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2章:骂谁王八头呢?
    王老七骂得十分难听,那妈妈听了立即反击,也露出了滚刀肉本色来。

    “指望你?你这个死穷鬼,杀千刀的货,指望你我这听雨楼早关门大吉了才是!要不是看在红儿的面上,我喊人拿扫把把你打出去!”

    红儿的名字,杨怀仁听起来有点耳熟,好像白天的时候郑荣穗吃醉了酒提起过,正是听雨楼里那位跟王老七相好的小姐儿。

    说是小姐儿,其实年龄也不小了,好像跟王老七年纪相当,也有近三十岁了。

    三十岁在后世还不算大,可在当下,在这个行当里,就算不能说是年老色衰,也可以说是黄花不再了。

    那些小姐儿们大都是从小就被青楼从教坊司,或者从人牙子那里买回来养着,教到豆蔻初开的年纪,便让她们出来接客了。

    姿色好一些的,或许做上三两年,遇上个好人能给他们赎了身,还了良人的身份嫁给人家当小妾,就是不错的命运了。

    而姿色平常的小姐儿们,一般情况下干上个十来年,风华渐消却风韵犹存的年纪上,妈妈也会让她们自己掏一些钱银,释出卖身契,自赎还良。

    也有一部分因为常年呆着这样的环境当中,失去了独立生活的能力,才甘愿留了下来,浑浑噩噩地就这么过一生。

    当然,青楼也不会白养闲人,当这些人不能以色侍人的时候,也就打发她们干些洗刷打扫的杂活,当个妈子使唤,以聊此生。

    这个红儿,年轻的时候,姿色也不是普通的那一种,虽然算不得是听雨楼的头牌花魁,那也是能跻身什么馆内的四大美女的。

    只不过当她同期的姐妹们都找到如意的人家还了良之后,她仍然留在听雨楼,就只能用造化弄人来形容了。

    随着一波又一波的后起之秀不断的崛起,红儿小姐儿也渐渐淡出了雅客们的视线,也正是如此,才能让王老七这样的人有机会和她成为一对相好的。

    王老七似乎对妈妈的话浑然不在意,没有半点要挪窝的意思。

    妈妈叉起腰来,看着劲头是要摆开架势对他大骂一通,杨怀仁忙拉住了她。

    “无妨无妨,便跟这位仁兄同坐一台便是了。”

    “这……”

    兰若心愤愤地出着气,又掏了一两碎银给她,她才笑眯眯地塞进了怀里,唤着一个小厮赶紧过来上酒。

    一壶酒,几样看上去还算精致的小菜摆在了桌上,杨怀仁只是呵呵笑着谢过了这上酒菜的小厮,却不曾开动。

    倒不是他对这样场所提供的酒菜有心理洁癖,只是他这种吃惯了喝惯了好东西的人,对于普通的酒菜,还真是难入得了口。

    大厅的中间有个小舞台,几个乐姬吹拉弹唱着杨怀仁听不懂的词牌,一个穿得像足了蝴蝶的小姐儿真的把一条数尺长的水袖甩下台来抚摸着公子哥的脸。

    王老七就那么面瘫了一样,一动不动的望着台上,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换了是个其他什么人,杨怀仁总是能找到点什么话题寒暄上几句的,可面对这么一位,他还真是一时没找到开口的语言。

    这时走过一个红衣女子来,打扮的比起大厅里任何一个小姐儿都素净了许多,肤色在那一身红色的衣服映衬之下,显得特别白皙。

    她走到这张桌前,盈盈地微微屈膝对杨怀仁和兰若心福了一礼,之后才凑近了瘫坐在椅子上的王老七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杨怀仁看着女子的年龄,便猜到了这一位小姐儿应该就是那个王老七的相好的红儿了。

    她说话声音虽小,但因为杨怀仁离得他们不远,隐约间还是听见些零碎的语句。

    方才王老七和妈妈针锋相对的互骂了几句,妈妈不乐意了,当着杨怀仁面前没有发作,转过头去大概是寻了红儿小姐埋怨了王老七一番。

    她这趟过来,是来让王老七让出整个台位给杨怀仁他们的。王老七扭头朝一个方向用鄙视的眼神瞅了一眼,还是没有起身。

    不仅如此,他眼含柔情地看了红儿一眼,便伸手把她搂紧了自己怀里来。红儿脸色还是有些难看,等触碰到王老七的眼神,这才渐渐放松了下来。

    就从这一点,杨怀仁倒是挺佩服这个王老七的,起码从两个人相互对视的眼神里,他就知道这两个人,并不是一个嫖客和青楼小姐儿那般简单的关系。

    要是从两个人的长相上看,红儿虽然不再年轻,可姿色并没有比年轻的小姐儿们逊色多少,反倒是王老七如今这个样子,是无论如何也配不上她的。

    杨怀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他们俩如果对对方是真心相待,似乎能更好理解如今的状况。

    前几年红儿小姐没有选择自赎,或许是因为从小长在青楼里边,已经不能适应外边的世界。

    也或许是被哪个巧舌如簧的公子哥骗走了多年积攒下来的钱财,才导致她最终不得不留在了听雨楼。

    后来遇上了王老七,而老七又真心待她,连家里老婆都休了,可见他对红儿小姐的迷恋之情。

    只不过是因为他囊中羞涩,一时凑不出为她赎身的钱财,或许是青楼的妈妈觉得王老七不是个适合红儿的良配,才处处为难了他,最终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出现。

    杨怀仁还没酝酿出如何开口之时,还是兰若心有江湖经验,绕着弯直入正题,倒是引起了王老七的一点兴趣。

    “公子,咱们盖院子,请了孙把头了,怎么还要再多请一位王把头?”

    杨怀仁看着兰若心机灵的眼神,立即会意,笑着答道,“孙把头不是说了嘛,这位王把头号称建筑这个行当里八大行首之中的行首,那技艺自然是最好的,他手下做工的匠人又众多,自然是得请他的。”

    “叫我说啊,”兰若心顿了顿,“这个王把头的技艺应该没孙把头说得那么好,喜欢出入烟花柳巷的人,能有什么真本事?”

    “我也只是从他们嘴里听说,没见过啊……”

    “行了!”

    王老七不屑地拐了拐嘴角,“你俩演够了吧?会说话是不会?骂谁王八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