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无声胜有声
    红儿见王老七突然来了怒气,怕他像以前一样招惹了什么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暗地里又被人家敲了闷棍,忙面带歉意的对杨怀仁笑了笑,又指着台上跳舞的舞姬岔开话题。

    “七哥你看,飒儿妹妹这一曲醉刘伶,舞得是越来越好看了呢,啧啧,真美啊……”

    红儿并不知道这里边究竟有什么事,王老七是心中有数的。

    杨怀仁其实就是故意发音不准,把“王把头”说成了“王八头”引起王老七注意,结果就是王老七果真误会了。

    “呃……你看我这条舌头,总是发不对这个字的音,把仄声发成了去声,让这位七哥误会了,呵呵……

    你看看,真是不好意思,不如小弟请七哥吃酒……”

    “有话直说,有屁痛快了放,你们这些读书人,就是喜欢挤着屁股眼放屁,越是不想让人听见,却放得越是大声,非得追求个无声胜有声,真他女良的……”

    王老七也太直爽了,性子直,说话也直,让杨怀仁错愕的同时,又觉得跟这样的人说话痛快,不用拐弯抹角的自找不自在。

    至于把斯文人好脸面放屁不带响形容成了追求“无声胜有声”,也只能说他看上去粗鄙不堪,实际上还是挺有才的,将来有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段子手的潜质。【】

    “哈哈!”

    杨怀仁忍不住大笑起来,“王把头……那个七哥说话就是痛快,那个‘无声胜有声’嘛,小弟实在是受教了,哈哈……”

    王老七摇了摇头,“别废话一大堆了,有什么话直接说,也省下我骂你的废话。是孙江山介绍你们来听雨楼寻我的?”

    既然不让说废话,杨怀仁干脆闭着嘴巴一个字不说,默默地笑着点了点头。

    “你家要盖大宅子?”

    王老七说起盖房子这种事来,他的眼神中似乎突然来了一丝闪亮的光彩,他疑惑地用手指在他的红鼻头上摩挲了几下,“你得盖多大的宅子啊,这活老孙头自己还干不过来?”

    杨怀仁还是没言语,而是对着他伸出了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手指。

    “三十亩?”

    王老七下意识的说了一嘴,说完了一想不对,要是三十亩这么大的宅子,老孙头不可能自己拿不下来。

    所以他疑惑地又打量了一下杨怀仁,自己都不可置信的又问道,“三百亩?”

    三百亩的话,在王老七的意识里,像老孙头这样手底下有百十来人的队伍,其实也是可以拿的下来的,只不过如过主家急着赶工期,才会再寻一队匠人。

    杨怀仁这是才重重地点了两下头,又把伸出来的三根手指收回来两根,只留了一根食指。

    “这只是第一期工程。”

    乖乖,王老七这样盖过无数房子的把头也惊得说不出话来。不要说东京城周边,就是放眼整个大宋,除了皇宫,谁也没胆子住超过三百亩的宅子。

    那些个王公大臣们,也不过住占地几十上百亩的大宅,就已经是体面的不行了。就不说住了,敢盖这么大院子的人,那就肯定不是一般人。

    “地点?”

    王老七似乎真的感了兴趣,这活一听就不小,要是能跟老孙头一起接下来,他手底下四五百号人起码一年吃喝不愁,他自己更是能赚一笔大钱。

    杨怀仁知道说出地方来,自然是暴露了他的身份,可此时也不能隐瞒什么了,只能稍微隐晦的把地点的大概描述出来。

    “出城西南四十里外,涡河西边……”

    这个范围其实还是蛮大的,但是王老七联系到能盖三百亩大院子的富贵人家,那片地域里,也只有通远郡公杨怀仁一家了。

    对于杨怀仁这个人,他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在他的印象里,这个新晋的年轻的郡公爷,说起来就俩字,有钱。

    他这时才从椅子里坐了起来,神色严肃地瞅了瞅周围,跟做贼似的问道,“这位公子,你贵姓?”

    杨怀仁笑道,“免贵姓杨。”

    王老七听罢深吸一口气,确认了自己的判断,稍作盘算之后,他笃定的说,“这活我接了!”

    “痛快!”

    杨怀仁大喜,“就喜欢你这种痛快人。”

    “不过嘛……”王老七那种颓废的神色如今一扫而光,而是露出了一副商人的嘴脸,“我可以领着手下的匠人去接这个活,不过我有几个条件。”

    有条件正常不过,刚才杨怀仁连工钱待遇的问题都没说,王老七就敢接下来,现在再来提条件,估计就是这一套而已。

    “七哥快人快语,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小弟能做到的,绝无二话。”

    杨怀仁已经从王老七说话的口气里听出来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自然不用再多做隐瞒。

    王老七看了看台上还在舞动的舞姬,露出了一丝让人感觉十分诡异的笑意。

    他转向了一直偎依着他的红儿,轻声细语的问了一句,“这段日子可是这个飒儿给你脸色看了?”

    红儿不知他忽然提起这件事来跟他们两个男人聊得正事有什么关系,只是下意识的点点头,嘴上却说着“无妨的……”

    王老七突然旁若无人的在她樱唇上用力亲了一口,堵住了她的嘴巴。

    杨怀仁被他这样的行事方式搞的想笑,倒是一旁的兰若心尴尬地目光赶紧挪开了去,也不知该往哪儿放才好。

    王老七亲得够了,才放开了红儿,大声笑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时不同往日,今天,我王老七就让你红儿扬眉吐气一回!”

    红儿小姐儿不知道他为何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狂妄至极的话,心里却是砰砰砰跳地越来越快。

    “飒儿妹妹年少,又是当今听雨楼的头牌小姐儿,平常时候傲了些,也没什么大碍。今日是她盘发开红之日,七哥便不要多生是非了罢?”

    王老七笑得很柔情,和他的如今的样子有些严重不符,他抚摸着红儿的手背,仿佛告诉她没事的,相信哥。

    接下来他转过头来对杨怀仁说道,“我这个条件很简单,只要你帮我把红儿,还有台上正在跳舞的那个飒儿小姐一齐把卖身契赎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