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开工饭(下)
    猪肉炖白菜,看着很普通,可按照杨怀仁的做法炖出来,比寻常人做的味道确是好吃了不是一点半点。

    首先就是用的油多肉多,这菜名称里既然把猪肉放在前边,并不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这么叫,那么猪肉就是主料,而其他的比如白菜也好,其他配菜啊豆腐啊也好,都只能算是这道菜的配角。

    这就是杨怀仁做菜的不同了,对于老百姓来说,他们不讲究菜式的外观多么精致,用料的搭配多么巧妙,他们在意的,是实不实在。

    油多肉多,在寻常百姓眼里,就是实在的表现。一碗炖菜,几乎接近一半都是冒着油光的猪肉,光看着就是食欲大增。

    做大锅饭的时候,切好了的白菜看着挺多,是猪肉的好多倍,可白菜里都是水,一遇热菜本身就收缩了,到炖好之后,看着猪肉就显得多了。

    而植物蛋白含量丰富的豆腐,放在炖菜里是最合适不过的,搭配猪肉的动物蛋白和脂肪,相互融合之下,那种味道是寻常百姓最喜欢的口味。

    这年头百姓家里煮菜,就真的是煮菜,热锅的时候倒油这种操作是根本不存在的。杨怀仁就亲眼见过原来庄子里的庄户们,家里都是没有油壶的。

    他们居家做菜的时候,就直接烧热了锅,直接下菜煮,就加一点点的盐,就算是一家人的一顿菜了。

    这还是家境一般的,家境不好的,常年不开火,吃萝卜腌菜的也大有人在。

    而稍好一些的,家里有油壶的,煮菜放锅底油,也是用筷子在油壶里沾一下,筷子上粘上个两三滴的油甩到锅里,最后煮出来的菜汤里能见到些零零星星的油花,就算是好饭食了。

    加肉?除了过年过节,整个庄子里谁家也不会单独买肉吃。过年的时候全庄子几百口人,就杀一头猪,一家就分一条肉。

    都知道炒着吃好吃,可谁家也舍不得那点油,剁碎了做成馅儿吃顿猪肉馅的饺子,这就算过了年。

    城里人生活和饮食水平,因为收入水平相对农村高,物资上也丰富不少,手里多少有些现钱,所以整体上比较,是比庄户人家高出不少的。

    不过那种奢侈的享受,也不是普通人家可以企及的,七十二名楼,那也是达官贵人,王公贵族和富贾之家才能去的,没有身份没有钱的百姓,只能路过的时候伸着脖子往里边看看,也只是看看而已。

    其他的小酒馆,路边小食摊子,才更适合普通人,这里的普通人也是指有工作有收入的中产阶层。【】

    比如李垒这样的匠人把头,月收入一贯多钱,去随园吃碗牛肉面,也不过是偶尔之为,让他天天吃,他一没有那排队拿签子的工夫,二嘛,他也舍不得,吃不起。

    这就是大宋百姓生活的基本状态,有富人,更多的还是平凡的百姓们,穷苦人也有,乞丐叫花子也有,不至于饿死,但也吃不饱,一文钱一粒米的算计着过日子。

    杨怀仁就是来自最平凡的百姓中的一个厨子,他见识了那些庄户们的生活,也感叹过,所以在他的性格里,才决定了他潜意识里执拗的认为那些勤劳的人们,值得吃上更好的食物,过上更好的生活。

    赵頵和赵佶,他们是从小就生活在金窝窝里的富贵人,天生的高贵身份,决定了他们经历的,看到的听到的,离百姓的真实生活,其实挺远。

    他们各自家里都开着酒楼,王府里养着来自全国的名厨,吃顿饭,甚至是不比皇宫里的御厨做的差多少的,而百姓平时吃什么,他们不关心,也没有途径去知道。

    这样的体验,对于他们来说,难免会有些尴尬,不过更多的,还是新鲜感。

    看着杨怀仁吃的嘴上吧嗒吧嗒响,虽然这个吃相不怎么雅,但是这样的景象里,却是表明了这一晚看上去不怎么样的大锅炖菜,味道应该不错。

    赵頵下筷了,加起来一块瘦的多肥的少的煮肉,犹豫了一下,填进了嘴里,嚼了几下,脸上为难得挤在一起的五官才渐渐松弛下来。

    他们这样的人,平时是不吃猪肉的,还是那个从北宋盛行的理学的道德绑架的问题。

    不过自从跟杨怀仁接触了许多,他也不是那么迂腐,猪肉也开始试着吃一些,他们也会发现吃到他们嘴里的猪肉,没有那些崇尚理学的大儒们描述的那么脏,味道还是不错的。

    比起他们平时吃的饭菜来,猪肉炖白菜豆腐,味道上肯定是比不了的,但是这样的体验,还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期,最起码,这道粗俗的菜式,比他们原本想象中味道要好很多。

    赵佶见皇叔都动了筷子,也开始试着吃了一口。感觉上味道有些油腻,但是满口油油的感觉,也算还不错。

    杨怀仁看着他们的样子,面露微笑。他们肯吃,说明他们也会开始想一些原来不会去想的问题。

    跟他们这样身份的人,没法讲人人平等的思想,杨怀仁想通过这种方式,让他们体验下百姓的生活感受,或许对于他们现在帮着杨怀仁种菜的事情,能感悟出更深层次的意义。

    这样的开工饭,匠人们,还有兰若心带来的那些职业乞丐们,吃起来是最香的。

    筷子在他们手里不是用来夹菜的,而是用来扒菜,把大海碗放到嘴边上,大口的往嘴里扒拉,猪肉,白菜,豆腐,一起扒拉好多,把嘴巴塞的满满的。

    然后就开始大嚼,跟杨怀仁一样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嚼得满嘴流油,让那种最淳朴实在的美味充斥了整个口腔。

    他们吃饭的样子虽然不怎么好看,可他们脸上总是带着笑的,真诚的,幸福的,心满意足的那种笑。

    没有人因为杨怀仁这位东家说了管够管饱就浪费食物,大海碗被筷子拨拉的“铛铛”响,是他们把碗底的碎肉和菜渣也都扒拉到了嘴巴里,最后菜汤也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

    最后,喝一口水压一压食道,把最后一口饭菜咽到肚子里,身子向后依靠着木头柱子,或者是一块石头,摸着鼓鼓的肚皮,打一个饱嗝,这就是他们的幸福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