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开红挂衣(上)
    杨怀仁一听这条件对他来说简单不过,花钱的事,那都不算是个事儿。

    见到王老七之前,从旁人的嘴里听来的所有关于王老七的传闻,杨怀仁用后世的眼光去判断,王老七可能是有一种叫做xing瘾的精神疾病。

    到如今真正接触到了王老七,他才发现很多事情,不能只是听别人说,更是不能从表面看透本质的。

    王老七是流连青楼妓馆,可说他好色吧,似乎他也没有足够的本钱去好色风流。

    而他和他听雨楼的相好的红儿,二人应该是两情相悦的。人的语言可以骗人,可是杨怀仁从王老七看向红儿的眼神里,确实看到了那种真情的目光。

    这种一个男人注视着一个女人的深情目光,是做不了假的,起码王老七这样一个人,完全没有必要跟一个过气的妓女逢场作戏。

    如果是这样,或许就比较好理解整个事情的大概了。王老七或许不是这两年才认识红儿小姐儿的。

    红儿还是听雨楼数一数二的台柱之时,一个偶然的机会,王老七见到了红儿,从此便一见钟情,喜欢上了她。

    那时的红儿小姐儿风华正茂,有许多的名流和才子追捧,是不会看上王老七这样一个无钱无势的匠人把头的。

    而王老七呢,也有自知之明,便渐渐地把对红儿那种爱慕之情,埋在了心底。

    后来王老七成家,红儿小姐儿却遇到了人生的转折,当许多年后两个人再一次偶然相遇的时候,两个人的内心里,都默认了这就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奇妙安排。

    此时的两个人,王老七还是那个王老七,红儿小姐儿却已经是风华不再了,也正是如此,岁月抹平了两个人之间的原本难以逾越的鸿沟。

    经历多年沧桑,王老七的生活也让他逾感乏味沉闷,重遇红儿,让他把内心里那种暗恋之情重新蓬勃激发了出来,随着两人相熟相知,逐渐变成了一种义无反顾的迷恋。

    所以渐渐地,王老七的病态的形象在旁人的印象里慢慢形成了。他休了妻子,在外人看来是被青楼里哪个狐媚子下了迷药,可在他看来,只是追随着自己的内心罢了。

    两年相处下来,两个人慢慢变成了情投意合的一对苦命的鸳鸯,红儿被骗走了钱财,王老七本就不是有钱的主,导致两个真心想待的人始终无法走到一起。

    在这样的精神压力和折磨之下,也就不难想象王老七是如何一步一步颓废到如此的模样和境地了。

    杨怀仁这一次的出现,似乎让王老七看到了一种希望,当他从杨怀仁的话中猜到他的真正身份的时候,他和红儿的未来,也在他的憧憬里渐渐清晰了起来。

    兰若心不曾联想到那么多,还在好奇的问着,“王老七,你就不问问你和你手下的将人们的工钱?”

    王老七斜着眼一笑,“给某人做活,听说工钱都不会少。至于我本人嘛,今天只要某人帮我实现了愿望,这辈子不要钱给他做牛做马,我也心甘情愿。”

    说着他转过眼珠来瞅着杨怀仁这个“某人”。

    杨怀仁陪着他笑笑,“某人不用你一辈子做牛做马,把该做的活做好,某人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便是。”

    红儿在这种地方呆了这许多年,即便他们之间这些话说的俏皮又隐晦,却能把话中的大致意思,猜出了六七分。

    她这样的光景,有王老七这样一个痴情之人还能为她倾倒,她自然清楚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

    所以听完了这话,她只是温顺地往王老七身上又倚靠得近了些,脸上带着柔柔的笑意,却不开口去打听细节,显得十分乖巧。

    兰若心撇了撇嘴,本打算扭头去寻青楼妈妈的身影,却见那个妈妈脸上堆满了笑,扭着腰身快步走上了舞台。

    舞台上的乐姬们停下了弹奏,缓缓退了下去,那个舞得衣袂飘飘的飒儿小姐儿则掩着嘴角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娇柔模样来,惹得台下的公子哥们一片色眯眯的目光。

    几个龟公抬上了一个小几案、一个衣架和一面精巧的屏风上来。

    几案上放的是一叠看不清的衣物,还有一套金漆笔墨,而那面屏风并不是如常的糊了白纸的山水或花鸟,而是一张简简单单的,却有些扎眼的大红纸。

    妈妈开始说着一些场面话,辟如飒儿小姐儿多么多么优秀,是个美人又是个才女,她又是如何如何含辛茹苦把她扒扯大的,总之在杨怀仁听起来,换了是飒儿小姐的亲妈来了,听了这些话都得感动的流泪。

    只是方才还言语粗俗不堪的妈妈,此时说话倒是文绉绉的,期间还用了些杨怀仁听不懂的词语,听起来类似烟道中人说的烟话,却又不太像。

    杨怀仁下意识的用一种咨询的眼光看向了兰若心,兰若心迎着他的目光,没好气的来了一句,“看我干吗?那女人说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杨怀仁没想到她怎么就来的这么大火气,只好憨憨地笑了笑,算是表达了歉意。

    也许人家说的就不是烟话,这年头,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行话,他本也没正式逛过青楼,听不太懂正常。

    兰若心一个混江湖的,按说是该明白的,也许为了撇清自己和这种地方的关系,她才装作听不懂;也许是话里的内容有点浅薄,于是她又气又恼,才不肯承认她听得懂。

    王老七已经知道杨怀仁的身份,也猜到郡公爷可能以前也没来过这种档次的烟花风月之地,这才清了清嗓子,解释了起来。

    “今天晚上公子来的巧了,正遇上了听雨楼今年才崭露头角的头牌小姐儿飒儿的开红挂衣之仪。”

    开红挂衣?杨怀仁坦然地笑了笑,表示了解。单从字面上,着四个字确实不难理解,放在这个特殊的地点,又是在一个特殊的场合之下,就更不难想明白了。

    对于台上那位长袖善舞的飒儿小姐儿,今天是她生涯中最重要的日子,因为今天,她要第一次接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