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所以说你傻
    带着好几百名叫花子一路回庄子上,杨怀仁总觉得怪怪的,这要是遇上官府的人,说不定就能误以为是叫花子们组团造反。

    不过杨怀仁对于兰若心给他找了这么多劳工,还是很开心的,这才明白今天早上兰若心执意要把他打扮成一个叫花子,原来不是随心而为。

    杨怀仁让赶车的马夫走的慢一些,生怕这些劳工们掉了队。兰若心说不打紧,他们都识得地方的,走不丢。

    看来是昨夜兰若心帮他找了这些乞丐了,兰若心这个当过一个大帮派二当家的人物,很多事情上比杨怀仁想得还周到。

    杨怀仁想跟她说谢谢,又觉得见了外,只好用他的微笑来表示谢意。

    兰若心也很快读懂了他这个笑容中的意思,打趣道,“不用谢,这么多人,虽然是给你干活,但是也需要你管吃管住的。”

    “那是自然,不仅如此,我还要给他发工钱的,省的他们去你那里告状,说我克扣农民工工钱。”

    “呵呵,不会的。他们可不都是农民,不一定是老家遭了灾,才沦落成了流民灾民,最终才成为叫花子的。

    每一个当了乞丐的人,不一定都是被逼无奈的,有些时候,他们就是自愿放弃了过去的他们不喜欢的生活,做了花子,过这种群体生活。

    对了,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你说话这么有趣,你师父教的?”

    杨怀仁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他从兰若心的话里,听到的意思,乞丐这个职业的形成,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正常情况下,人们会以为,能去沿街要饭的人,都是被逼无奈的,或者生活所迫。

    现在想来,或许古代和后世的乞丐,也是有相似之处的,有些人做乞丐,或许只是为了体验另一种不同的人生。

    在车厢里,杨怀仁想起自己还是个乞丐的样子呢,这才开始收拢了头发,把脸擦干净了,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兰若心很自觉地背过脸去,却是能听见她偷偷的笑声。

    “笑什么?”

    “没什么,嘿嘿……”

    “没什么还笑?傻笑吗?”

    “不是,笑你傻。”

    “我……”

    杨怀仁竟无言以对。能赚钱,能败家,比较起来好像优点似乎更明显一些,所以他不觉得他傻。

    “你说傻就傻了?”

    “嗯!这些人本来你管吃管住,他们就会很卖力的干活的,昨天我那么一说,当他们听说是去杨家庄子给你通远郡公干活的时候,他们都抢着要去。”

    “管吃管住,是我自己乐意,人家给我干活,我给人家开工钱,这是基本的道义。”

    “嗯嗯……所以说你傻。”

    “你喜欢吗?”

    “???”

    兰若心楞了一下,听见身后的杨怀仁好像换好衣服了,转回头来看着他的表情,不知道他突然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杨怀仁在这段对话中逆势而上占了上风,接着调侃道,“我是想问,你喜欢我什么?”

    “我……”

    轮到兰若心无言以对了。

    杨怀仁得意的笑了,心道想当年,哥们阅女无数……呃,这就是吹牛了。

    他前世唯一谈过恋爱的女生,还就是兰若心,在那段感情中,唯一值得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杨怀仁被甩了三回。

    两个兰若心,一样的模样,曾经让杨怀仁迷迷糊糊的认为,或许这就是一个人的前世今生,一样的样貌就是同一个人。

    在两个人经历了许多,摸过了又看过了她的那啥之后,他才意识到两个相同样貌相同的名字,跨越了千年,其实是不同的人。

    前世那个兰若心为了她想要的东西,放弃了爱情放弃了他;而千年之前的这个兰若心,抛弃了她已经拥有的所有一切,就为了爱情,就为了他。

    杨怀仁一开始不喜欢这个时代,迂腐的朝廷,迂腐的统治阶级,迂腐的读书人,迂腐的社会。

    呆得久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开始喜欢上了这个时代了,后世看起来很普通的谋生技能,在这个年代里,配合着他能说会道的一张嘴,便造就了现在的他。

    更让他喜欢这个时代的,是这个时代的人。古人和现代人的模样,除了穿衣打扮的区别之外,其实没什么大的变化。

    要说变化,那就是这年代胖子没那么多而已,大多数老百姓,还是比较苗条的,一些清苦人家,也谈不上是面黄肌瘦——饭总是能吃上的。

    这个时代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单纯,很可爱的那种单纯。不是说他们就没有心机,没有贪婪,没有**。

    而是说,大多数人的心机、贪婪和**,也是很简单的那种,或者说是套路不够深。

    那些套路深的,都是些读了书,有了见识的,在这个时代属于上层阶级的人们。

    这样的人杨怀仁接触了不少,有些自己也搞不太懂他们的套路,若不是他事先知道有些事情将来会不可避免的发生,或许他如今已经性差踏错了。

    所以他尽力远离这些人,这些事,不管格局怎么变换,他都努力地去接受,做出来的反应无外乎就是让自己置身事外,不参与,不评论。

    男人嘛,他认识的这些兄弟们,起码对他都是很坦诚的,哪怕是生死为难的时刻,他们也相互维护着对方,这一份男人之间的兄弟义气,都是真挚的。

    而女人,杨怀仁看来比男人更简单。这个时代女人或许是生来接受到的文化也好,思想也好,都被禁锢在一个圈圈或者框框里。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限制了女性的人身和思想的自由度,用批判的眼光去审视它,这种思想的禁锢,肯定是不好的,是错的。

    但是与此同时,这种思想的限制,其实也把这个时代的女人规矩得传统了,简单了,纯粹了。

    很多时候她们没有权力去选择她们的人生,也因为这样,让她们的想法简单纯粹了许多,那就是找个疼爱自己,珍惜自己的丈夫,成了她们一生最大的目标。

    当然像高滔滔这样的女人是例外的。

    想到高太后,杨怀仁不禁凝重了起来,六月天了,她是不是已经开始行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