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偷菜的老贼(下)
    老和尚这样的回答,在作为厨子的杨怀仁听来,也是极其欣慰和受用的。

    在他看来,家,其实就是人类在文明社会中生存所必需的一种东西,性代表了原始的生理需求,感情代表了精神需求,而食物,则代表了最基础的生存需求。

    所有这一些糅合在一起,就慢慢形成了人类社会中,不论在哪个国家和民族里,都相对统一的对家的认知。

    老和尚简简单单一句话,能把这世上的事情说得这么透彻,还真是不愧对了一个老吃货的基本原则。

    杨怀仁毫不顾忌的伸手去轻轻摸了摸老和尚的浑圆大肚子,笑着打趣道,“大师你还真是心宽体胖,瞧这肚子,怕是没有九个月,也得八个月了。”

    老和尚也不怪他孟浪开这种无聊的玩笑,还故意挺了挺他的大肚子,哈哈笑道,“要是小僧有本事能十月怀胎,产下个小孩儿来,那这孩儿也是个胖子的命。”

    “你倒自嘲的很有水平”,杨怀仁笑道,“叫我说,大师你一定是不守佛门的清规戒律,被师父赶下上来,扫地出门了吧?哈哈……”

    这样的话,仍旧没有让老和尚有扎心的感觉,半点没有触动到他的神经。

    还说,‘悟能啊,你扫了六十年多年地了,还把院子扫成这个样子,寺里是留不住你了啊’,然后就结果了小僧手里的扫帚过去,示范了如何扫地。

    等师父示范完了,小僧便明白师父是要小僧下山了。”

    杨怀仁没听明白老和尚师父的话里到底是个什么禅意,却惊讶于这老和尚原来不仅仅五十多岁,能扫上六十年的地,算起来他最少也得有七十岁上下了。

    照这么说,这老和尚倒是保养的挺好,皮肤红润细腻,除了因为自身比较胖让皮肤不显得老以外,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他因为练过什么武功或者内功,让他样子保持了相对年轻的状态。

    这就让杨怀仁好奇心泛滥了,更让他关心的,是老和尚所谓的被“扫地出门”,究竟是个什么原因。

    “尊师此话怎讲?”

    “什么此话怎讲?”

    杨怀仁急切的问道,“你师父说你扫地扫的不好,还亲自示范给你看,这里边又是什么意思?又有什么故事?”

    问完了,杨怀仁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一开始正义凛然的站出来抓偷菜小贼,后来因为无聊便找这个老和尚打趣,还拿成家这种问题调侃人家,一直都是一种轻松淡然的心态。

    等听到他说了老和尚是真的因为扫地的事情被赶出山门,猜想着这老和尚可能有高深的内功,不是一个简单胖老头之后,便对他的身世来了兴趣。

    到眼下追问着人家故事的发展,那副急切的样子,还真是让他有点鲁莽了,也有点跌了面儿,想想有些东西,还真是得有丰富的阅历才行,他还是太年轻了,总有时候沉不住气。

    老和尚既然开了口承认他是被师父扫地出门的,这样原本不怎么光彩的事情都能说的这么释然,看来也是没有顾忌或者介意什么。

    他伸手比划了几块菜畦,大概有两三亩地那么大一块地方,“这么大一片院子,小僧用不了一刻的工夫便能扫个干净……”

    杨怀仁大概算了一下,换了是个常人,用十五分钟扫几块篮球场那么大的地方,说容易也不容易的。

    本来以为老和尚想说他师父直接一扫帚下去,施展上什么内力或者奇异的高深武功,那么大一片地方的灰尘落叶都像没了重量一样飞舞了起来。

    杨怀仁根据后世看过的功夫电影中脑补了这么一个特效的画面,漫天黄色或红色的枯叶在空中旋转着,随着手里抓着扫帚的一位大师的动作变幻出不同的形态。

    或龙或凤,或山或水,或云或雾……

    等看得人忍不住感叹连连,拍手叫绝的时候,大师的动作戛然而止,而天空中飘舞的枯叶忽然中了魔一般,排着队拥挤着汇聚在一起,左后落在地上变成了一堆。

    而其余的里面上,空无一物,洁净如洗,若是恰巧有阳光洒落下来,还能如镜子一样反射出点点粼粼的耀眼反光来。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老和尚若有所思地讲着,“我师父就那么一扫帚一扫帚的,扫了半个时辰。”

    语气淡淡的,但听到杨怀仁耳朵里,却十分沉重,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

    杨怀仁想了一会儿,似有所悟,等转念回到现实,开始重新打量眼前这个怪怪的老和尚,那个偷了他菜的老贼。

    老和尚就这么被他盯着,也不去接上杨怀仁的目光,依旧没心没肺的那样笑着,右手里那个西红柿已经吃完,接着把左手里那一个也在自己胸前粗糙的僧衣上擦了擦,又接着啃了起来。

    边啃还边嘟囔着,“嗯嗯,你家这红果子,还真是好吃着呢……”

    杨怀仁如今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人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