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听雨楼
    去青楼的话,杨怀仁原本的一身老学究的装扮就显得不怎么合适了。

    好在兰若心也是个善于易容的江湖人士,比起何之韵的路子来说,兰若心的易容路子并不是同出一家,没有韵儿的手艺那般的多种多样,却是走的惟妙惟肖的路数。

    逛青楼嘛,最常见的无非是四种人,有钱的商贾、好色的浪子、故作风雅的士子和纨绔子弟们。

    兰若心开玩笑说从杨怀仁的身上,她能找出全部这四种人的特点。

    杨怀仁则是开怀一笑,心道你这么评价哥,哥只能认为这是夸奖哥是个演技派。

    哥们的确是有钱,说好色也认了,但是纨绔子弟嘛,哥们不太像,倒是将来我儿子要是没教育好倒是有可能成为个纨绔子弟,而故作风雅的士子?骂谁呢?

    哥们是真正的文化人,根本不用故作风雅,哥们天生的一张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脸。

    “臭美!”

    这就是兰若心的评价。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笑意,给杨怀仁装扮成了一个士子,只不过为了防止他被人认出来,故意把眉眼和口鼻化装得轻佻了些。

    而她自己,还是一个小书童的装扮,只不过比上午的扮相,更显得单纯傻愣了些。

    天刚擦烟,青楼一条街上都掌起了各色颜色暧昧的灯笼,花花绿绿的,总是照射出那种朦胧而昏沉的光线。

    在此间步行,任凭多么意志坚定的男子,原本纯净的心也要沾染了那一丝风花雪月的情绪。

    后世的影视剧里那种一排花枝招展的小姐儿们站在二楼的窗台,把冗长的衣袖故意甩下来拂过公子哥脸颊的光景,那都是骗人的。

    即便是从事了这个不光彩的行业,小姐儿们也都有一些矜持,长袖是用来善舞的,并不是把整条街变得旌旗招展。

    虽然是卖笑为生,可她们也都尽力地去遮遮掩掩,营造出一种半露还羞的娇柔来,才能提高了自己的身价,同时也更加吸引了腰包鼓鼓的客官们。

    一路笙歌,断续的莺莺低语,在初升残月的温柔月光里,容易让人的心也跟着柔软起来。

    听雨楼的位置不算优越,杨怀仁和兰若心不知在笑意灿烂的龟公面前数了多少个花样繁多的牌匾,才终于寻到了听雨楼的牌子。

    既然来了,戏份自然要做足,杨怀仁昂首挺胸,也学了那些逍遥公子哥儿的样子,背着手像是驾轻就熟的样子信步迈进了大堂。

    从外面看上去并不怎么起眼的听雨楼,大堂里还是几近坐满了客人,三四个人一张台子,桌上摆了些各色的酒菜,客人们怀里搂着柔弱无骨的小姐儿们,眉飞色舞地被她们喂着喝小酒。

    一个老鸨子笑意盈盈地扭着腰身迎了上来,说了些什么公子生得好俊逸,光看面相就是个大富大贵的命格这样的话。

    话虽然听起来有些甜腻的恶心,起先杨怀仁和兰若心也没觉得怎样,这是人家的职业,干这一行的,不拿蜜漱了口,是不会出来说话的。

    话中虽是些浮夸的马屁,只不过是为了赚到你荷包里的银子罢了,当不得真,杨怀仁甚至觉得,就算是个癞蛤蟆揣着金子走进来,这位妈妈估计也会说出同样的话来。

    只是后来这位妈妈拽着杨怀仁的胳膊贴在自己饱满的胸前蹭来蹭去,就让杨怀仁尴尬了。

    更尴尬的是兰若心,或者说她脸上那一刻的表情,用尴尬来形容似乎还不太恰当,应该说是一种愤恨,恨不得把青楼的妈妈大卸八块然后煮了吃肉那种恨。

    杨怀仁也不好立即抽回手来露了怯,只好一个劲的暗暗给兰若心使眼色,生怕她一时意气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真的把这位妈妈打得满地找牙,那可就耽误了事情了。

    一楼大厅里,中间舞台周边的座位基本都坐满了,妈妈要请他们上楼单独开一间雅间。

    杨怀仁一琢磨,像王老七这样的庸俗嫖客,估摸着是开不起单间的,所以他如果来听雨楼光顾,也一定是坐在大厅里,所以他示意兰若心给这位妈妈一些银子,让她帮忙找个台位。

    兰若心一脸怒气地掏了一两银子,才让那位妈妈松开了一直抓着杨怀仁手臂的双手伸手去接。

    在青楼里消费,能用得起银子的,都不是差钱的主。

    更何况这两位,一进门什么事都还没干,连酒菜都没吃一口,光是为了寻个位子,便能使出一两银子当小费的,那肯定是土豪级别的。

    妈妈笑得更欢畅了,嗓门也提高了两个八度。她只是扭头这么一扫,便看到了一个人少的台位。

    “王老七,你自己别占着一个台位了,不如你换个位子和别人挤挤去。”

    杨怀仁听到这个名字,便感叹今天的运气挺好,王老七果然在听雨楼,而且如今就在他面前。

    结合老孙头介绍的王老七极具个人特色的样貌,杨怀仁果然也看清了他下巴上那个豆子大小的烟痦子,便确定了他找对了人。

    只不过眼前这个汉子,身体瘫软地坐在一个宽敞的台位里,脸色难堪至极,若不是事先知道他只有三十岁,怕是说他五十多岁也不为过。

    他整张面皮,像是被酒色掏空了一般,阴沉发暗,却又露出些惨白。

    一个酒糟鼻子让人没法分辨是啊原本的长相便是如此,还是酒醉之下才让鼻头像个小丑一般红彤彤的好生逗趣。

    面颊上的皮肤松弛的像是上了年岁的老人,眼神是宿醉之后的那种迷离,没有神采更找不到焦点,眼睛里的微微发红似乎已经沉着到了眼球之中。

    乍一看王老七的样子,让杨怀仁和兰若心没法不失望,不过这也让杨怀仁感到越是这样的人,越应该挽救一下,毕竟像他一样的手艺精巧的匠人,毕竟不多了。

    王老七没有站起身来,只是斜靠在软长椅上稍稍拧过了身子来,面对着冲着他嚷嚷的妈妈,翘起来的二郎腿换了个方向,看了看妈妈身后的两个人,浑然没有半点要让座的意思。

    “你个贪财的老杂肉,老子怎么说也是你家的常客,要不是老子见天的光顾你家小姐儿们,你家早关门大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