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烟熏鸡肉(上)
    杨怀仁其实也想明白了,老和尚到底是什么人,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为自己解惑,默默的做了一个人生导师。

    偷菜的事情,杨怀仁自然不会再去计较,不仅如此,既然悟能大师都来庄子上了,请他吃顿饭款待他一下,总是应该的。

    “大师,中午小子亲自下厨做几个小菜款待大师,望大师赏光。”

    “呵呵,”老和尚笑道,“能让‘少年厨神’给我一个小和尚做一顿饭,小僧还真是受宠若惊。”

    话是这么说,可他脸上却没有一丝丝受宠若惊的样子,接受的很坦然。

    至于小和尚或者小僧的说法,杨怀仁每次听了从老和尚嘴里说出一个“小”字来,就憋不住想笑。

    老和尚用这个小字,还真是跟天霸弟弟用的那个小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每一次越是着重地说小,反而让他们的形象在人们眼里觉得更大。

    杨怀仁用眼睛量了一下老和尚的腰围,那个大肚子,还真是对得起他的法号,他师父赶着他下山,说不定还有那么层意思,他这个净坛使者留在庙里,容易把庙里吃穷了。

    人真的不能貌相,即便眼前这个人很明显就是个老和尚。

    因为老和尚接下来没有挪窝,而是指了指菜畦的篱笆外,那些在庄子后山上散养的鸡。

    “既然小施主要亲自下厨请小僧吃饭,小僧也不好做个只等着吃闲饭的人,不如小僧也活动活动,给小施主也做一道菜,让小施主来品评品评。”

    我去,这画风不对啊,杨怀仁心道,老和尚这么说,看来也不是闹着玩的。

    刚才还恭维说杨怀仁是厨神呢,怎么第二句话就成了他要给厨神露一手?这是来砸场子踢馆的?

    不过杨怀仁倒也不怕,论起别的来,杨怀仁自知不是老和尚对手,可要论起下厨做菜来,自从他来到大宋这一亩三分地上,还真是没怵过谁。

    正儿八经的厨子他都不惧了,更何况一个老和尚呢?

    “比试斋菜吗?”

    杨怀仁试探到,素菜对他来说不算擅长,不过也没有多少问题,就算是萝卜豆腐白菜,他也照样能做出花儿,很好吃的那种。

    虽然他手指想的方向明显就是一些满地啄食的鸡,但杨怀仁还是要确定他要做一道肉菜,而不是斋菜。

    老和尚摇摇头,手上着重指了指篱笆外,“**。”

    这俩字从一向说话高深莫测的老和尚嘴里说出来,让杨怀仁好不尴尬,一脸的烟线。

    老和尚误以为杨怀仁觉得他一个和尚吃肉也就算了,还要杀生,好似有点对不起他的这个造型。

    他解释道,“小僧这不能算杀生,而是超度了它,让它早登极乐,乃是美事。”

    这语境是越来越奇怪了,杨怀仁再听下去,可能真要一嘴的番茄汁喷出来。

    他擦了擦嘴角滋出来的西红柿的汁水,开口问道,“不知大师要做一道什么菜呢?”

    “烟熏鸡肉。”

    老和尚说得很平淡,但是表情却是充满了自信。杨怀仁心中一凛,这道菜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了的,没有实打实的金刚钻,还真揽不下这件瓷器活儿。

    老和尚口中的烟熏鸡肉,可不是后世各色的西式的餐厅或者快餐店里提供的那种烟熏鸡肉。

    那种快餐式的烟熏鸡肉,味道也是不错,只不过在专业人士眼里,算不得上乘。

    从制作方法上来讲,那种烟熏鸡肉也相对简单便捷,现成的熏烤箱,现成的熏烤香料,甚至现成的鸡胸肉,人需要做的事情其实不多,也没有多少技术含量。

    老百姓家里即便没有专业的熏烤厨具设备,用普通的铁锅,其实在家也能做出来那种味道,因为熏烤料超市里都有卖的。

    而中餐里的这道烟熏鸡肉,可是十分考验一个厨子的厨艺的,原理上讲跟西式的烟熏鸡肉也类似,但是做法上就不如中式的那么考究了。

    城市里的酒楼餐馆,一般是没有这道菜可供客人点的,倒不是厨师们不会做,而是因为工序繁杂,在流行快餐文化的城市中,这样的传统中国特色的菜式因为缺少利润渐渐地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反而是在一些农家乐,或者山野小饭馆里,烟熏鸡肉作为一道具有乡野特色的菜式,从新焕发了青春。

    这道菜还有个神秘之处,在于烟熏这种烹饪手法,在整个菜的味道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同样都是需要火,却不用火来给菜加热成熟,而是利用燃烧柴火产生的烟气中附带的热量,让鸡肉成熟。

    同时鸡肉和熏制所用的香料完全不接触,而是通过干烧受热,把香料中的味道的精华,通过烟气熏入鸡肉之中,这样的食材和香味料的巧妙融合之法,比起传统的炒焖蒸煮涮,更具有鲜明的特色。

    老和尚开口就说要做这道菜,从另一个方面,重新改变了杨怀仁对他的看法,而且这种改变,是颠覆性的,完全超越了人不可貌相的范畴。

    一个诵经念佛,时不时老喜欢打上几句禅语的和尚,不但吃肉,还会做一道极其难得的荤菜,这有点严重违反了常人对一个和尚的认知。

    特别是在杨怀仁面前这么云淡风轻的说出来,总让人觉得有点挑衅的味道。

    大概这么说充满了敌意,在杨怀仁想来,也许老和尚只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醒他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

    也有可能,老和尚故意说了这么一道不寻常的菜式,是一种试探,试探杨怀仁这位新晋的少年厨神,是不是名副其实。

    老和尚故意是在用激将法,不是用言辞去激,就简单说一道菜名,足以让杨怀仁这样的对自己的厨艺极其自负的人,愿意用同样的菜式,来和老和尚相互比较一番。

    杨怀仁不是笨蛋,可即便他想通了这一点,还是没按耐住心中那个作为厨子的骄傲。

    “既然如此,不如小子也给大师做一道烟熏鸡肉,咱们就此切磋一下厨艺。”

    老和尚貌似早算到了杨怀仁这么说,开怀笑道,“很好,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