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斗茶(中)
    斗茶仍在继续,两边的动作似乎在此时还不能比出个先后和高下之分来。

    等敲得那一小块茶块脱离了茶饼,才翻转过来把茶块取了下来,放进了精致的铜臼之中。

    铜臼只有一个成年人的拳头那么大,蛋黄大小的茶块放进去,刚好占据了铜臼的底部。

    两人虽然动作都不快,却好似极力让自己的每一个动作,在旁观者的眼中,都显得淳朴而优美。

    他们几乎同时抄起了铜杵,在一阵“咚咚咚”地闷响里,一只手不断的转动着铜臼,把茶块杵碎成茶末。

    不得不提到一点,这个时代的茶叶,大体上分两种,一种是正规的被称作茶的东西,全都是在制作之后,从茶焙里一出货,就已经被制作成了茶饼或者茶砖的样式。

    所以人们想饮用茶叶的时候,都是把这种茶饼或者茶砖整块的买回去,先进行初步的分割和捣碎的加工工序之后,才放到茶壶里或煮或用开水冲泡的。

    这样的茶饼和茶砖,其实价格上还比较昂贵,富贵人家中自然不吝惜这点茶钱,但在寻常百姓家里,若不是有贵客登门,茶水也不是平时常常可以喝到的。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茶叶。

    确切的说,茶焙在制作正统的茶饼之时,被挑拣出来的是少量的嫩叶和细致的茶叶。

    而剩余的大量的粗糙的茶叶和茶梗,甚至混合了采摘、晾晒和烘焙等过程中混入茶叶的其他的一些莫名的植物枝叶,做成一种粗糙的散茶。

    散茶虽然粗糙,实际上也是具有正统茶叶大部分的功效,只不过味道上稍微涩口了一些而已。

    中下层的百姓若是要饮茶,自是不舍得买茶饼的,于是茶焙便提供这种粗糙的散茶供他们享用,也就成了百姓口中时常提到的“粗茶”。

    此间茶馆开在西市之上,面向的自然是各个阶层,无论是文人墨客富贵人家,或者是贩夫走卒市井小民,都可以在此买到茶水。

    一楼所提供的一文钱随便喝的那种茶水,便应是这种的粗茶了,贫苦人只为了出门在外解渴解乏,没那么的讲究,也并不在意茶水是不是有名或者高贵。

    老孙头和老朱头几乎同时捣碎了茶块,然后把铜臼中的茶叶碎末轻轻倒在了一个洁白如玉的白瓷茶盘之上。

    捣碎或者研磨好的茶叶碎末,也不是直接放入茶壶中便随意开始烹煮的,而是用茶勺把茶叶碎末均匀的平摊在底部平整的白瓷茶盘之中。

    他们做到这一步,让杨怀仁也不得不开始感叹,茶艺的精致程度,比起他的厨艺来,可以说有些异曲同工,某些不容易察觉到的细节,往往决定了最终的茶水或者菜品的味道。

    他们正是在仔细的挑拣,把已经捣到粉碎的茶叶碎末分到一边,而还没有捣碎的那些相对大一些的茶末疙瘩,挑拣出来堆到另一边。

    两个老汉都是年近花甲的老人了,此时两个人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上了年纪之人的浑浊,却都是那种认真又炯炯有神的矍铄之色。

    在整个挑拣区分的过程中,谁也不会轻易的犯错,以导致最终的烹煮出来的茶水里的茶末大小不一。

    挑拣好之后,把选用的那些细致的茶末轻轻用一张纸片,缓缓扫入到铲子形状的茶勺之中。

    做完了前边这一系类的准备工作,茶壶的壶嘴里,也已经冒出白色的汽雾来,水看上刚刚要滚,却还没有沸起来。

    两人面露喜色,这样的滚水,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打开茶壶盖,把茶勺呈一定的角度斜靠在壶口的边沿上,同时把茶勺微微地左右晃动,让挑拣好的大小均匀的茶叶岁末在重力的作用下,沿着光滑的茶勺内壁缓缓地向茶壶中的滚水中天女散花般地散落。

    到此时,杨怀仁或许也有点明白方才老孙头为什么埋怨茶馆的茶博士了。

    或许不在人前,那些茶博士们烹煮一壶茶水,也的确没有像他们一样的仔细。

    但这也不是不能理解的,茶博士们毕竟做的是天天要重复上许多遍的工作,要是他们对待每一壶茶水,都像这两位老汉斗茶时的认真细致,恐怕一天累死他们也煮不出那么多壶的茶水。

    既然是做生意,不管是烹煮茶水还是烹饪一道菜肴,其实都是如此,只要是产品量化生产了,总是要在保质保量的情况下,节省一些步骤,以满足供应上的需求。

    除了某些行家或者在特殊的场合下,我们寻常情况下享用成品的茶水或菜品,也不至于吹毛求疵地去搜寻那略微到难以察觉出来的不同。

    杨怀仁也意识到这一次斗茶,和那些文人们之间消遣似的斗茶有所不同。

    文人们斗茶,在意的无非三点,分别是斗茶品,斗茶令和斗茶百戏。

    斗茶品,顾名思义,就是比试选取的茶叶孰优孰略,俗话说“茶以新为贵,水以活为上。”

    就是说新茶比陈茶要贵,煮茶选用的水,选取像溪水这样的活水,最终煮出来的茶水,才算是上品。

    而斗茶令,则是文人们煮茶的过程中,要吟咏茶令,或是一首诗词,也或是唱些符合煮茶之时淡泊优雅心境的歌赋,以衬托气氛,谁的诗词歌赋好一些,谁便在斗茶中占了上风。

    最后的茶百戏,也就是分茶,是一种分辨把煮好的茶水从茶壶如何注入茶杯中的一种技巧孰优孰略的方式,自北宋时才刚刚流行起来。

    也正因为是时下最流行的风气,所以在各种斗茶之中,也最开始最重视这一项。

    分茶的动作是否优雅,还有把茶水倒入茶盏时,茶末在茶盏中游荡的轨迹所形成的不断变幻的图案是否瑰丽多彩,都是作为评判这一项高低的重要组成部分。

    宋代大诗人杨万里曾说“分茶何似煎茶好,煎茶不似分茶巧”,便是说的此样的奥妙所在。

    甚至很多文人把这种茶水的图案和琴棋书画中的画相提并论,好似分茶之时,同样是在精心的创作一幅厚重又淡雅的山水云雾,或是一幅活泼又灵动的花鸟鱼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