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色即是空
    古法的烟熏,就是真的烟熏让鸡肉成熟,这是和后世的烟熏法有极大的不同。

    几乎每个地方都有烟熏法制作的地方小吃,类似熏鸡熏肉的,但是后世的烟熏鸡烟熏猪肉牛肉,都是用焖煮法先把肉煮熟晾干在用烟熏法上色入味而已。

    古法的制作看上去原始,但是其实做出来的菜品更加精致。

    杨怀仁和老和尚都稍待了片刻,觉得鸡肉腌制的差不多的时候,便开始上火小火先进行烤制。

    此烧烤和彼烧烤还有所不同,最常见的烧烤,是把要烤制的食材放在火的外焰上方,用火焰最高的温度去加热。

    而制作烟熏鸡肉,却是用一种只要热不见火的方式。方法也很简单,把整块肉用竹签串起来,放在下风口的位置,利用热量让鸡肉缓缓成熟,却不让火焰炙烤到鸡肉。

    由于这样的热量相对要少一些,所以用的时间也相对多一些。

    正是因为如此特殊的方法,让鸡肉中的水分缓慢的蒸发出去,破损的鸡肉纤维开始收缩,即便肉眼无法看到,却正好留出了足够的缝隙来。

    鸡肉中的水分蒸发去一半,鸡肉就已经七成熟了。

    这时杨怀仁取来一口铁锅,先放在火上烧干,然后在锅里先撒入木屑末,接着在木屑末上边撒了各种研磨好的香料粉末,最后是一层糖霜。

    木屑末是现成的,庄子里的盖房子修整木材,有的是多余的刨花和锯末,以前都是庄户们扫回家里填炉子里烧。

    至于木屑末是什么木材的,他还一时没弄明白呢。

    老和尚这一边,香料和糖霜,都是用的厨房里的,只不过没用杨怀仁吩咐人取回来的锯末,而是自己准备了一小包木头末子。

    杨怀仁其实这时候就知道老和尚是早有准备了,自从他接触了这个老和尚开始,从头到尾,他都落在了老和尚的算计里。

    烟熏鸡肉,是老和尚提出来的,不过比试的说法,倒是杨怀仁自己说的,不过杨怀仁现在回想起来,似乎老和尚早就猜到了他的想法一样。

    在一个自负的厨子面前提起来一道名菜,还要大言不惭的说要给大厨露一手,那明摆着就是用激将法让大厨也跟着要出手的。

    跟鲁班门前玩斧凿,关二爷门前刷大片子刀有所不同的是,人家做事很低调,脸上总堆着人畜无害的笑模样,让人不知不觉就跟着他的思路走了下去。

    老和尚用的什么木屑末子杨怀仁不知道,但是人家既然有准备,那一定是比杨怀仁用的普通锯末子要好的。【】

    听起来一把锯末子也不怎么起眼,可是在这道烟熏鸡肉里,熏香料里用的什么材料,对于这道菜最后的味道,却是有极大的影响的。

    铁锅里放好的熏料,然后架上一个篦子,把已经烤制七成熟的鸡肉放在篦子上,盖上锅盖密封,就可以直接把锅架在火堆上熏制了。

    熏制的时间不必太长,十分钟的时间就足够了,等老和尚先把他那一锅的盖子掀开,闻见那个味道,杨怀仁就知道老和尚准备的的那些木屑末子是什么了。

    那个松香的胡味,实在是太大了,而夹杂和松香熏味的那块鸡肉,味道更是很快溢满了整个院子。

    杨怀仁的烟熏鸡肉也出锅了,香气也是十分诱人,只不过比起老和尚做的那一份来,感觉上总是差了半分。

    “大师,”杨怀仁谦虚地笑道,“其实不用尝了,光闻闻这个味,小子就知道我已经输了。”

    老和尚这次没笑,认真的闭着眼睛说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这句话杨怀仁听过很多,意思也不难理解,用在这种时候,杨怀仁又感觉受教了。

    待相互尝过了各自的手艺,杨怀仁不得不承认,老和尚的手艺确实是好,绝对的是大师级的。

    从味道上来说,杨怀仁做出来的烟熏鸡肉其实也不错,若是个平常人吃起来,也一定会赞不绝口了。

    但是杨怀仁自己评价,也不过是不错而已。老和尚那一份鸡肉,就因为那点松木末子,却让这道菜有了质的升华。

    从口感上说,由于鸡肉是运用了高超的手法拍打过的,即便是鸡后腿肉,但是在拍打之后,肉质比起鸡胸肉来,是同样的鲜嫩软糯。

    与此同时又保留了鸡肉粗纤维入口之后那种弹牙的口感,越是嚼下去,越是感到享受食物的那种欢快感。

    而最大的差距,就是吃了之后那种感觉,吃了老和尚的烟熏鸡肉,真的让人有种置身野外松林之中,周身鸟语花香,树荫斑驳那种清爽畅快。

    所以说,人家做的这道菜,才是具有最原始,最野性的原味,而杨怀仁做的这一道烟熏鸡肉,只是适合放到装潢华丽的酒楼里当做一道贵价菜,也仅此而已。

    认输的话已经说过一次,服气的话也不用多说,在一个高人面前,说太多这样恭维的话,也不过是矫揉造作。

    这样的失败,其实对于杨怀仁也不算什么,个人感受上来说,他甚至有些自省的味道。

    他是接受过超过千年的厨艺知识的学习,也会更多的厨艺手法,懂更多的种类的菜式制作方法。

    但是他会做的每一道菜,就真的是做出来就天下第一吗?那是不可能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老和尚看着不起眼,可越是这样的高人,似乎都喜欢伪装个别的什么样子,来掩饰自己真正的身份和真正的本事。

    这就让杨怀仁越来越好奇了,这老和尚,到底是什么人?他真的是个普普通通的和尚吗?

    他讲过的那些他的过往经历,虚虚幻幻的,又有几句是真,几句是假?

    他突然出现在杨家庄子里,明显就是冲着他杨怀仁来的,他又有什么样的目的?

    杨怀仁一时想不通透,想开口一次性问个清楚,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不显得他那么鲁莽。

    “不错不错!”

    一旁的老和尚客气地夸赞着杨怀仁的手艺,一边贴到杨怀仁耳朵边小声说了句,“其实小僧……就会这么一道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