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就是这个味
    杨怀仁见他们一直愣着也没开动,忙和兰若心配合着,一个给他们夹菜,一个给他们倒酒。

    那坛子随园春的泥封一打开,酒香就先一步溢了出来,此生最好酒的郑荣穗,闻见这个味道,就跟丢了魂一样喃喃道,“这世上还有如此香醇的美酒?”

    “一般一般,全国第三,呵呵……”

    杨怀仁一边笑着,一边帮发愣的两个人端起面前的美酒,“来来来,咱们先吃一个解解渴。”

    说罢他不断的扬着手,示意大家先来干一杯。

    老孙头已经知道了杨怀仁的身份,这时似是故意要看李垒和郑荣穗的土包子样子似的等他们闹笑话,毫无心理压力的端起酒来吃了一杯。

    李垒等着老孙头吃完了,才放心的把自己的那杯酒吃进了嘴里,倒是郑荣穗,手里端着那杯酒,看着酒杯的眼神,跟看见了一个大美人儿一般的深情。

    杨怀仁算是服了,一个人的爱好也好,嗜好也罢,像郑把头能把一种东西或一件事物喜爱到这么一种程度和境界的,那他也肯定不是一般人。

    就郑荣穗这个表情和眼神,若是把他手里的美酒真的换做了一个美人儿,怕是那位美人也抵挡不住那深情眼光里的爱意。【】

    有的人为爱痴狂,有的人为酒痴狂,人一旦遇上了一生所爱,总是要痴痴狂狂的。

    郑荣穗没有像正常人一样酒一饮而尽,而是小心翼翼地伏身把嘴巴凑到酒杯边沿,竖着嘴巴轻轻吸了一小口。

    “啊……美酒!美酒!!美酒啊!!!”

    原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是从郑大酒痴这里开始的。

    李垒夹了一口卤牛肉放到了嘴巴里,也只嚼了几下,脸色就变了,鼻息抽搐着,眼睛里噙满了眼泪,嘴巴也不听使唤了。

    “就,就就,就是这个味……”

    杨怀仁一脸茫然,心里很想问问他,你舅舅来了的话,不如请他也一起落座……

    老孙头一脸嫌弃地指着这俩货笑骂道,“你们看看你们这副熊样子,真不长出息,一杯美酒,一盘美食,就让你俩变成了这副骚包样子?”

    李垒尽管吃过一次随园的牛肉面,可那个味道确实让他这种吃货终生难忘。

    一碗牛肉面里几片牛肉,味道自是精彩绝伦,但一碗面里的牛肉片毕竟有限,他当时吃的时候,都是循着牛肉的肌理一小撮一小撮那么咬下来慢慢咀嚼的。

    如今眼前一大盘牛肉摆着,也难怪他语无伦次,美酒配美食,对于吃货们来说,是一种此生足矣,夫复何求之感。

    这种情况下,至于老孙头怎么去埋汰他们,他们直接就可以无视,或许在他们心里也怼了回来。

    你老孙头喝到好茶的时候,那样子可比我们还骚包,若不是我俩看在你年长了我俩的份上,那话早就说出口了。

    很快伙计又上了几道小菜,杨怀仁轻他们三位把头先尝,自己才下筷。

    对于随园后厨的实力,杨怀仁非常满意,以前教授给羊乐天他们几个徒弟的东西,他们并没有死记硬背。

    像这几个小菜,都是在他教授的基础上,有了一定的创新的。

    羊乐天看上去性格木讷,但在厨艺方面,其实有过人的天赋,而曹安如今在随园做地也很踏实、很卖力,后厨里几人之间的相互学习和融合,造就了随园如今的火爆盛况。

    等李垒和郑荣穗感激涕零的对着杨怀仁感激了十好几遍,酒过半酣之后,老孙头才把通远郡公要请他们一起去建设庖厨学院的事情说了出来。

    两人听罢怔怔地看着杨怀仁,从这一天来杨怀仁的表现来看,似乎不太相信面前的这位老先生只是一个郡公府的老管事。

    起码刚才随园的掌柜的对他的态度,如果他仅仅是个管事,那是没有道理的。

    杨怀仁脸上微微笑了笑,觉得现在也没有必要在扮下去了,于是撕掉了粘在嘴唇和下巴上的假胡子,露出一张年轻人的脸来。

    随园的后花园虽然是个空旷的场所,但也是个隐秘的所在,四周的高墙把后花园隔绝成了个如仙境一般的地方。

    前边虽然是随园的二层小楼,但是此时小楼和后花园之间的一排树丛正是郁郁葱葱的季节,后花园里的光景,从楼上模糊地看着秀丽,却不容易看得清真容。

    “诸位,在下就是通远郡公杨怀仁。”

    杨怀仁拱拱手道,“今天请诸位来的目的,方才孙把头都说得清楚了,在下诚意相邀,希望两位把头也能加入进来。”

    听了老孙头所说的那个大活是什么之后,李垒和郑荣穗就已经惊得下巴快掉下来了,如今杨怀仁自报了身份,他们俩直接化作了雕像,石化了一般。

    他们以前不是没给有地位又身份的人盖过院子,修过房子,可这种事,那些高贵的人们是不会亲自露面的,打发管家和他们交际,便是给了足够的面子了。

    眼下的事情,一件件综合起来,不由得他们两个不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传说里那个在环州杀人不眨眼的通远郡公,大愣子杨怀仁。

    通远郡公这种他们心目中的遥不可及的大人物,竟然亲自请他们吃酒,亲自请他们这种小人物,那他们的面子可不是一般的大。

    让他们惶恐之间,还有些恍惚。二人愣了好久,好不容才缓过神来,战战兢兢地对视了一眼,这才匆忙放下手里的酒杯和筷子,站起身来促狭地去重新施礼。

    杨怀仁也跟着站起身来,按着他们的肩膀又给按着坐了回去。

    “二位把头不必多礼,更不必惊慌,说起来咱们也是同行,你们是泥瓦匠,我是厨子,说起来咱们都是三教九流里边下等的匠人。

    什么郡公啊,什么节度使啊,这都是个名头而已,说起来停响亮,其实当不得饭吃,也当不得酒吃。

    我要盖这座庖厨学院,不光要培养厨子,以后还要慢慢发展成为一种专门教授各类技艺的综合性学院,培养更多的像我们一样的能工巧匠!

    不知二位可愿意加入到我这个远大理想里边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