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偷菜的老贼
    杨怀仁签完了好多官凭,写了起码一百好几十个字,感觉自己的书法又精进了许多——起码这次用繁体字,没有写错字。

    给兄弟们颁发官凭,他也没准备弄个多么宏大的仪式,就是自己下厨弄几个大家都喜欢吃的菜,摆了两桌酒席,把兄弟们都喊过来大家凑在一起吃喝一顿,就算完成任务。

    吃喝归吃喝,不过那些从此有了官身的人,从杨怀仁手里接过官凭的时候,还是恭恭敬敬的施了应有的礼数,心情也是激动万分的。

    烟牛哥哥拿着那张从五品的府卫将军的官凭,跟捧着宝贝似得小心翼翼,眼睛里似乎要流出泪水来。

    心中自然是千言万语的,只是烟牛哥哥这人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出来,嘴唇抖动着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杨怀仁明白他的心情的,当初考了武举,却因为没有门路没有靠山,一直赋闲待职。

    说是赋闲待职,可大宋有多少就这么被赋闲待职在家的文举武举们从此就一直赋闲在家了,一辈子也没混上一官半职。

    或许他想说,如果当初不是杨怀仁骗了他两碗汤饼,就不会有他李烟牛的今天,更无法想象他的人生如鲤鱼跃龙门一般,一跃成龙。

    从一介白身立即成了一位从五品的府卫将军,即便也不是正统的大宋军队里的军职,可也是一下子就当了将军了。

    烟牛哥哥侍母至孝,在杨府没有不知道的,杨怀仁被他那激动的情绪也影响的有些感慨,忙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哥哥什么也不用说,兄弟我懂的。想给李妈妈看看这张官凭对吧?赶紧去吧,呵呵……”

    烟牛哥哥重重地点了点头,那眼神好似在说“知我者仁哥儿也”,然后站起身来迈着大步奔向了后宅。

    还是连子庚能说会道,说起话来有那么点在官场混的样子,就是他啰嗦了半天,无非是说当初追随杨怀仁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跟对了人呢,早料到他会有今天的风光。

    然后就是细数一直以来杨怀仁对他兄弟三个的信任和栽培,感谢的话也说的跟个文绉绉的书生似的,像足了那些官场上的老油子们。

    杨怀仁不喜欢这样的说话风格,还是喜欢原来他那副酷酷的跟谁都欠他二百钱似的冷漠样子。

    不过倒也不能怪他,他的身世,跟人生的经历,让他养成了这样的为人处世的风格转变。

    内卫能混上明面上的官身的,真的不多见,人从烟暗里活到阳光下来,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好似总是小心的保护着得来不易的生活,这也就没法怪他在这种时候拽官腔拍马屁了。【】

    在兄弟们面前要给他面子,不过杨怀仁还是小声提醒了他,“少给哥们喂迷药,以后说话把舌头捋直了说便是,再这么婆婆妈妈酸酸麻麻的,别怪我揍你。”

    连子庚也想起来他这位领导是个什么性子了,根本和别的什么王公贵族和达官贵人不一个路子,不喜欢玩虚的,就喜欢来实在的。

    他赶忙二话不说敬完了酒,跑去教训教他说官话的亲兄弟去了。

    小七趁着兄弟们不注意他,早就抱着他那张官凭溜回家在他大肚子老婆面前显摆,称赞她当初没选错人,别看他个子小,也是块当官的料。

    黄大银也不是个会说灵巧话的人,只是吃酒吃的开心,面红耳赤的,不断的感谢杨怀仁让他们边军将士们也有了出头之日。

    还一个面红耳赤的,是天霸弟弟。他嘴里也不知道塞了多少好吃的,鼓鼓囊囊地也不耽误他说话。

    他忙着拉着黄大银争论他俩到底谁官职高,最后根据天霸弟弟的理论,他是参将,是正的,黄都头是副将,是副的,那官职上他是比黄大银高半级的。

    黄大银也不跟他理论副将和参将到底是个什么官职,就觉得天霸弟弟故意逗他,然后两个人就对着喝酒。

    就这么吃酒吃到半夜,杨怀仁才晃晃悠悠哼着小调回后宅,然后摸着何之韵的肚子对这肚子里的孩子又说了半夜的酒话。

    闹的何之韵哭下不得,摸着他的脑袋骂他,“就你这样当爹的,早晚把儿子教成个酒鬼。”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辰,杨怀仁才起床,韵儿和莲儿被丫鬟们搀扶着去后院里了,就在凉亭里用饭。

    杨怀仁自知昨夜醉酒失态,自己穿衣起床洗漱,出门看看天,想起来山坡上那些蔬菜应该快能收了,便打算去看看。

    这时辰正是正午,干活的庄户们都已经回家吃饭,山坡菜地里打眼看过去,一个人都没有。

    杨怀仁一片一片菜圃地挨个走过去,看着地里长势喜人的蔬菜,红的绿的青的黄的,都开始结果,看上去再有几天,就有一部分能成熟,可供采摘了。

    这让他心中欣喜,准备先摘些差不多已经熟了的尝尝鲜。西红柿是最早成熟的,果子大小已经有了小拳头那么大。

    他走过去,低着头察看了一会儿,选了两个最大的摘了下来,就在菜畦旁边挖好的蓄水池里随便洗了几下,然后挽起衣袂来胡乱擦了擦,便下嘴咬了一口。

    “嗯嗯,不错。”

    杨怀仁大嚼这酸酸甜甜的西红柿,嘴里小声嘀咕着,然后忽然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对面的菜畦好像有个地方特别亮,不知是什么东西在反光。

    他踮起脚来望过去,渐渐的看见一个大光脑袋抬了起来,脑袋瓜子后边的赘肉还一动一动的,好像嘴里也在大嚼着什么。

    我了个去,杨怀仁心中骂道,哥们的菜地还有人敢来偷菜,也不怕哥们放老虎咬他,还真是胆子有够壮的。

    “喂!偷菜小贼,给我站住,别跑!”

    他边大喊着边顺着菜畦间的窄过道跑了过去,而那个溜滑反光的脑袋也应声转了过来,正看到了气势汹汹的杨怀仁向他冲了过来。

    等杨怀仁跑得近了看清楚这人面孔,才发现这是个一身旧僧袍的光头老和尚,一只手里抓着一个西红柿,右手上那一个,正是被他咬了一大口。

    杨怀仁叉腰笑骂道,“嘿嘿,偷西红柿的小……老贼,被我抓到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