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七大金刚(上)
    大多数古人,其实都还是挺老实的,制度乍一施行,并没有遇到多少阻力,毕竟勤快人多,懒人终究是少一些的。

    那些因为自己的觉悟问题,这段日子里由勤劳变得怠懒了的人,也及时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重新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来。

    而那些原本的懒汉们,经过了老李头的批评教育,也开始像模像样的从新投入到了工作中。

    这样的局面,在杨怀仁看来是很可喜的,不管这些懒汉们这样的积极性能保持多久,至少那种坏风气,可以说是刹住了。

    至于将来,不卖力就只能拿基本的工资,他们要是觉得他们多卖力多赚钱不合适,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别人也管不了那么许多。

    一场整风,倒也没见到多少雷厉风行,庄子里议论的,总体上看是积极向上的,事情也传到了学院工地那边去。

    老孙头听了这件事就沉思了那么一刹那的工夫,立即便召集了其他几位把头,说以后在学院工地上,也要逐步实行类似的制度。

    杨怀仁是乐见其成的,多付点奖金之类的,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感觉,而工程进度的大大提升,才是他最关心的。

    也正因为及时的纠正了庄子里的坏风气,近几日来无论庄子里还是学院的工地上,大家伙都干劲十足,劳动的场面更是热火朝天。

    几天后,终于来了一件让人轻松的事情。杨怀仁上奏的开府的奏折,最终批下来了。

    吏部的官员送了许多官凭过来,文职的武职的都有,总共四十来张。

    听起来这数量也不算多,但是好处在于这四十多张官凭,都是空的。吏部的文书只是写明了官职,盖上了大印,却没有写明官凭是颁发给具体什么人的。

    而杨怀仁作为通远郡公府的头把交椅,自然有权力去把这些官凭分发给他心里觉得适合的人,甚至不用管这个人以前是不是有过功名。

    府官,只在通远郡公府上有点小权,出了郡公府,其实就是虚职,什么权力都没有,也就只能拿出来给别人看看,脸上多少长点面子而已。

    但在普通人眼里,官就是官,也是老百姓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了,何况杨怀仁这个通远郡公如今声名远播,全大宋都在传扬他的故事。

    这样的一纸官凭虽然没有实权,但不论谁拿出去说他是通远郡公府的一位官员,那也是极其有面子的。

    文职官员上,吏部说如果郡公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过段时间会从新科仍旧赋闲在家的举子中挑选一些干练之人来任职。【】

    这一点杨怀仁没说什么,这些事都是赵頵提点过他的。照杨怀仁的意思,府上真正管事的那几位管家,实际上就可以任职当官。

    但是由于他们的身份低微,要是让杨怀仁这么胡来,怕是要被外人笑话。

    话是这么说,实际上朝廷亲自安排诸如“府丞”、“长史”这类的文职官员,某种程度上就是官家对这些开府官员的监督。

    让朝廷安排的这些文职官员,一方面监督开府大员平日里的行为,另一方面监视其他的官员。

    杨怀仁明白这样的做的用意,也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不就是照规矩让官家安排几个酸臭书生来嘛,养着他们几个就是了,反正平时他们说什么都不算,完全是当摆设的。

    而武职官员,就随便杨怀仁怎么任命了,就算是他要郡公府看门的封个什么将军当当,外人大不了笑话几句,却也不能干涉太多。

    开玩笑是这么说,而将军的职位,实际上也只有一个。按照当时的惯例,其实也就管理二百来人,总让人那感觉将军这个头衔在郡公府里听着太大,好似当了个光杆司令一般。

    能管的人少是少了些,不过从五品的品秩,可不是虚的,到了地方上,什么县令之流,也是要视若上官行上官之礼的。

    将军就一位,接下来是两位副将,四位参将,若干名都虞候,总共二十来个职缺,足够杨怀仁把自己的那些兄弟们安排的妥当了。

    只是官职和品秩都有高低,一下子让杨怀仁也犯了难。武人和武人之间,也是有江湖规矩的。

    要给他们什么官职,也要综合来看,比如他们武功高低,过往的功绩,在府上的辈分和资历,总不能厚此薄彼。

    杨怀仁越是想做到面面俱到,却越是拿捏不准到底谁该封将军,谁该当参将,以前没有这些东西牵绊,大家在一起都情如兄弟,也没考虑过这种问题。

    若是杨怀仁大笔一挥,在那些官凭上单凭个人感觉写上了名字,那些职位低的,会不会觉得不高兴呢?

    如今的通远郡公府,也是分体系的,众人之间虽然没有争斗,可感情上,还是和自己以前就相熟的人要交好一些。

    内卫这一帮,莲子三兄弟他们和其他的几个有功的人都要照顾到,而烟牛哥哥他们几个,就更不能委屈了他们让他们寒了心。

    就在杨怀仁愁眉不展的时候,这几天一直忙着泡妞的天霸弟弟啃着个大骨头棒子走了进来。

    天霸弟弟看了看杨怀仁面前桌上摆着的官凭,并没有露出多么稀罕的意思。

    杨怀仁打趣道,“天霸,你想当什么官?”

    天霸弟弟精着呢,自然知道杨怀仁为什么为难,大道理他也讲不明白,嘴里大嚼着说道,“我从来就没想过我这样的还能当上官,自然是哥哥给个什么官,我就戴什么帽子。”

    杨怀仁没想到他这么坦然,笑着继续问道,“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个好士兵,你就不想当将军吗?”

    天霸弟弟噗嗤一笑,嘴巴里肉末字喷出不少来,“哈哈,哥哥看我,像是个当将军的料吗?官不官的我压根儿就没在意,哥哥也莫为难了。

    只要能留在哥哥身边,哥哥有什么好吃的能想着留给我一份,我在哥哥身后做一被子大头亲兵就行。”

    话很简单,也很实在,可杨怀仁忽然明白他的意思了。都是共同经历过生死的兄弟,能在一起快意杀敌,快活人生才是最重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