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养胎工程
    制作冰棍儿的全套设备器具,其实也不需要杨怀仁多么操心。

    需要的只是他比划出一个大致的流程和形制,在已经有的几样器具的基础上,让庄子里的木匠和铁匠们自己去琢磨,相互配合着搞出来就行。

    果然没用三天,比较成熟的设计方案就出来了,经过试验之后,量产冰棍儿的想法就可以很快实现。

    实际上冰棍儿主要成分还是水,含量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九,所以成本也不高,稍微贵一点的原材料就是水果,糖霜和牛奶而已。

    看上去材料消耗很大,可平均到每一支冰棍儿的成本上,就微不足道了。

    硝法制冰所用的硝石,当然需要用纯度高的,价钱也相对贵一些,但硝石是可以反复使用的,重新回收的方法简单,整个过程中的损耗比例也很低。

    推广的事情嘛,就更不用杨怀仁操心了,赵頵和赵佶吃过了冰棍儿,自然知道这东西的好处,特别是才十一二岁的赵佶,说白了还是个小屁孩,这东西他最喜欢。

    连锁的那些酒楼都乐得见到杨怀仁这位少年厨神又搞出了新食物,他的名头和口碑一向不错,他们就更不会怀疑冰棍儿在这个夏天的受欢迎程度了。

    事情有别人上杆子帮这他去办,杨怀仁也乐得清闲。两个老婆的肚子都鼓了起来,他也有了时间多陪陪她们。

    这一点杨母对杨怀仁是有些抱怨的,虽然搞不清楚儿子到底在忙活些什么,但是在她看起来,就是瞎忙活。

    眼下杨府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两位夫人的养胎工程,而不是什么学院工程。

    在她眼里,学院工程什么时间都能建,早一天晚一天的,能有什么大碍?倒是韵儿和莲儿肚子越来越大,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传宗接代,在老一辈心里,就是最最重要的事情,事关重大到什么程度呢?比如杨母就说这关系到她百年之后有没有脸面去见老杨家的列祖列宗。

    母亲每次拿出祖宗来说事,杨怀仁只有服服帖帖的份,一个字都不敢言语了。

    杨母的这种理论,杨怀仁也实在也没什么好说的,即便到了现代,百善孝为先,也是中国人最基本的道德准则。

    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把繁育后代当回事,那你就是不孝顺父母,不尊重祖宗。

    杨怀仁不是不当回事,而是他实在帮不上什么忙,他总是笑着说他就是最原始的农民,种地从来都是只管种,不怎么打理,然后就看天等收成。

    杨母没有笑,看那一副急切的样子就像是要扒开杨怀仁的脑袋瓜子看看自己的儿子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儿子现在是郡公了,在庄户们和老百姓眼里的地位是超然的,她自然不能真的动手失了斯文。

    杨怀仁的确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因为他插不上手。杨母是真的把两位儿媳妇的养胎当做了一项世纪大工程来做。

    伺候韵儿和莲儿的,原本就是府上的丫鬟们,这些人有些是当初莲儿见她们可怜从人牙子手里买回来的,而更多的则是原来南阳郡王府上那些贱藉的奴婢。

    无论在杨怀仁眼里,还是韵儿,或者是莲儿眼里,能在郡公府做过丫鬟奴婢的,伺候人的经验那是自不必多说的。

    可是杨母不知道怎么寻思的,反正是不放心。理由就是她们都是些十四五甚至年龄更小的半大丫头,都是跟二丫头一样的货色,毛手毛脚的,放不得心的。

    所以她就从庄户里,又找了些好命婆,都是些三十多岁生养过几个孩子的农妇,来了后宅和丫鬟们一起服侍两位孕妇。

    伺候孕妇这种事,其实并不是人越多就越好的,正常讲,一两个人,就足够足够的了,可是一二十人伺候一个孕妇,那场面就太夸张了。

    杨母这个做婆婆的,恨不得两个怀孕的儿媳妇吃饭有人给送到嘴边上,还得是嚼好了的。

    这样的情况下,杨怀仁如何也插不上手,想跟媳妇儿说点体己的悄悄话,当着这老多人面前,说出来的味道都生硬了几分。

    韵儿和莲儿一开始不懂,以为孕妇可能就是这样的,到后来也是实在被烦的不行,上个厕所都七八人陪着,你说难受不难受?

    想出门走走,那是想都不用想,杨母是担心害怕她们受了热中了暑,可实际上一直憋在屋子里被一群人围着,在这样的天气里才更容易中暑。

    韵儿和莲儿嘴上不敢违拗婆婆,心里可憋屈的很。她们也不跟杨怀仁说,怕他操心。

    杨怀仁不是不理解母亲的做法,可还是帮媳妇出头,把她们不敢说的话,在母亲面前说了出来。

    说了半天物极必反啊,顺其自然啊的道理,杨母也终于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火了,毕竟儿媳妇也是人,不能像宠物一样关在笼子里养着。

    尽管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一片好心,可要是儿媳妇不开心了,总也要影响肚子里胎儿的。

    于是杨母也做出了适当的让步,每个儿媳妇身边伺候的人减少到了四个,也让她们出门适当活动一下——不过范围也规定的很死,只允许在大宅子里边走动,不能出门。

    杨母能做出这种程度的让步,韵儿和莲儿也就满足了,哪怕是在后花园里走动走动,她们也很开心。

    杨怀仁一早一晚的陪着两个老婆散步遛弯,常常都是一只胳膊挎着一个,就这么领着两个大肚子在后花园里溜达,也成了杨府的一道风景。

    她们的生活水平已经很好了,吃的也好,用的也好,杨母做足了准备,只要是两个儿媳妇养胎所需要的,她都吩咐人去城里买最好的。

    杨怀仁不担心她们的物质生活,而是担心她们总是呆在家里,觉得闷得慌。

    讲笑话给老婆解闷,哄得老婆笑,杨怀仁倒是拿手的,不就是讲段子嘛,简单。

    自然是有些黄段子的,裤衩掉色儿的笑话讲了好几次,她们都跟第一次听似的笑得花枝乱颤。

    每到这时候,韵儿就掩着嘴嗔怪道,“都快当爹的人来,还这么没个正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