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开红挂衣(下)
    这个年代,不论是干这一行的商人,还是从事这一行的从业者们,都是有业内的规矩,都是分不同的层次的。

    青楼和妓院,听起来意思相似,其实并不是能完全的划等号。

    名称后边带“馆”、“院”、“班”、“阁”、“室”的,不管名字起得多么雅,其实就是专门从事风月行业的妓院。

    而名字带“楼”的,却不仅仅是妓院,除了也有同样的服务之外,主要的服务其实更加具有综合性,结合了勾栏、书画院、歌舞院、诗社、酒楼和茶肆等等各色行业,更像是一种娱乐业的综合体。

    自诩多才多艺的文人和社会名流,聚集些同行朋友或者同学在此间聚会,或谈古论今,或吟诗作对,或谈生意说趣闻,总是一些归结起来算作附庸风雅之事。

    而歌姬舞姬们的表演,只不过是为这些聚会和饭局增添些光彩罢了。

    这些楼内的小姐儿们,也多是些艺伎似的清倌人们,倒不是说她们卖艺不卖身,入幕为宾的事情,也是常有的,只是从旁人嘴里说出来,她们总是要自我清高一番的。

    像当下的一些名姬,琴棋书画歌舞音律,她们无一不擅长,哪怕是跟一些才子们吟诗作赋,总也不轻易落了下乘的。

    当然,这行当里全能的才女,又天生丽质的上等货色,并不是那么多见,大多数能精于其中的某一项,或能歌,或善舞,加上一些先天后天的柔媚,总是能让客人们趋之若鹜的。

    听雨楼在这样的“楼”里边,说起来名头不算响,行里人若是真较起真来,听雨楼也只是勉强刚刚算得上楼罢了。

    即便如此,经营听雨楼的妈妈还是十分骄傲的。

    每隔数年,听雨楼里也总有几个能拿得出手的,能吸引些文人才子或富贵公子哥儿们的头牌姑娘,红儿数年前便可以算作一个,眼下的飒儿小姐儿,就是楼内正如日中天的头牌了。

    说起来飒儿年幼之时被买入听雨楼,起先只不过是一个伺候红儿的小丫鬟,随着她慢慢长大,妈妈发现她生得越来越精致,才逐渐训练成了如今能歌善舞的飒儿小姐儿。

    刚出道的时候,根据妈妈的教导,飒儿也总是要矜持一些的,卖艺不卖身,那娇柔的身段和妩媚的面容,也勾得不少所谓才子们三魂丢了七魄。

    听雨楼这样的规模,终不能始终保持飒儿一直这样矜持,抻得时候久了,难免要流失客人。

    待到时机合适,妈妈终归是要让她开红挂衣的,只是这第一次,把仪式做的场面一些,好哄得那些公子哥们纨绔们好多掏些银两,才是这行业的生财之道。

    听王老七解释完了这一切,杨怀仁恍然之间,觉得原来干哪一行,都有哪一行的道道。

    他开饭馆把新鲜的菜式或者蔬菜摆上货架,用竞拍的方式从那些富贵人手里赚取最大的利益,这种营销方式原来不是首创,人家干青楼的,早就用把这种形式玩了成千上百年。

    只是他们出售的货物嘛,说起来难免让杨怀仁这样后世来的人感到尴尬。

    想象一下那些平日里自诩清高的才子们,还有扮作了才子的大豪客或者纨绔富二代们,带着色眯眯的表情,叫嚣着自己的出价,去竞拍一个处子的初夜,那场面难免有些不堪入目。

    再一想他为了达成王老七提出的条件,待会儿自己也要参与进去,又觉得自己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好色是一码事,男人与生俱来的本能,没什么好羞愧的,但是滥色,就是另一码事了。

    杨怀仁看着舞台上摆着的几样家具和器物,疑惑地给王老七指了指。

    王老七讪讪地笑了笑,好似有些嘲笑像杨怀仁这样的书生模样之人,不知道是真单纯,还是假清高。

    红儿此时开口了,“那面糊了大红纸的屏风,是供一会儿中了魁首的宾客,拿沾了金漆的毛笔写字用的。”

    “写字?”

    “对,写字。用金漆在屏风上写一个‘彩’字,寓意‘红上画金’,表示他给飒儿妹妹添了头彩。

    只是写到最后一笔的时候,要用了力气,让那最后的一点戳破了红纸,寓意‘破彩’,也就是‘**破红’之意。”

    “哦……”

    杨怀仁听罢有些不自在,心道原来古人一点也含蓄啊,事情搞的这么直白反而觉得是一种情趣,思想还真是开放。

    “那几案上放的那块绸布手绢,还有那副衣架,摆上来又是何意?”

    红儿抿嘴一笑,“公子看错了,那不是一块绸布的手绢,那是……飒儿妹妹的贴身肚兜……

    咳咳……开红破彩之后嘛,自然要行挂衣之礼。挂衣之礼其实民间成亲仪式里,也有类似的程序。

    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这个变成女人的过程,也是自有礼数的。俗话说的‘上床挂衣,下床盘头’,就是这么个意思。”

    杨怀仁这才想起来,自己成亲的时候,也是有过这样的过程的,只不过当时自己不清楚这是一种必要的礼仪程序,只是当做顺手帮新娘子做的一件简单的事情罢了。

    这种烟花风月之地,讲究的礼数,还真是一点不比其他地方少,飒儿小姐儿这一次的开红挂衣之礼搞的这么场面浩大,确实也让她身价倍增。

    王老七要为红儿小姐儿赎身,这个杨怀仁十分理解。可是他还要为另一位听雨楼的头牌小姐儿赎身,就让他不太懂了。

    最根本的一个道理,他说着些话的时候,红儿就在他怀里,他就不怕红儿听说他一下要赎买两个女子的卖身契,就不会难堪,就不会吃醋吗?

    不过既然答应了王老七,就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好了,就算他要一次纳两房妻妾,也不是杨怀仁能管的事情,那是人家王老七的自由。

    兰若心既为开红挂衣的礼仪感到双颊发红,也同时为红儿小姐在如此的情况之下还能处变不惊,把事情娓娓道来感到不忿。

    这时,台上妈妈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位客官们,请喊出你们的开红挂衣之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