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黄雀捕螳螂,老鹰在背后(下)
    “我出五百两!”

    这一声喊出来,大堂里立即炸了锅,众人纷纷伸长了脖子去寻找是谁喊了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的价格出来。

    刁公子和牛公子两位,听了这个价格之后的惊讶之色,可就难以形容了,眼睛眉毛鼻子嘴巴,好似都不知道该往脸上哪块地方放了一般。

    他们俩斗了那么久,难道只不过只是让一个旁人看了笑话?

    妈妈乍一听到五百两的出价,那叫一个心花怒放,脸上那一刻差一点就真的笑出一朵菊花来。

    只是隐约之间,她好似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等她循着声音的方向寻了过去,看到那个红鼻子的时候,气得她心肝脾肺肾差点一齐炸个满堂红。

    飒儿看见那个喊价的人正是搂着红儿的王老七时,那脸色就更精彩了,那小眼神好似万箭齐发,要把王老七和红儿一起扎个万箭穿心才肯罢休。

    “王老七!”

    妈妈烟着脸开口骂道,“你个杀千刀的腌臜玩意,你捣得哪门子乱?这里有你什么事?”

    边骂着边给几个龟公打眼色,他们也立即撸起袖子来冲过来,看样子要把王老七架起来赶出去。

    红儿只当王老七是吃醉了酒说胡话,却护在了他面前,哀求着几个龟公不要伤害了王老七。

    萍水相逢的一个穷鬼,就能帮他出五百两这么多钱?我怎么没遇到过这种人?这……他女马的上哪儿讲理去?

    “公……公子不是开玩笑吧?”

    妈妈一脸难以置信。

    “没开玩笑,”杨怀仁淡淡地说着,“今日王老七在听雨楼花的钱,都算在本公子头上了。”

    说完了他便自然地坐了回去,整个听雨楼里却出现了一片少有的安静。

    妈妈脑筋转的快,她才不管是谁买走了飒儿的第一夜,她眼里,白花花的银子才是最实在的,其他的嘛,都得靠边站。

    她清了清嗓子,对另一边犹在发呆的刁公子问道,“刁公子,这位公子出价五百两了,你还要加价吗?若是不加,那……”

    刁公子伸出手示意她先不要说话,他需要静一静想想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本是他和牛公子两个看不对眼的公子哥在相互竞争,两个人斗的火热,眼看着他就要赢了,他想不通为何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而且这人此前一次价也没喊过。

    对于飒儿小姐儿,他也是喜欢的,虽然他是最近才认识她的。

    来听雨楼的目的,就是他打听到他在国子监的同窗,也是他的死对头牛公子喜欢上了听雨楼的一个小姐儿,他才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来讨回面子。

    眼看着事情就要达成了,牛公子将来无论在哪里,说起今日之事来都要矮上他一头。

    可若是最后是另一个人中了魁,那么结果就是他和牛公子都丢了脸,要一起被旁人笑话成跳梁的小丑。

    牛公子眼下的身家有三百两,他也是买通了一个牛公子身边的人才打探出来的,所以今天他带了五百两,就是计划好了让他难看。

    这个陌生的公子一下就把价格从三百两出头一下抬到了五百两这样的高价,他就有点发愁了。

    花三百两买将来在同窗们之间的面子,搭配上飒儿小姐儿的开红挂衣,他还是觉得值的,可五百两?他心里只有骂女良了,飒儿是金子做的吗,值五百两?

    眼下的局面,让他有点骑虎难下,若是不出价,他要陪着姓牛的一起丢脸丢到姥姥家去,可继续出价,他肉疼啊。

    他挣扎了好一阵,觉得为了面子,还是应该最后搏一搏的,他不想成为旁人的笑柄。

    “我出五百零一两!”

    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出价了,刁公子幻想着,也许这样的出价会让这位陌生的公子认清形势,为一个粗鄙的酒糟鼻子汉子,不值当的花这么多银子。

    也或者,让他误以为他根本不差钱,无论他再出什么价,他刁公子都会云淡风轻的在他的出价上再加上一两,也由此让他知难而退。

    刁公子的喊价还没过去一秒,他刚刚幻想的一切,都化作了镜中水月,被别人敲了个粉碎。

    “一千两!”

    这次是杨怀仁亲自喊的,这样的出价在他看来也不过是玩玩而已,可在旁人眼里,那种震撼可就是无以复加了。

    “呵呵,”他对着在座的众人拱了拱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一场戏,本公子看得很开心呢。

    不过本公子也不管你多么牛多么吊,也不管你是螳螂还是黄雀,本公子也都看不上眼,要做嘛,当然要做它们背后的老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