾气,“那都二十年前的事情了,谁又能给你证明?宫里也不是吾等可以随便进去看的,谁又知道你是真喝过还是在吹牛皮?”

    老孙头瞪起两只牛眼,犟着嘴骂道,“我说喝过就是喝过,这还有什么好吹的?我从小就在西市上混了这些年了,你可曾听说过我孙江山吹过牛皮?”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从开始的相互调侃斗嘴,声音越来越大,口气也越来越激恼,渐渐地变成了真正的吵架。

    老朱头说:“怎么没见你吹过牛皮,从小你就吹,我可见得多了!”

    老孙头道:“你睁着大眼说瞎话,我什么时候吹了,你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到底是我吹牛还是你故意污我的清誉!”

    老孙头说着竟叉着腰站起了身来,急躁的情绪之下,由于说话语速越来越快,恰好面对面喷了老朱头一脸吐沫星子。

    老朱头面带恶心嫌弃之色,匆忙拿衣袖抹了一把脸,见老孙头站在他面前越逼越近还毫不相让,下意识地抬手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得一个趔趄坐回了椅子上。

    “老孙头,你有个屁的清誉,你以为你还能像小时候一样仗着比我个头大就欺负我吗?休想!”

    “你敢推我?!姓朱的!谁欺负你了?咱俩虽说是差不多年纪,从小也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

    可你打小家里就有钱,现在却来说我一个泥瓦匠家里的孩子欺负你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你问问在座的各位,你这种说辞,可有人会真的信你?真是驴唇不对猪嘴!”

    老朱头急眼了,又把刚刚站起身来的老孙头一把推了回去,“你骂谁是猪呢,你才是驴呢!”

    “还推我?!真当我不敢还手吗?”

    老孙头也急眼了,猛地站起来,一把又推了回去。

    可他被推了身后还有所倚靠,老朱头背后可没有,加上他体态有些胖,一个没站稳,自己双脚相互绊了一下,“嘭”地一声跌坐在木质的地板上。

    老朱头捂着屁股,疼得他眼睛鼻子嘴巴挤到一起,口中还骂骂咧咧,“姓孙的,你个老不死的,看我今天不跟你拼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