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人性的弱点
    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让杨怀仁越来越认识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完美的。

    事情是这样的,几个作坊越来越忙,需要更多的人手,特别是有手艺有经验的师傅。

    以前的时候用人,都是直接在杨家庄子里喊一嗓子,有的是庄户人上赶着来作坊里干活,很多时候来做工的庄户们还要相互竞争一番。

    竞争上岗,是好事,杨怀仁听了之后,也只是简单笑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作坊给的工钱高,待遇好,人们对于这样的工作趋之若鹜,是最寻常最普通的道理。

    杨怀仁之所以只笑笑不理会,是因为他相信像闹腾、小花还有那些从南阳郡王府上出来的管事们,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所以他也不会去干涉他们,更不介意他们用什么方法来筛选工人。

    被选上的庄户自然开心万分,没被选上的,心里虽有不忿,可大家都是一个庄子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不好去较真。

    再说现在杨家庄子弄的跟合作制的大集体似的,每家每户都有给东家的做工的,有的酿酒蒸酒,有的种菜养鸡,手里都有了现钱,日子也过的一天比一天好,跟以前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庄户们做工拿到的工钱,普遍都比其他地方类似的作坊要高出不少,而且从不拖欠。

    所以家庭收入上,虽然各家之间有所不同,但大家都过上了好日子,所以说起来所有庄户们都对现在过的日子是相当满意的。

    人穷的时候,就显得格外淳朴,反倒是有了钱了,总有些人的花花肠子又都长出来了。

    刚来作坊做工的时候,因为给他们开现钱,没有人是不真正下力干活的。

    但是时候一长,那种热情自然而然的就开始下降,反正少出点力也不会少拿了钱,于是就出现了一些人开始琢磨着怎么偷奸耍滑,能少出力就少出点力。

    起先这种情况也只是出现在个别人身上,没有影响到作坊里的正常生产和运作,那些管事们虽然稍有察觉,但也没太放在心上。

    可后来事情发展的越来越严重了,一开始可能是一个人偷懒,可后来慢慢的有人看着那个偷懒少干活的人也拿着和他卖力干活一样的工钱,心理上难免出现了不平衡。

    于是原来勤劳的人也开始有样学样的开始偷懒,偷懒的人累计到一定程度,作坊的生产效率的降低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了。

    这段时间杨怀仁在忙别的事情,那些管事们怕说了这种事惹恼了东家,所以也不太敢拿这种小事去烦他。

    为了保证生产,只好继续招人,招的人也是庄子里的,新人见老人都不下力,他们也就觉得他们也没必要卖力干活,就这么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一个作坊里也许原本就需要五十人就能干好的活,却有七八十人在干,而且还没有原来只有四五十人的时候工作效率高。

    等杨怀仁无聊的时候去作坊里瞎逛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个问题。

    其实付给工人们那点工钱,杨怀仁还真没看上眼,说句装逼的话,真是从他手指头缝里**,都比所有人的工钱还多。

    要不是怕被人诟病,这些钱就算白给他们,杨怀仁都是不介意的。但他还是不开心了,表情严肃,陷入了沉思。

    追究起原因来,倒不能说是人性丑恶,或者说人生来就是懒惰的,其实这些人本性上都是善良的,只能说这种不劳而获或者少劳而获的思想,是人性的弱点。

    他不介意给大家多开工钱,也不介意盖新房子给大家免费住,但是如果他们这种懒惰和偷奸耍滑的性格养成了,那就是大问题了。

    所以在这样的风气刚刚冒头的时候,就应该从根源上给掐死,特别是在这个特别的时期,万万不能让这样的坏风气传染到学院工地那边的工匠们里去。

    杨怀仁苦笑着怪自己,是他有时候太心软了,总觉得这些庄户们生活困苦不易,既然做了他们的东家,就尽量让他们生活过的好一点,轻松惬意一点。

    但是正是因为这样的老好人想法,反而害了他们。如今在庄子里,他们还能这样过活,能有口饭吃,以后若是让他们干点更大的更重要的事情,他们便失去了基本的生存能力了。

    一个风和日丽阳光普照的早晨,杨怀仁召集了所有作坊的管事,还有庄子里有头有脸的几位老把式,在前院正堂里开会。

    以前开这种会,都是好事,要么是过年过节的时候,杨怀仁要给大家发点猪肉啊鸡蛋啊这样的福利,要么是褒奖一番大家最近一段时间内的工作成果什么的。

    可今天不同,他们刚一进门,就发现东家脸上不太好看,好像有那么点要发作的意思。

    杨怀仁也是早想好了的,发作是肯定的,他发作倒也不是给谁脸色看,而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他们知道他为什么发作。

    劈头盖脸的一通大骂,主要是冲着闹腾和小花等从一开始就跟着杨怀仁的几个,不过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一些事情不用说得很明白,所有人心里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杨怀仁在大家眼里也一直都是一副老好人形象,谁也没想到他发起火来,还是很可怕的,杨怀仁更觉得自己演得不错。

    这样的反差让庄子里的庄户把头老李头慌了神,想起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他没有及时的去制止,心中羞愧,忙站出来给东家道歉。

    “东家息怒,都是老朽对庄子里的几个小子们管教不严,才闹到了这种地步。”

    老李头越说越气,下巴上的白胡子也栩栩闪闪抖动了起来,“东家等着,老朽这就去教训大狗子和二蛋子他们几个,他们要是再敢偷懒耍滑,保准把他们腿都给打断!”

    每个庄子上都有那么几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二流子懒汉,老李头不用想就知道是他们几个肯定偷懒不干活,才惹了东家生气。

    说完老李头就撸袖子准备去找他们算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